山西日报揭秘习近平母亲齐心往事,一位共产党

  一、小序斯墓
   紧挨着竹山县委、政府大院的后山坡上北大街南侧(也即老地名走马岗),有一座高大的墓碑。墓碑耸立的是竹山人民对第一任县长的景仰,墓碑铭刻的文字是竹山人民对一位共产党人深深的永久的怀念。竹山人民群众对这名共产党员的崇敬不仅是在口碑上,而且是在内心深处把他当作了“神灵”。从1946起,直到到现在,每逢年节,尤其是清明节,许多人都自愿前来焚化纸钱,敬献花圈,摆放冷食作祭奠。临别,还要从坟墓上拔几株小草或者是抓一撮泥土,当药,很虔诚地服用。说是有没病防病,病则驱病的效能。
  共产党人是无神论者,为什么人民群众把这一位共产党员当作了神灵敬奉?我们透过烈士墓碑前的层层花圈,袅袅的香烟,鞭炮燃放香味的浓烈,掀开发生在竹山这片古老而又全新的热土上的一页页往事——  
  
  二、奔赴竹山 
  这个墓碑香火的享用者(化名)叫许明清,本姓陈,名玉虹,祖籍是浙江省平湖县新仓镇新庙乡杉青港村。陈玉虹1937年考入武汉大学,即参加革命工作。他受中共组织委派,深入京山县农村开张抗日救亡活动,化名许明清。1938年4月4日加入中国共产党,任京山县向家冲区任委书记。1939年,任中共应城矿区区委书记;1943年夏天,任“汉(川)孝(感)(黄)陂”县委书记兼县长。1945年10月调任鄂中专署副专员;1946 年夏天,随新四军中原部队突围,从江汉平原向鄂西北边陲急进。在军情紧急时,许明清率队断后阻击敌军追击,掩护主力部队突围。
  1946年7月14日,许明请所在的部队第一次解放了竹山县城,开始建立革命根据地;组建了中共竹山县委、竹山县人民民主政府。许明清任县长。
  说来,许明清从是年7月半来竹山到10月上旬就义,也只当了两个多月的县长,为什么竹山人民群众会对他有如此真诚的敬仰,如此深刻的怀念?笔者特组合一组小故事以飨读者。从中可以看出人民群众把许明清与国民党的县长相比,无不从内心感叹道——
  三、真不一样  
  故事一:[老人请上台]
   新四军解放了竹山县城以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反宣传,造谣说共产党共产共妻。人民群众很害怕。许明清为了让群众面对面认识共产党和国民党的不一样,就在北门坡文庙召开了一次群众大会。
  以往的由枪杆子逼迫群众去听的大会,大家都吓得战战兢兢,没有开口说话的份。许明清召开的大会,却是让去参加会议的老人到主席台上就座。每人面前,都放了军用搪瓷缸装的茶水一杯。许明清说:“人,都是要老的。凡是做人父母的也都是要老的。我们共产党新四军不嫌弃老人,最尊敬老人。所以要请老人上台就座。全国解放以后,要发扬敬老养老的中华民族传统美德。”
  这可是有史以来军队对群众破天荒没有的事情啊,让与会的群众很感动,很见效果地解除了对共产党对新四军的误解。群众就认真倾听许明清讲共产党、新四军解放全中国的道理,讲共产党、新四军的政策和纪律。由此,使群众第一次感觉到了共产党与国民党真不一样。
  故事二:[酒席筹军粮]
   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历史上的军队吃粮,不是硬征就是强行抢夺。可许明清为筹集军粮,却是摆了八桌酒席,请社会各界有代表性的群众作客。酒宴中,许明清对每一桌客人都亲自敬了酒,边敬酒边讲明酒宴的主题和目的,请求大家卖粮食给新四军,支持军队打敌人。酒宴中,很多人都感动得泣不成声。这一生,管他真县长假县长,穷百姓谁能和县长碰杯喝酒啊?!
