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之战王牌先锋,墓碑上的眼睛

图片 1
  李胜勇终于风尘仆仆地踏上烈士陵园的石阶。已在山巅徘徊良久的夕阳也疲惫地长吁一口气,蓦然跌入谷底。山那边顿时燃起一炉熊熊大火,沸沸扬扬烧红了半边天。埋葬着近千名自卫反击作战中牺牲将士的这片圣土,在血一般辉煌的天幕映衬下,越发显出凝重悲壮。
  李胜勇在一排排如林的墓碑间穿行,脚步轻盈像是怕惊醒熟睡的战士。最后驻足在一座普普通通的坟茔前。大理石墓碑上“杨昆烈士之墓”几个金色大字在晚霞下耀眼炫目,刺得他心头一阵阵发痛。他的视线模糊了,墓碑上只剩下白朦朦一片。
  他是昨天接到转业通知的。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谁也不可能穿一辈子军装。虽说复员转业是每一个军人都会面临的正常的人员流动和角色转换,但真到了离开部队这一天,内心情感的酸甜苦辣错综复杂,很难用语言表达得清。其中有难舍难分的留恋,壮志未酬的不甘,甚至是猝不及防的失落。
  他彻夜不眠,大睁双眼,在一面暗夜中微微泛白的墙壁上,像放电影一样把自己十多年的军旅生涯过了一遍。天亮时他已走完了全部旅程,自认无怨无悔,心胸坦荡。这时如同波翻浪涌的海潮退去,海面上突兀而出的礁石一样,那桩困扰他多时的心事便赫然显露出来,并立刻搅乱了他平和的心绪。
  他再也坐不下去了,跳起身来直奔三百里外的烈士陵园。
  时间刚过去不足两年。通往边境的公路已经不复当初的壮观和繁忙。原先狭小的土质公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平坦的沥青公路。铮亮的路面,宽敞的车道,逢山钻洞,遇沟搭桥,畅通无阻。这一带地形复杂,山峦起伏连绵不绝,当年修条简易公路都属不易,如今却在崇山峻岭间架起这么一条高质量的快速通道,实在让人叹为奇观。
  公路在快速向前延伸,通向无穷无尽的天际。长途汽车一会儿在山巅云雾中蜿蜒,一会儿在百丈悬崖旁疾奔,一个个似曾相识的地名一晃而过,越来越靠近目的地。
  与长途车上其他昏昏欲睡的乘客相反,李胜勇精神昂奋,眼睛一刻不离地盯着窗外看,唯恐漏掉什么。
  他记得翻过这个山垭口,再往前约一公里,路旁曾有一所野战医院和空军的雷达连,山顶上高高的天线隔老远就能看见。就在野战医院的右侧,有一条新开筑的简易小路,宽窄刚够一部北京牌越野车通行。顺着小路拐下去,一头扎进茂密的热带雨林中,只需两三百米,就是两山之间的一条深涧。头顶浓荫蔽日,涧底泉水淙淙,可谓是别有洞天。几十顶绿色帐篷沿涧边一侧星罗棋布掩映在灌木丛中。时而薄雾缭绕,若隐若现,如梦如幻。恰如其分地烘托着一支特殊部队的神秘性质。
  这里就是他率领的无线电技术侦查营曾经的驻地——他在梦里回来过无数次的地方
  可是他望穿双眼,看得眼珠子发酸,也没找到当年的丝毫痕迹,好像连地形都改变了,一切记忆中清晰的印象都已荡然无存。一眼望去,除了郁郁葱葱的树林,还是郁郁葱葱的树林,仿佛这里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任何战争。
  时间可以改变山河地貌,却永远不可能改变历史。
  
