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园春色,咱认命吧

图片 1
  “在吗?”
  正在收拾房间的李秋霞,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嘟嘟了两下。她忙放下手里的拖布,走了过去,拿起手机一看:满园春色?又是他?
  自从两年前上网,在附近的人里加上了这个网名叫“满园春色”的人,李秋霞平静的生活起了波澜。
  “在。不过正在干家务。”
  李秋霞本不想回复他,可心却又不忍。想想自己一年前得了阑尾炎,住院的那几天多亏了他跑前跑后的。儿子工作忙根本没时间照顾她,十岁的孙子正在上小学,媳妇一天三次的接送,又要做饭,更是分不了身。两个姐姐倒是来了两天,可正是农村忙种的时候,一人来了一天就回去种地去了。依着儿子给她雇个护理,李秋霞舍不得那份钱,自己坚持能行。上厕所,强挺着去,一小步一小步地挪。打饭还好有位同病房的老太太的儿子帮忙。
  晚上逼着儿子媳妇回去了的李秋霞,忽然间有种莫名的孤独,不由得想起了离开她多年的死鬼男人。年青青地把自己扔下了,泪水不由得从眼里悄悄流了下来。她怕被病房里的人看见,费劲地把身子翻向了白白的墙。伸手把放在枕头下面的手机拿了起来,拍了一张自己躺在病床上的照片发在朋友圈里,又写了几行字:孤独的人生,请让我远离病痛的折磨!
  “你生病了吗?在哪家医院?几号病房?告诉我好吗?”
  李秋霞的朋友圈发出不到两分钟,满园春色的一句语音,出现在了她的微信上。声音显得有些急促,她清楚得听到了他的喘息声。
  “不用了,谢谢!”
  李秋霞没想到,真的有人关心她。她有些感动,刚才干了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快说,我退休了在家闲得慌。正好可以去照顾一下你。明天早上就到。”
  满园春色以前和李秋霞私聊时告诉她:他是名初中的语文老师,二年前老伴因病去逝了,现在一个人过日子。女儿大学毕业一直在大连工作,现在也在大连结婚了。他曾经提过想和她见个面,相互认识一下。他知道她也是单身,在她的资料里看见的,还有她的网名——独守红尘。
  李秋霞当然不会轻易相信他说的话,更没有和他见面。她认为现在的骗子太多了,尤其是在网上认识的,说得比唱得都好听,和事实完全两码事,只有亲眼见的才是真的。
  “我……还是别来了?被……别人看见了不好。”
  李秋霞的声音弱得和蚊子叫一样,她嘴里说的别人是指自己的儿子。别人她不会在乎的,儿子是她今生唯一的依伴和希望。
  李秋霞四十五岁那年,老公突然间离世了,如梦一样让她无法相信,可事实是无法改变的。
  当年就有婶子家姐姐要给她介绍对象,年龄相当,条件也是非常好。她想都没想就回绝了,一是老公还没过百天,她对他的情一时忘不了。每想起他时,她都是以泪洗面,那种痛无法言表。二是儿子还没结婚,婚房正在装修当中,媳妇还查出怀了孕。儿子结婚生子后自己理所当然的要帮他们带孩子。她没有考虑甚至不应该考虑再婚的打算。
  就这样,为了儿子她在孤单和忙碌中熬过了十个春秋。眼看孙子一天天长大了,上了小学。李秋霞的头发几乎全白了,她每天走在家、学校、菜市场,柴米油盐之间。白天繁忙的家务不给她一丁点的空闲。只有在晚上,夜深人静时,她才可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空间,她会戴上花镜在手机上翻阅自己喜欢看的小说。从小就喜欢看小说的她,对小说情有独衷。
  两年前暑假有几天了,儿媳妇领着孙子回娘家还没回来。媳妇的家娘在内蒙,家里还有两个弟弟正在念书。亲家只在儿子结婚时见过一面。
  儿子早出晚归的忙于工作。李秋霞忽然觉家里一下子冷清了不少,少了繁忙,多了份空虚和寂寞。随手打开了手机,手指一碰,不知道碰到了哪个键子上,屏上居然出现了“摇一摇”。
  她随手一摇,竟摇到了满园春色,一个红花绿草的大花园的头像。就这样,他们成了好友。
  “快说,我在医院附近呢!”
  第二天早上,六点多,李秋霞打开了手机刚一会儿,就收到了满园春色的信息。
  “在,住院部,三楼,306。”
  李秋霞没想到这个人还挺执着,说话算话,隔了一宿,还坚持要来。
  没办法,李秋霞把病房的门牌号发了过去。
  “你……是?”