  酒席毕,已经是掌灯时候了,许明清与客人一一握手送别,扶持老人出门。他还提高嗓门说:“请大家不要拥挤,不要把老人挤到了。年轻一些的,后走几步,照顾老人。老人比不得年轻人啊,腿脚不灵便了呢。”在许的感召下,一名青年主动背起一位老人走。不久,许让这名青年参加了县政府的工作。人民群众从心底里发话说:“自己再没有粮食吃,也要从牙缝里抠出一些来给共产党给新四军吃。共产党新四军弄军粮也真不一样啊。
  故事三:[花儿没遭踩]
   兵荒马乱的年月,老百姓见兵必躲,闻军必逃。新四军开始收购军粮的那一天早晨,县城西关外有一户姓张的人家还不知道新四军的底细,夫妇俩领着还未出嫁的女儿“花儿”准备出逃。夫妇俩日夜最担心的是如花似玉的女儿被兵糟蹋。偏偏轻轻一开门啊,就看到新四军战士走过来了,老两口连忙把头缩了回去,可许明清带的兵还是进门来了,花儿藏身不及,只好躲在在娘的背后。
  许明请问他们为什么慌张?老两口支吾着不好说出口。不过,许明请当下就明白了是怎么一 回事情,就坐下来拉家常。说:“你们不要怕新四军啊,我们只是来掏钱买军粮的。”拉家常中,许明清得知张大娘的大女儿和二女儿都被当兵的糟蹋过。他表示了对国民党军队的愤慨,还安慰张大娘说:“你们的女儿啊,现在尽管放心好了。只要我们新四军在,谁也不敢欺侮她!”张大娘夫妇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内心还只是想支吾当兵的快走。可当他们夫妇看见对门好些邻居家当兵的进去也都是秋毫无犯,从面前的许明清的脸上也看不出一点邪念,才彻底放了心。很高兴地拿出了自己家的粮食。许明清让战士按数量按市价付给了银圆。许走以后,他们在庆幸自己的女儿没有被糟蹋的同时,老两口不约而同地说:“新四军是真不一样啊!”
  故事四:[人在与否都付钱]
   张大娘家隔壁住的小财主老王家提前“跑兵”(逃走)了,大门上了锁。但是从张大娘夫妇嘴里得知道老王家是真正的余粮户,许明清决定要买他家的粮食,并请张大娘夫妇做个见证。可是他们怕主人回来落抱怨,就不愿意进王家屋子。不过,他们还是在一旁观察着,看新四军对没有人在家的人户买粮怎么买。只见新四军战士很小心的下开了王家的铺门板,进屋去找到了一大缸玉米面,几个战士估摸着有多少斤两,装走了玉米面,把相应的银圆放进了缸里,转身把铺门板上好才走人。
  张大娘夫妇那里看见过这样的军队?站在街前夸奖了起来:“呵呵,真是不一样啊。”
  故事五:[神仙一把抓]
   竹山县南部深山王太平的老娘得了风湿腿痛的毛病,好几年瘫痪在床。在新四军到竹山的那几天,忽然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一位穿灰布长衫、戴礼帽的郎中给她扯草药把病给治好了。说来也巧,第二天就有穿灰布长衫戴礼帽的人进了屋——原来是走访群众、发动群众和残余敌人做斗争的许明清穿着便装来了。当他得知王大娘的病情以后,在部队学到了草药知识的他就让王太平领着上山去扯草药。
  那草药王大娘喝了一个星期,就能够下床走路了。于是他母子逢人就讲做梦显灵,遇到了神仙治病。可是,不几天王大娘又打起了“摆子”(疟疾),一天好几场的浑身筛糠一样的发冷打寒战。恰好又赶上了许明清带着部队女卫生员从南山打转,许惦记着王大娘风湿腿痛的病情,就要去看吃了他扯的草药有没有效果。一见王大娘腿好了又打起了疟疾,就让卫生员给王大娘服了喹宁丸。深山老百姓,自古来谁服过那么对症的西药?所以王大娘一服,疟疾当下就好了。不由得就说是“神仙一把抓”。后来她知道了给她治病的是共产党给竹山人派的县长,是新四军的长官,老泪纵横地说:“世道要变了,真的不一样啊。”
  ——从以上几则小故事中,从许明清身上,我们今天可以看出当年的共产党的领导干部是怎样开展群众工作,是如何联系人民群众,是如何取信于民的。许县长是如何赢得了人民群众支持的。  
  四、身陷魔掌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位好县长,国民党县长贺理华和暂时离开竹山县城的国民党驻军,却要把许明清置入死地。到处放风要活捉许明清。不过,由于有人民群众对许明清对新四军的支持和保护,敌人却很难找到活捉或者是杀死许明清的机会。使敌人很不明白共产党和新四军尤其是那个许明清有什么魔法和招数,一到竹山这个地方,就让那些穷光蛋着了魔一样贴共产党贴他姓许的那么紧!那么黏糊!