  二
  那段时间,李胜勇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在闲暇时登上山顶,坐在一块灰色的岩石上久久俯瞰山脚下的公路。
  这本是一条毫不起眼的,偏僻的县级公路,平时难得有几辆车经过,路两旁,包括路中央两道车辙印的当间,都长着高高的杂草。要不是这场共和国建立以来最大规模的自卫反击战,它也许永远无人知晓。战争使它一夜间以单薄的身躯超负荷地承载起运输的重任。每天,披着伪装网,车篷布盖得严丝合缝的军用卡车,拖着大口径火炮的炮车,竖着天线的指挥车,涂着红十字的医疗车,如铁流滚滚昼夜不息。偶尔,一溜罕见的坦克编队也隆隆的经过。坦克兵威风凜凜,阅兵一样坐在炮塔上,引得其他兵种纷纷让路,并投去羡慕的目光。
  短短几天功夫,简陋的红土路面就被碾成两寸厚的浮灰,车轮轧上去像瘪了气“噗噗”作响,车尾卷起弥天灰尘,远望去犹如上下翻飞的红色巨龙。
  每当看着这势不可当的宏大场面,感受着大战将临的紧张氛围,李胜勇都会禁不住热血沸腾。心中沉淀久远的报国情怀被激起波澜,潮水般一波接一波冲击着他的心胸,把他带回到那个令人壮怀激烈的年代……
  六十年代的最后一年,我国被笼罩在前所未有的战争阴云之下,全国人民在“要准备打仗”的伟大号召下,深挖洞,广积粮,尽一切努力准备打大战,甚至打核大战。备战观念渗透到社会的每一根神经。
  这一年的征兵工作,规模空前,而且不可避免地透着战场的硝烟味。一条动员标语:踊跃参军参战,誓用鲜血和生命保卫祖国!像一把熊熊烈火,点燃了李胜勇这一代热血青年的报国豪情,应征报名的人几乎挤塌了武装部的大门。在数千名适龄青年中,李胜勇幸运入选。
  出发那天,县里为他们一百零三名应征入伍的新兵在车站举行了勇士出征一般的隆重的欢送仪式。一千多人组成浩大的场面,县领导悉数到场,县长在激情四溢的欢送词中,代表全县三十多万人民对他们寄予厚望,翘首以待他们为国立功,为县争光,早日把立功喜报寄回家。
  登上列车的一刻,站台上锣鼓齐鸣,口号震天,李胜勇胸中涌起一股“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悲壮,彻底做好了血染沙场的准备。
  平时装货的闷罐车非常适合隐秘运兵,关上铁门,只有几个高高的小窗透进一方天地,基本与世隔绝。新兵们打开背包,席地而卧,每天读报学习,只有在沿途兵站停车吃饭休息的时候,能够活动一下手脚。带兵干部约法三章:1.不许打听未来的部队情况。2.不许问此行的目的地。3.没有命令,不许开门下车。不用解释大家都懂,特殊时期部队行动,当然是保密第一。稀里糊涂坐了两天火车,辨不清东南西北。直到第三天,李胜勇偶然瞥见车外晃过一个地名,好像在地理书上见过,是一座南方的风景城市。心里犯起嘀咕。
  谁都知道,战事发生在北方,他们怎么背道而驰跑到南方来了?看道路两旁的植被也是林木葱茏,此时的北方应该正是冰天雪地啊?似乎离战场越来越远了嘛!
  部队有纪律在先,虽有疑虑也不敢问。下了火车换汽车,全是盘山公路,感觉卡车就象毛驴推磨在不停地绕圈,绕得这些在家里从没见到过高山的新兵头昏脑胀,吐得稀里哗啦。当最终到达一处青山环抱的营房时,脚像踩在云端飘浮不定的李胜勇彻底失望了。虽然这里的气温炎热如夏,他心中的一腔热情却瞬间跌落到冰点,甚至沮丧得差点流下眼泪。
  当年遗憾地错过了北方的战事,久居和平安宁的南方,曾认定从此将无缘战争。谁能料到,山不转水转,若干年后,南疆成了举世瞩目的前线,他如愿以偿地成为这场注定震惊世界的自卫反击战的一员。
  命运有知,终究还是圆了他一个军人的战争梦想。
  