  十分钟不到,一位戴着眼镜,身材在一米七左右的中年男人敲了敲李秋霞病房的门,神情略显紧张地走了进来。
  “你好!我是袁春光。网名满园春色。”
  袁春光的脸上有一丝的红,也许是初次和李秋霞见面的缘故。镜片后面的眼神在看到李秋霞的那一刻,除了关心还有些兴奋。
  “真的不好意思,不该往朋友圈里乱发东西。”
  李秋霞苍白的脸在发烧,她扫了一下房间里所有的人,又把目光锁向了满园春色。然后移开,掀开了被子,想从床上坐起来。
  “没关系的。来,我扶你,慢点,千万别抻了刀口。我照顾病人有一套的。我……家那口子有病那会,正好我放暑假的。”
  袁春光的声音很好听,不像是一个六十岁男人的声音,温柔又浑厚。比在微信上的语音好听,有磁力。
  李秋霞在袁春光的帮扶下,下了床。
  “大妹子,这是……你对象吧?”
  对床的一位比李秋霞年长了几岁的大姐,笑着问了李秋霞一句。
  “姐,不是的。只是普通朋友。都这把年纪了,还找啥对象……”
  李秋霞臊得脸通红,就差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姐呀,看你说的,少年的夫妻老来的伴儿。儿女再孝心,不如有个老伴相互照顾。”
  左床是个比李秋霞略小几岁的妇女,她从住进这间病房,老公就一直在身边侍候。无微不至的照顾,让李秋霞及病房里其它病友都十分羡慕。
  “就是的嘛,俗话说的好,天堂的儿女,不如半路的夫妻。儿女都有自己的生活,有心想孝敬,官身不由己。”
  年长的妇女又说了一句。
  “真是这么个理,我闺女只有过年时回来陪我两天,初二就得走。唉!人到了这个年龄,身边没个人……真是孤单。”
  袁春光叹了口气,一侧头,眼神正好和李秋霞的目光遇上。
  李秋霞虽说年过了半百,霜染了青丝,可年青时的影子依然存留在她脸上。当年她可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美女,如今老了的她在袁春光眼里,比那些年青的姑娘还有魅力,让他动心。
  “我……儿子在身边,媳妇也挺孝心的,还有孙子对我有了依赖。”
  李秋霞害羞地躲开了袁春光的眼神,已经快十年没有动过的那颗心,不知道为啥慌乱了起来。
  “姐姐,想开了吧!儿子媳妇是平时对你不错,你也是天天在为他们付出。现在有病就能看出来了,没个老伴不行。走一步吧!孙子也侍候大了,上下学他妈也能接送了。你也是时候该为自己活一回了。”
  年青一点的妇女在一勺一勺地吃老公喂的粥。
  “真是的,你是不是也饿了?等着,我这就下楼去买。”
  袁春光脸红了一下,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把李秋霞扶到床上后,急匆匆地推门出去了。
  “妹子,你可拿好注意,这人多好,一看就是个有学问的。知书达理的人,现在可是难遇了。”
  年长的妇女见袁春光出去了,忙对李秋霞说了几句。
  “男人对女人啥样,一眼能看出来。这个人行。姐,你真的该考虑考虑了。”
  年青的女人吃完了粥,又接过老公递过来的一个苹果。大口小口地边吃边看着李秋霞。
  “妈,这位是?”
  中午饭的时间还没到,儿子便拎着一摞子盒饭急匆匆地推门进了病房。
  此时的袁春光正在给李秋霞扒桔子皮,还把桔子瓣小心地放在她的嘴里。
  “啊……儿子,来怎么不告诉妈一声。”
  李秋霞正在享受着这份久违了的甜蜜,儿子的一句话一下子唤醒了她。
  “啊……你好,我是你妈妈的一位朋友,听说她生病了,来照顾她一下。”
  袁春光从容地站起身,伸手客气地和看上去十分严肃的李秋霞的儿子握了握手。
  “噢!谢谢您能来照顾我妈妈。”
  儿子的眼睛里明显得隐藏了一层怀疑。
  “妈。我是抽出点空过来的,马上就得走。真的不好意思,还得麻烦您照顾一下我妈妈。”
  儿子摆放好盒饭,抬头又看了袁春光一眼。匆匆地推门出去了。
  就这样,袁春光一直照顾到李秋霞排完气出院,连来带去的整整五天。在这次医院相处中,李秋霞对袁春光有了好感,袁春光对李秋霞那更是死心踏地的爱。
  “我想见你?可以吗?”