  然而,许明清最终还是惨遭毒手了。倒不是敌人有了什么方法破解了共产党的“魔法”,确是因为共产党内部出了叛徒,帮了敌人的大忙。
  那是在新四军主力部队战略转移以后,也即1946年10月初的一天,留在竹山地方继续开展革命工作的许明清,在与竹山南部深山交界的房县九道梁乡的麦浪坪召开县委扩大会议-------不料内部却有人向敌人透了风,告了密。
  驻扎在竹山境内的国民党陆军整编第十师第十旅旅长谷丙魁得到消息,疯狂大笑,说他邀功请赏的运气来了。立即派兵和竹山地方保安团的人马纠集一起,迅速包围了许明清召开会议的村院。
  做会议保卫的新四军战士,一共不足一个排的人马,在敌我力量十分悬殊的情况下,英勇的组织突围,与虎狼样的敌人交上了火,首先保护地方干部突围了出去。但是,终因寡不敌众,在突围过程中伤亡很大。
  战斗结束,天已经傍黑,最后连许明清在内只剩下一个班的人数,而且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被敌人强行缴械,就地关押在一间空屋里。 
   
  五、最后拼搏  
  在那临时牢房里,敌人对许明清和他的战友,百般讥笑,使出花样折磨。但是,许明清和战友们并没有屈服。一个想法 是,既已束手被擒,却不能够坐以待毙。于敌人夜半喝庆功酒的时候,几次休克后又清醒过来的许明清动员战友们做最后拼搏。他鼓励伤残战士不喝敌人送来的饮用水,用来泼土墙根基,润湿了墙土,就用指头抠;水用完了,又撒尿润墙土,然后再抠。功夫不负有心人,到夜半,终于抠成了一个可以容一人爬出去的墙洞。大家围拢来,呼吸从墙洞里挤进来的新鲜空气,听许明清做越狱前的讲话。
  许明清虽然把嗓音压得很低,但战友们还是听出了一字一句的沉重有力:“同志们,大部队已经西进了。现在我们周围都是敌人!大家如果能够走出去,要分散隐蔽,依靠群众,坚持斗争。如果逃不脱,被敌人再抓住,一定要保持革命气节,宁死不屈!我们是从八年抗战中锻炼出来的钢铁战士,不能够玷污新四军的光荣名声;不能忘记共产党对我们的培养和期望。我们每个人,都要准备接受最严峻的考验——好啦,现在重伤员在前,共产党员留后,开始越狱!”
  夜,很黑。越狱在进行中。万不料,当第七名战士刚刚爬出墙洞,从前院却传来了急切的狗叫声。狗叫声把敌人从美梦中惊醒,疯狂地扑向关押许明清等的处所。等敌人发现墙洞,临时牢房里只剩下许明清和他的通讯员及一名战士。
  谷丙魁部下的谢营长和县保安团的大地痞王某(现有后人在,故不署名)气急败坏地分派一半人马追击逃亡战士,一半人马连夜把许明清等往县城押送。  
  六、英勇就义  
  敌人把许明清押解进竹山县城的时候,不仅张狂得很,而且对街道上的群中讥讽地说:“快来看呀,这就是你们的新县长呢。这就是共产党为你们闹翻身的下场!”
  人民群众对敌人的举动敢怒而又不敢言了,只能对他们的行为嗤之以鼻。敌人耀武扬威地把许明清押到西关街商会会长何新采的洋房子里,实行了严密看守。一个星期里,敌人施用了金钱诱惑,美人计,假自白等多种手段,没能移易许明清的革命志向;施用了多中刑法,也没能动摇许明清共产党人的气节。相反,许明清的绝食斗争,弄得敌人惊慌失措。他们怕许明清饿死了,他们不好邀功请赏。许明清利用老百姓志愿前来送饭,和敌人要他“自白”的机会做假自白,鼓舞人民群众继续与敌人斗争的信心,进一步宣传共产党的主张和革命必胜的道理。充分表现出了一名共产党员的钢铁意志。这使敌人更加惊慌,觉得不杀许明清就会产生更大的麻烦。国民党陆军第十旅旅长谷丙魁决定趁夜晚老百姓入睡之际秘密处死许明清。
  1946年10月7日深夜,已经交了秋的天气却出奇的闷热。敌人把许明清押向城西走马岗。夜,很黑。像那个世道。走马岗上,除了几盏马灯吊在树枝桠上的昏黄,再没有其它什么光亮,万籁俱寂,没有了一点生气。昏黄灯光的摇影下,一大片敌人都紧握着美制冲锋枪,如临大敌一样等候着许明清。一副副狰狞的面孔令人毛骨森然。
  许明清戴着脚镣手铐艰难地挪腾了过来,看见灯光集中处的下面已经新开挖了一个一丈多深的坑。他立即明白了敌人要怎么处置他。心里说,敌人很害怕人民群众知道处决我许明清,不敢公开开枪,只得采取这种见不得人的卑鄙手段。便对敌人轻蔑地一笑,从容、坦然地向坑内跳下——
  说也奇怪,突然天上就滚滚雷鸣,烁烁电闪,乌云翻飞,大雨如泼(用王太平母亲的话解释是天上要收许县长这样的正神)。敌人慌张地开始朝许明清劈头盖脑地壅土。
  黄土壅到了许明清的胸部,敌旅长谷丙魁却嚎叫道:“慢。停止壅土——许先生,师座有令,只要你现在同意在自白书上签上你的大名,就可以马上起死回生——”
  许明清呼吸已经很困难了,但他一字一顿地说:“我现在想签的字是对你们这帮祸国殃民的匪徒的判决书!”