  三
  李胜勇率领的无线电技术侦察营,虽然是一支组建不久的新军,但无线电技术侦察这种手段在我军历史上并不陌生。所谓无线电技术侦察就是通过控守和监听敌人的电台,从敌人的通讯联络中获取情报。这是一个特殊的战场,这里没有刀光剑影,没有炮火硝烟,但同样惊心动魄。远隔千里的敌我双方,在浩瀚无边的太空中短兵相接,生死搏杀。不仅需要有大无畏的勇气,更需要有超常的智慧。每一招的胜负都维系着战场的走势,甚至决定着整个战役的成败。
  远在长征时期无线电技术侦查就曾经立下过赫赫战功。我英勇的红军之所以在敌人几十万大军围追堵截的极端困难条件下,神出鬼没出其不意,一次次打败强敌,最终突出重围,除了指战员的英勇顽强,技术侦察提供的情报保障也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
  只是在近几十年的和平环境中,由于种种特殊原因,人们渐渐忽略了它的存在价值。这次自卫反击战,适时地为它提供了一个大展雄姿的广阔舞台。
  现代战争的发展,使收集情报的方式也在发生变化。以往那样摸个岗哨,捉个舌头来获取情报的手段已远远不够。尤其这次作战的地区是亚热带丛林,气候多变,地形复杂,更给步兵侦察带来诸多困难。别的不说,光是走路这么看似简单的事,也变得极为艰难。很多地图上清晰标明的小路,由于久无人迹,都已被茂密的树藤阻塞,通行非常不便,必须用砍刀开路才能缓慢前进。有的干脆没了踪迹,弄不好就迷失方向,折腾半天竟又转回原地。前线部队曾试着派出一些侦察小分队到敌方执行战地侦察任务。大都收效甚微。
  在传统侦察方式难以奏效的情况下,无线电技术侦察这种不受地形气候影响,即快捷又准确的侦察手段一下子显出了优越性,特别是李胜勇他们提供的几份有关敌方全局性的战役情报,更是使前指那些身经百战的老将军们耳目一新。
  无线电技术侦察营顿时成了前指格外关注的对象,前指首长的电话隔三差五地就会直接打到李胜勇的案头。就连前指作战会议,有时也破例通知李胜勇参加。在清一色的军,师级指挥员中,他是与会者中唯一的营级干部,可见他们营在前指心目中的特殊地位。
  李胜勇每天都处于昂奋的精神状态中,他已经急不可待,巴不得战斗明天就打响。他毫不怀疑将在这场血与火的炼狱里书写出自己军旅生涯中最辉煌绚丽的一章。
  山涧的宁静好像是突然被打破的。对岸不知何时开来一支队伍。
  顷刻间,欢笑声,喧闹声,号子声,砍伐声不绝于耳。傍晚时分,人们惊奇地发现,对面也齐刷刷的竖起一片帐篷。
  战士们含着好奇的目光,探头探脑地相互询问:这是谁啊?
  正在这时前指的电话也打来了,李胜勇终于知道驻扎在对面的是从其他军区抽调来的另一支无线电技术侦察部队,代号506。前指首长在介绍情况时不无赞扬地说,这是一支作风技术过硬的优秀部队。希望他们互相学习,团结合作,共同担负起战区的情报保障任务。
  大战在即,部队频繁调动并不奇怪。但当李胜勇听到这支队伍指挥员的名字时,惊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鲁滇生!真的是他?一晃10年时间了,世上竟有这么巧的事!
  他与鲁滇生同年入伍,曾在同一个连队同一个班。说是同年入伍,其实鲁滇生比他们所有新兵都晚到连队三个月。难怪他被分到二班时,班长满脸的不乐意。
  “不前不后的,整个新兵塞进来,这算啥子事嘛!”三个月的时间,班长好不容易刚刚把李胜勇他们这批新兵调教得像个兵样,突然又弄来个新兵蛋子,不仅管理不易,还会拖累班上的各项成绩。
  “你不要是不是?”亲自送鲁滇生到二班的指导员威胁道:“我告诉你,人家可是省城正儿八经的初中生,知识分子。你不想要我立马分到别的班去!”
  李胜勇偷眼看跟在指导员身后的新兵,只见他面皮白净,身材瘦高,二号军装穿在身上空空落落,除了长度够,其它地方没一处撑得住。双手吃力地抱着刚领的被褥床单,棉衣棉裤,绒衣绒裤,左右肩上叮叮当当挂满挎包,水壶,脸盆,口缸,饭碗等日用品。整个人显得狼狈不堪。看面相十八岁都不到,纯粹就一中学生,大小孩。
  后来才知道,鲁滇生这种情况属于所谓“后门兵”。在当时无书可读无事可干的年代,一些有权力或者有关系的家庭,纷纷把子女直接送到部队当兵,不经过地方武装部征兵入伍的正式手续,所以时间有前后,年龄有大小。
  晚上,照例举行欢迎会。班长说:“从今天起,咱们班又增添一位新战友,就是这位鲁滇生同志。鲁滇生同志是城里人,大家要多帮助他,共同进步。也希望鲁滇生同志尽快适应部队的紧张生活,溶入革命的大家庭。”
  班长说完开场白,大家依次发言,无非是一些欢迎和鼓励的老话。
  在大家发言的过程中,鲁滇生恭恭敬敬端坐在小板凳上,一双手放在膝盖上,仿佛一个守纪律的小学生在课堂上专心致志听老师讲课。
  李胜勇注意到他那双手,指头又尖又细,白皙如葱,一看就柔弱无力。这要在他们村里,肯定被人讥笑为女人的手。
  大家发完言,班长转向鲁滇生,微笑着:“鲁滇生同志,你也说几句吧。”
  点的是鲁滇生的名,李胜勇却莫名地紧张起来,心跳陡然加快。三个月前,他也曾经历过同样一幕。当班长点到他的名让他发言时,他惶恐得不知怎么开口,初来乍到,一无所知,说什么好呢?吭吭哧哧没几句,脸憋成猪肝色,窘迫得无地自容,至今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全班人的眼晴齐刷刷看向鲁滇生,李胜勇更是怀着复杂的心情看他将如何应对。鲁滇生表现出与他年龄不相称得沉着冷静,似乎丝豪不怵这样的场面,轻轻清了一下喉咙,一开口声音悦耳好听,不高不低,不紧不慢,真正算得上人们常说的侃侃而谈。
  “此时此刻,我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我的心里充满了喜悦和不安。说喜悦,是因为当兵是我父母对我的愿望,也是我从小的理想,今天这个理想终于实现了。为什么又会不安呢?因为我被分到二班。我早就听说,咱们二班是一个具有光荣历史的英雄集体。在抗日战争时期,前身还是区小队时一次为掩护县委机关转移,与数倍于己的鬼子激战4个小时,不仅保证县委机关安全撤离,还消灭几十个敌人,这一仗曾闻名整个晋察冀解放区。解放战争时期,上党战役咱们连负责打阻击,二班驻守的主阵地打退了敌人一个连的轮番进攻,战后荣立一等功。淮海战役,渡江战役,挺进大西南等二班更是屡立战功,在军师首长那儿都是挂了号的。就连咱们现在的团长,当初参加八路军时,也曾经是二班的战士……”

