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谜题,致远星的沦陷

推理谜题:小偷的智慧

军历2552年7月18日2010时 奥克坦纽斯座δ星系第四行星,蔚蓝海岸城 是到了装置核弹的时候了。 这个小小的精密装置所蕴含的能量足以摧毁整个蔚蓝海岸城,将这里的圣约人入侵部队清除干净。 约翰小心翼翼地揭下哈沃克战术核雷粘合带上的封条,把核雷粘在下水道的墙壁上。这个黑色的半圆形仪器后面的粘合剂使其能牢牢固定在混凝土墙上。接着,他将引爆器密钥插进了仪器上一个窄小插槽中。核雷上并没有状态显示屏。约翰看到头盔里的视屏上弹出了一个很小的界面,提示核雷己安装完毕。 一串文字滑过显示屏:“哈沃克核雷准各完毕。等特引爆信号。” 这个三十兆吨级的炸弹,只能通过远程信号引爆……不过在下水道里安装核弹存在一个问题:即便是飞船上的大功率通讯设备,恐怕也无法穿透他们头顶上厚实的混凝土和钢铁到达这里。 约翰迅速在管道顶上安装好一部地回路式无线电收发器。到了地下管道系统出口的地方,他还得再装一部,才能将信号转送至地下——这可是一条可以引发核子风暴的热线啊。 从技术角度看,他己经完成了所有既定任务。绿组和红组也应该很快就能护送平民升空;他们对敌占区进行了侦察,发现了一种前所未见的圣约人种族。这些以“飘浮”方式行走的奇怪的生物不断分拆、重组人类机械,就像是科学家或是工程师拆卸设备,研究其工作原理一样。 他现在可以离开,然后核子风暴会将圣约人占领军一扫而光。按理说,他应该离开——上面的街道上到处都是咕噜人和豺狼人,其中包括至少一个排的穿着黑色盔甲的老兵。更不用说那三架在上空盘旋的中型运兵船了。人类派出的先期到达的陆战队己被屠戮殆尽,现在斯巴达们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他现在的任务是确保自己的小队安全地离开。 但约翰这次接到的命令,有一些不同以往,它具有一定的机动性——这让他觉得很不舒服。他被告知要勘察这一地区,并尽可能收集圣约人的情报。现在,他确定这里有很多需要侦察的情况。 很显然,蔚蓝海岸城的自然历史博物馆里有些特殊的东西。圣约人军队对人类的历史向来不感兴越——更确切地说,是对人类及所有人工制品不感兴趣。他曾见过一个失去了武器的豺狼人宁可空手肉搏,也不去捡起掉在旁边的一枝人类突击步枪作战。迄今为止,人类的建筑对于圣约人来说,只不过是练习射击用的靶子而已。 所以,它们占领井保卫这座博物馆的目的,显然是一项非常有价值的情报。 但这个情报是否值得让小队暴露行迹呢?如果他们死了,那么他到底是在浪费队员的生命……还是让他们死得其所呢? “士官长,”凯丽低声说,“接下来的命令是什么?” 他接通蓝组内部通讯频道。“我们要进入了。上好消音器。除非万不得己,不要开火。这地方太烫手了。 只要伸出鼻子去闻闻它们在干什么,然后马上撤退。“ 三个确认信号灯闪了一下。 士官长知道队员们绝对相信自己的判断。他希望自己对得起这份信任。 斯巴达们各自检查了装备,并给突击步枪上好消音器。接着,他们沿一条很宽的下水道向博物馆的地下管道系统走去。 一段锈迹斑驳的扶梯沿着维修井道直通地面,井口被钢板封得严严实实。 “铝热粘剂粘着完毕。”弗雷德向他报告。 “点火!”约翰说完向后退了一步,并把头转开。 燃烧的铝热剂像焊接电弧一样闪亮起来,不断迸出火花,把队员们的身影清晰地投映在这条黑暗的通道的管壁上。燃烧结束后,钢板上多了一圈边缘参差不齐的红热的圆环。 士官长爬上扶梯,用背部顶着钢板,用力一顶。“啪嗒”一声,圆盘松动了。 约翰托着圆盘慢慢把它从顶上洞口取下来。接着,他拿出与头盔相连的光纤探头,将其伸出洞口。 外面没有敌军。 约翰双腿微屈,左手扶住洞口,猛地将身体拉上。