  谷丙魁气急败坏地朝喽罗们挥手:“既然这样,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快壅土!”
  是年28进29岁的许明清,为党为人民奋斗到了最后一息…… 
   
  七、开禁祭许  
  第二天,县城里的群众发现了走马岗上雨夜的新土,终于知道了他们的好县长被害的噩耗。于是,纷纷冒着杀头危险前去烧化纸钱,表示沉痛的悼念。敌人迅速张贴告示,下了禁祭令。可是,并没有阻挡住越来越多的祭奠者。敌人只得又出损招,派人在那一块地面泼大粪。可是,白天泼粪,晚上又覆盖上了新土。如是几次三番,人民群众与敌人展开了拉锯战。直到国民党在竹山的最后一任县长贺理华的孩子生了病,七姨太非要去祭奠许明清保佑孩子免病灾,被众人知晓捏住了把柄,竹山的人民群众才正式、公开的祭奠许明清。一直祭奠青天县长到现在,缅怀一位真正的共产党人到永远!         

摘要: 齐心,1926年生,河北高阳人,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共元老习仲勋的夫人。早年曾在长治参加八路军,先后在晋城、屯留、武乡等地工作。此外,鲜为人知的是,她的姐姐齐云、弟弟齐步都曾在晋东南工作和生活过。 ... ...齐心齐云魏震五、齐云、齐锐新(由左到右)。齐心,1926年生,河北高阳人,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共元老习仲勋的夫人。早年曾在长治参加八路军,先后在晋城、屯留、武乡等地工作。此外,鲜为人知的是,她的姐姐齐云、弟弟齐步都曾在晋东南工作和生活过。父亲齐厚之曾任黎城、长治县县长齐心姐弟仨都曾在晋东南工作和生活,这缘于他们的父亲齐厚之。齐厚之,1894年生,192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文学院法律系,系蔡元培的得意门生。齐厚之酷爱京剧,擅长书法,毕业后短暂任教一年后,便在冯玉祥的国民革命第三军中担任军法处长。北伐战争后,齐厚之任直隶省阜平县县长,一年后在直隶省政府担任秘书一职。1931年1月,齐厚之转任山西省阎锡山政府四科科长。此时,他将齐云、齐心、齐步带到了山西。1935年,齐厚之出任黎城县县长,一年后,又调任长治县县长。“七七事变”后,日军占领长治,齐厚之到了阳城,任山西省政府第三行署秘书(行署设在阳城)。此时,女儿齐云、女婿魏健(又名魏震五)已经是中共党员。这一点,齐厚之心知肚明。在当时,父女同在一个地区参加抗战,而又在不同的党派领导之下,这不仅在华北,甚至在全国也是少见的。到年底,阎锡山制造反共的“晋西事变”,掀起反共高潮,齐厚之利用自己的国民党身份和政府秘书地位,给予中共领导的抗日政权很大支持。他的行为也得到女儿、女婿的赞许。齐厚之后来担任傅作义将军的参议,为人正直,北平解放时随傅作义起义。姐姐齐云晋城、长治威名扬齐心的姐姐齐云,又名齐韫,1918年生。抗战爆发前,齐云在北平师大附中上高中,曾任学生会主席,并参加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成为中共地下党组织的发展对象。“九一八事变”后,她满怀报国志向,投身华北抗日救亡运动。1937年7月,北平沦陷后,她和魏健受党指派到中共冀豫晋省委从事抗日宣传工作。同年12月来到晋东南的阳城县,一起分配到该县的牺盟会。来到阳城后,齐云即与共产党委任的县长李敏之的爱人、县政府民运工作负责人林贞一起,在县城周边地区向群众作抗日救亡的宣传,进行街头演讲,教唱《工农商学兵,一起来救亡》等抗日歌曲,排演抗日戏剧《放下你的鞭子》等,使这个闭塞小山城的群众耳目一新。由于共产党在群众中的声望越来越高,这引起国民党顽固派的极大不满。1939年1月21日,正是农历大年初二,国民党驻阳城的顽固派纠结一群土豪劣绅和流氓地痞,突然闯进县牺盟会驻地文昌阁疯狂砸抄,将办公、生活用具等洗劫一空。