原标题:中印之战王牌先锋:神秘的中国“藏字419部队”

创作不易呀,评论两句和加个关注吧

1962那场的中印之战,中国军队大获全胜,印度得到的是惨败和血的教训。具体战果是:中国军人击毙印军4885人,包括1名准将旅长;俘虏3968人,包括准将旅长1人。此外还缴获飞机、坦克、大炮等大量军事装备。中国边防军阵亡722人,负伤1697人。胜负对比之悬殊,为世界军事史上所罕见。这场战争对印度人来说,是心中永远难以磨灭的伤口,恨恨于心。

图片 2

对印反击战中,有这么一支队伍,可谓是功不可没,鲜功赫赫,那就是解放军“藏字419部队”,谈起“藏字419部队”,应该不会有太多人知道。

本期笔者就推荐一篇“藏字419部队”政委阴法唐中将的访谈,访谈中,老将军揭露了这支部队的前世今生。

图片 3

【组建】

阴法唐将军谈到,“藏字419部队最初不是一支部队,而是一个指挥部的代号,叫西藏军区前进指挥部。这个指挥部是1962年6月组建的。当时西藏军区只有3个团的野战兵力,419就指挥这3个团准备应付中印边境的武装冲突。后来指挥部及其所辖部队就作为相当于一个师的部队参加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到1963年6月“藏字419部队”这个代号取消,前后大约存在了一年的时间。”

图片 4

那时,当时全国都在抗美援朝,尼赫鲁搞“前进政策”,趁机蚕食我领土,开始制造非法的“麦克马洪线”。并与我边防部队发生武装冲突,冲突最激烈的地区是西线阿克赛钦,由于印军在西线不断增加兵力,在该地区造成频繁的武装冲突,反蚕食斗争更加激烈,步步进逼。广大解放军指战员听到这些情况,义愤填膺,纷纷写血书求战。

但是当时,中国还没有与印度大打一场战争的打算,1962年六七月间,毛主席为反蚕食斗争专门提出了一个方针:“绝不退让,力争避免流血;犬牙交错,长期武装共处”,由此可见。但是军事斗争准备可一直没有停歇,1962年六至九月,419部队在政治动员的同时进入了紧张的军事训练。从单兵动作到班、排、连战术训练,再到营、团规模的实弹演习。可以说“藏字419部队”完全是为了应付中印边境不断升级的武装冲突而临时组建的。