  袁春光用了句语音。
  “不行,我一会好做饭了,孙子快放学了。”
  李秋霞左右为难,为了照顾儿子,孙子。她什么都可以放下。
  “咱俩的事你考虑过了吗?我……想有个人陪,这个人就是你。求你别让我失望。”
  袁春光依然是用他那有磁性的语音。
  “我……儿媳妇昨天和我说,她和儿子商量过了,打算要二胎。我只好接着看孙子了。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
  “只要你答应,我可以等,等到你把第二个孙子看大。或者,咱俩看,你看怎么样?”
  “……”
  李秋霞不知道如何回答,心里忽然开了一扇门。
  她抬头看了一眼小区下面的小花园,里面的花全开了,五颜六色的,春天真的来了。

在小区下棋的老刘,正和对手杀得难解难分时,忽然老刘的女儿小玲慌慌张张喊道:“爸爸,别下棋了,快……快点回家,我妈不小心摔倒了!”
  老刘赶快站起来问道:“咋回事?你妈摔得要紧吗?”
  这时老刘的外孙说道:“姥爷,我爸爸已经打120了,咱们赶快回家看看姥姥吧!”
  所幸老刘的老伴只是右小腿骨折。在病房,老刘关切地问道:“子涵,你觉得咋样了?咋那么不小心?”
  子涵笑道:“老头子,我不碍事,躺几天就好了。”
  看到妈妈躺在病床上,小玲对一旁的老刘说道:“爸爸,我妈妈住院了,我通知大哥二哥回来吧!”
  子涵急忙摆手道:“别,他们兄弟的家都在其他城市,我不碍事的。再说了,你大嫂也有三个月身孕了,她更需要你大哥照顾,我这病估计在你嫂子生孩子前就会好,我还要去照顾孙子呢!呵呵,我走后,你爸爸不会做饭,身体也不好,你要常回家看看你爸。”
  两个月后,子涵出院了,走路时右腿有点瘸。一天儿子来电话说:“媳妇生了,是个小子,请妈妈过来照顾小孩子。”
  子涵这一去儿子家照看孙子就是六年。
  六年后,子涵回来。刚走到小区就看到老刘蓬头垢面在小区下棋。顿时子涵西心里一阵阵酸楚,她急忙拉起老刘回家。
  这时邻居张姐说道:“子涵呀,平时你在家把老刘伺候得白白胖胖,你这几年没回来,你家老刘几乎天天吃泡面。”
  子涵急忙问道:“老刘,我不是让咱闺女经常回来看你吗?你咋经常吃泡面呢?”
  老刘笑道:“闺女来过几次,但都我让撵走了。我没灾没病的,闺女很忙来看啥呢?这次回来咱谁家也不去了,你也六十多的人了,血压又高经常头晕,腿又不方便,以后咱俩好好欢度晚年!哈哈哈……”
  子涵刚要说话,忽然觉得一阵头晕。老刘急忙问道:“老伴,你咋了?要不咱去医院看看吧?”
  子涵摇头道:“老毛病了,休息一会就好”。
  正在这时小儿子打来电话道:“爸爸,我媳妇生了,是个丫头,六斤三两呢!好可爱呀,让我妈赶快来替我们看孩子吧!”
  老刘为难地说:“儿子呀,你妈刚晕倒,要不这样吧,我们出钱,你在你们那里找个保姆吧!”
  电话里传来二儿子媳妇的声音:“俺姐的儿子是俺妈看的,俺哥的儿子也是俺妈看的,咋轮到俺生个丫头却不能来了?既然这样,也别给什么钱找保姆了!”说完挂断了电话。
  子涵看到老伴很生气,就劝道:“老伴呀,二儿子媳妇说得有道理,外孙是个外姓人我都看了,孙女是咱们刘家的人,我要是不去,说不过去呀!”
  老刘点头道:“话虽这么说,可是你的身体越来越糟了,咱出钱给他们请保姆不行吗?我是怕你累倒下了,唉!咱们含辛茹苦把儿女养大,这临老了还要给他们看孩子!”
  子涵苦笑道:“我是当奶奶的,我不看谁看?再说了,闺女的孩子,大儿子的孩子我都看了,小儿子的闺女,我要是不去看真的说不过去。老伴呀,咱认命吧!别生气,也别担心,我身体可以的,等把孙女也照顾到去幼儿园就回来了,到时候,咱俩在一起,谁家也不去了!”

本文由金沙网站手机版发布于小说章节,转载请注明出处:满园春色,咱认命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