牺盟会奋起斗争,揭露顽固派破坏抗战的恶劣行径。齐云、赵树理等人在散发抗日传单时被捕。后在父亲的庇护下,以及牺盟会的严正抗议下无条件释放。但城内仍然暗流涌动,顽固势力蠢蠢欲动。农历正月十五到了,齐云觉得元宵节人群相对集中,正是宣传抗日的好时机,她置个人安危于不顾,毅然带领宣传队走上街头,为群众表演文艺节目。中共晋豫地委鉴于形势严峻,齐云等人的党员身份已经暴露,为防不测,决定将他们调离阳城转移至外地工作。农历正月十五刚过,齐云和魏健双双离开阳城,来到设在长治城里的山西省第五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从事新的工作。魏健任专署民运科长,齐云仍然从事宣传工作。1939年12月,齐云奉命出任中共平顺县委组织部长。之后,在五专署的努力下,魏健于1940年1月13日当选平顺县抗日民主政府第一任县长,并兼任县人民武装自卫队独立支队支队长。在平顺的日子是齐云自参加抗战以来最紧张的一个时期。她住在城西南八里的刘家村张茂孩家。这段时期,生活条件差,工作特别忙,几乎无法照顾孩子。她的一个孩子曾在敌人“扫荡”时寄放在老乡家里,而这个村子被敌人烧光,她的孩子也自此不知下落。在平顺,齐云坚决贯彻我党提出的“坚持抗战,反对投降;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进步,反对倒退”三大口号,与国民党反共分裂活动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1940年1月,齐云调到潞城县任救联会主任,同年5月,又调任潞城(东)县政府秘书兼行政工作。在这期间,她的具体工作多半是进行对敌反“蚕食”斗争,经常深入到游击区开展对敌政治攻势,亦曾进行数次反“合围”斗争。抗战时期,潞城县建制几经变革,治所几经搬迁。1940年,潞城县以邯(郸)长(治)线为界,分为潞东县和潞西县。齐云任县政府秘书时,住在潞东县土脚村。这里属于边缘地区,地理条件较好,又有党的组织,县委、县政府都驻在村里。决死三纵队六分队为了保卫县委、县政府,也驻在村里。齐云在潞城工作期间,曾发生过两次大的事件。一次是1940年6月4日发生的 “土脚事件”。当时,150多名日伪军在汉奸的带领下,包围潞东县政府驻地土脚村。经过三个小时的激战,政府机关人员全部撤离,五专署独立团二营24名战士被俘,押至微子镇,惨遭杀害。县政府大印丢失。1979年齐云病逝后的悼词中提到这件事:“在严酷的革命战争时期,齐云同志英勇奋斗、不怕牺牲,经受了艰苦生活和生死斗争的考验。1940年,齐云同志任潞城县政府秘书时,敌人突然包围县机关,她临危不惧,坚持战斗,让同志们全部撤离后,她最后一个离开……”另一件事是1941年3月5日的“南山岭事件”。日伪军集结400余人分两路包围驻扎在南山岭村的潞东县政府,县政府工作人员和公安局战士奋力突围,激战两小时,公安局战士6人牺牲,政府人员11人被抓,公安局长王天仁身中数弹牺牲。在这次生死考验的反“合围”斗争中,齐云临危不惧,再次体现了坚强的党性。在齐云病逝后的悼词中,组织上这样评价她:“在太行山根据地时期,齐云同志积极发动农民建立抗日武装。她所在的区民兵武装建立得快,训练得好,积极配合八路军进行游击战打击敌人。齐云同志每到一村,身教言传,把农村妇女组织起来,做军鞋,送军粮,边生产,边战斗。在农村建党的过程中,她特别注意培养妇女干部,放手发动群众和敌人进行坚决的斗争。”1941年7月,齐云离开潞城,调往太岳二专署工作。曾和齐云一起工作过的山西省委原组织部长胡晓琴专门为齐云赋诗:“飒爽英姿上太行,出生入死打豺狼。亦文亦武显身手,莫道须眉胜女郎。”这首诗为人们生动地勾勒出齐云的光辉形象,以及她抗战期间在晋东南工作、生活的生动情形。12 / 2 页下一页

本文由金沙网站手机版发布于小说章节,转载请注明出处:山西日报揭秘习近平母亲齐心往事,一位共产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