图片 5

419部队组建初期只有司令部和政治部,没有后勤部,机关干部也主要是来自西藏军区机关,在兵力构成上,419部队辖3个步兵团和几个保障分队,而且这3个步兵团几乎是当时西藏军区的全部野战兵力419部队都撒在外面,且分布范围很广,如157团驻曲水,离拉萨约五六十公里,紧靠拉萨河和雅鲁藏布江左岸;155团驻巴河桥,现在属林芝地区,离拉萨200多公里;154团更远,驻扎木,离拉萨约700公里。419部队总兵力为8000人,至此西藏才算组建了真正意义的边防部队。

图片 6

【战功】

克节朗战役

1962年10月12日,尼赫鲁公开宣称要把中国军队从克节朗地区“清除掉”,印度国防部长梅农公然叫嚣:“我们将打到最后一个人,最后一支枪,一定要把中国人赶出去。”10月17日印军在东线和西线同时向中国军队发起进攻。18日,印度国防部官员宣称,他们取得了拿破仑式的独一无二的胜利。

图片 7

从时间上可以看出,正是印度当局的狂妄将武装冲突的规模一步一步推向了战争。10月12日,即尼赫鲁宣称要“清除掉中国军队”的同一天,张国华司令员(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8军军长,西藏军区司令员)返回拉萨。10月17日,中央军委才下达了《歼灭入侵印军的作战命令》。10月18日,中央军委再次发出指示:“此次对印度反动派作战,事关国威、军威,务求初战必胜,只能打好,不能打坏。”总参下达的作战任务最初是歼灭侵入“麦线”以北克节朗地区的印军一个营。

419部队分别从林芝、巴河桥、拉萨、曲水等地开拔,向克节朗前线集结。克节郎战役是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的第一个战役,也是战斗最激烈、最艰苦的一个战役。

图片 8

据阴法唐将军透露,印军部署在克节朗地区的是他们的所谓王牌第7旅,另配属阿萨姆步兵第5营和炮兵、工兵等部,兵力为3000多人。第7旅所辖第9廓尔喀联队第1营在1944年意大利战场立过大功,廓尔喀人以骁勇善战闻名于世,有尚武的传统,早在100多年前就是英国雇佣兵的主要来源;拉加普特联队第2营和旁遮普联队第9营都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是印军的精锐部队。

我军参战兵力为:419部队全部、11师第32团第2营、山南军分区一部和炮兵、工兵各一部,共10300人。敌我兵力对比为1:3,我3倍于敌。张国华司令员授权419部队指挥机关指挥以上参战部队。

图片 9

而在东线上,除了印军除克节朗地区的3000多人之外,在棒山口至达旺地区还部署了2700人,在珞瑜和下察隅地区部署了8个营,整个东线印军兵力约2.2万人。而中国军队在东线除419部队和11师两支野战部队之外,另有山南、林芝、昌都军分区的部队,总兵力2万多人,与印军相当。但我们在克节朗方向集中了绝对优势兵力,在其他方向实施佯攻,以牵制当面之敌。

图片 10

战前各级指挥员对当面敌情、地形进行了反复侦察,根据实际情况研究和制定了非常详细的作战方案。在印军连续向我发动进攻后,我军于10月20日凌晨发起自卫反击。我军采取夜行晓袭的战术,在夜色掩护下穿插、迂回到敌侧翼和背后,在攻击出发地隐蔽待机。攻击印军右翼的任务基本上由154团单独执行。攻击印军左翼卡龙、枪等的155团,在157团、11师第32团一个营及山南军分区等部的配合下于清晨7时30分,向印军两据点发起了攻击。

图片 11

两强相遇,勇者胜。在夺取卡龙据点的战斗中,印军的工事主要是地堡,印军143人,就筑了64个地堡。我军是一个一个地堡逐点攻击,那真是短兵相接啊!著名的“阳廷安班”就是在这次战斗中涌现的。这个班共8人,班长牺牲了,第二班长接着指挥;第二班长牺牲了,副班长马上顶上去;副班长牺牲了,老战士立即顶上去,最后牺牲了7人,只剩一个新兵,这个新兵又主动加入另一个班继续战斗,真是前赴后继。这个班在另一个班的配合下,攻克了27个地堡,这样的士气,彻底吓傻了印度军队。而本原定3天的攻坚任务,我军只一天就完成了。印军第7旅当时大部被歼,余部溃散于丛林,不久被清剿,最后全旅被歼灭。

图片 12

克节朗地区的印军第7旅被消灭后,位于第7旅后方的印军第4师战术司令部和炮兵第4旅等部纷纷南逃,此时中央军委下令我军不受“麦克马洪线”的限制,越过“麦克马洪线”,向南追击。

克节朗战役,包括向达旺方向的追击作战,我军共歼灭印军1897人,其中毙敌832人,俘1065人,缴获火炮75门,轻重机枪122挺,枪1104支,直升飞机2架。我军伤亡388人,其中伤256人,亡132人。

图片 13

西山口-邦迪拉战役

克节朗战役之后,中国政府发表声明,提出停止冲突,重开谈判,和平解决边界问题的三项建议。同时,总参和西藏军区前指下令我军停止追击,在达旺河以北休整待命。这充分显示了中国政府的和平愿望。但印度政府不但不理,反而宣布全国处于紧急状态,组织战时内阁,发行战争公债,进行战争动员。

1962年11月中旬的对印作战第二阶段的西山口-邦迪拉战役爆发,在这个方向419部队仍然是主角。

图片 14

达旺河南岸至提斯浦尔印军部署了1.5万人的兵力,其中在传统习惯线以北的西山口、德让宗、邦迪拉地区约1.2万人。印军是沿公路两侧纵深梯次配备,基本上是一个长蛇阵。刘伯承元帅形象地指出印军的部署特点为“铜头、锡尾、背紧、腹松”。印军第62旅等部约3300人部署在西山口、申隔宗地区;第65旅战术司令部率两个营约1500人部署在略马东、德让宗地区;第48旅战术司令部率3个营约2200人部署在邦迪拉、拉洪、登班地区;第4师战术司令部和炮兵第4旅部约1000人部署在雨旺附近;第67旅在伏特山和米萨马里地区。

而我军,中央军委为了加强东线主要方向的作战兵力,将步兵第55师从西宁调来了。这样就有了3个师的兵力,即:419部队、11师两个团、55师,另有山南军分区4个连、炮兵、工兵等部共1.8万人。我军与印军在这个方向的兵力对比为1.5:1。我军采取“打头、切尾、斩腰、剖腹”的战术,实施大纵深迂回包围,多路穿插分割,将敌人的长蛇阵切为数段,各个歼灭。

图片 15

据阴法唐将军透露,在第二次战役中,印军除依托工事的防御部队比较顽强之外,一脱离工事基本上就没有什么战斗力了。我军在战斗中不管兵力比印军多还是少,均能做到攻必克、守必固,那种气势完全是秋风扫落叶!印军是沿公路两侧呈线式部署的,后路被断后,陷于前有追兵,后有堵截,两翼受到攻击的绝境,纷纷向公路两侧的高山密林中溃逃,这样建制就乱了,难以组织起像样的防御和反击,整个战线很快就土崩瓦解了。联指所属部队仅用了两天时间就攻占了西山口、申隔宗、略马东、米龙岗等地,11师攻占了德让宗和邦迪拉等地,印军主力不是被歼灭,就是溃散于山林中,另有两股分别向打陇方向和邦迪拉以南逃窜。军区前指即令419部队第154团向打陇追击,11师第33团向邦迪拉以南追击。随后,154团追到打陇,占领了吉莫山口;33团追到查库,占领了鹰窠山口、比里山口,接近了传统习惯线,从那里可以看到印度平原了。1962年11月21日,中国政府发布声明,宣布“全线主动停火,主动后撤”。部队接到了停止追击的命令,转入分片清剿。在清剿中154团击毙了印军第62旅旅长辛格准将。

图片 16

“藏字419部队”在整场对印反击战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1965年5月,藏字419部队改编为陆军第52师。1969年8月,第52师调防四川省乐山,改编为陆军第149师。现在已归属西部战区。

图片 17

中国愿与印度和平友好相处,但不会容忍印度侵占中国一寸领土,印度必须立即将非法越界的部队撤回到边界线印度一侧。印度惯于对周边小国耍威风,但想进行威胁,吓唬中国,还真的不够格。(资料来源:阴法唐将军访谈)

想知道:外媒:印度密切关注中国紧邻洞朗对峙点建军事设施。鲜为人知的87年对印自卫反击战。 55年前的中印之战: 我还没出力; 你就倒下了,我在国外看到的关于中印自卫反击战的报道,看完泪奔:央视记者含泪采访中印边境解放军战士!哪有什么岁月安好,只是有人为你负重前行罢了,阿三的战斗力究竟如何?来看看印度历史上这四次对外战争吧,印度军队山地作战战力到底如何,20万山地师能否占领山地。关:特战之家 回复“中印”或“印度” 即可知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金沙网站手机版发布于小说章节,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印之战王牌先锋,墓碑上的眼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