去;右于依然稳稳地端着步枪,就好像它不过是柄手枪一样。他已经做好了交火准备…… ……但什么都没发生。 约翰走出去,仔细检查着这个狭小的房间。石质材料建成的房间里光线昏暗,排列着很多棚架。架子的每个木格板上都摆满了瓶瓶罐罐,里面都盛有透明的液体以及昆虫标本。地板上整齐地码放着一些箱子。 凯丽随后进入房间,接着是弗雷德和詹姆斯。 “运动传感器捕捉到一些信号。”凯丽用通讯器向他汇报。 “干掉它们。” “明白。”她回答道,“不过,它们可能也发现我们了。” “散开,”约翰迅速下达命令,“如果敌军火力太猛,就顺原路返回。如果还可以应付,就按标准的‘分散—歼灭’模式行动。” 话音未落,他们就听到左侧一扇门后,传来了异星人足蹄敲击大理石地面的声音。 斯巴达们迅速隐入房间里的阴影中。约翰蹲在一个箱子后面取出自己的格斗匕首。 门向两边滑开,四个豺狼人站在门口,手里拿着已经启动的能量盾牌挡在身前——从正面看上去,这让它们丑陋的秃鸳脸更加扭曲。能量盾不断闪耀的蓝白色光芒,把黑暗的房问照耀得比较明亮。很好,士官长想道,它们这会儿就不能发挥夜视能力这一优势了。 这些豺狼人另一只手拿着离子手枪,小声交谈着,枪口转移不定。最终它们打定主意,小心翼翼地走进房间。 这些异星人大致成“△阵形散开。最前面的豺狼人和后面两个同伴相距一米左右。整个小队向约翰藏身的地方走来。 突然,约翰对而的角落传来一声轻响,像是玻璃瓶滚在地上的声音。 豺狼人们转过身去……将毫无保护的背部暴露在约翰眼前。 他从隐蔽点跳出来,将格斗匕首捅进离自己最近的那个豺浪人的脊背。接着,他飞起右脚,踢在另一个豺狼人的后脑上,将它的头盖骨踢得粉碎。 其余的异星人迅速转过身,用发光的能最盾挡在自己和约翰之间。 消音后的MA5B发出三声轻响。异星人黑色的血液喷溅在蓝白色的光盾内面,剩下的两个豺狼人也瘫倒在地。 士官长缴下它们的离子手枪,并将能量盾发生器夹在前臂的护甲上。他们一直遵守着尽可能收集圣约人科技样本的指示。军情局还不能复制圣约人的能量盾技术,不过他们一直在努力。 而且,这东西斯巴达们现在也用得上。 士官长将这个金属手镯系在前臂,按下两个按钮中的一个,一片散发做光的能量盾立刻出现在他身前。 约翰将另外三个能最盾发生器分给他的队友,然后按下另一个按钮,关闭了发生器。 “除非情况紧急,否则不要用这玩意儿,”约翰说,“它发出的嗡鸣声,还有发光的表层很可能会暴露我们。而且,我们也不知道它能维持多久。” 三个确认信号闪动着。 凯丽和弗雷德闪到打开的大门两旁。凯丽向外看了一眼,冲约翰竖起拇指。 斯巴达们开始行动。凯丽当先头兵,其他人排成一行紧随其后,走上一段旋梯。 她在通向一层大厅的门前停了足足十秒钟,接着把手向前一挥。斯巴达们迅速进入大厅。 一副巨大的篮鲸骨架吊在他们头顶。这个没有生命力的躯壳让约翰联想到圣哟人的舰船。他收回目光,集中注意力,谨慎地走过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面。 很奇怪,这里没有豺狼人的岗哨。外面有一百多异星人守卫……可里面却一个也没有。 约翰不喜欢这祥,他感觉不太对劲儿……门德斯军士长曾跟他说过一千次,要相信自己的直觉。这儿是个陷阱吗? 斯巴达们相互交错着前进,小心翼翼地走入博物馆东翼。这里陈列着第四行星本地的动植物标本,包括巨大的花朵和拳头大小的甲虫。在这儿,他们的运动传感器仍没有反应。 忽然,弗雷德停住脚步,接着他很快地打了个手势,示意约翰过来。 他站在一架钉有许多蝴蝶标本的展示架前。这里的地板上,躺着一个豺狼人。它被什么东西压得扁平,早已死去。异星人的背上有个巨大的脚印。无论这脚印是什么东西留下的,它至少有一吨重。 约翰发现地板上有些血渍脚印,断断续续地从豺狼人的尸体一直通向博物馆西翼。 他迅速打开红外线传感器,仔细扫描着四周。可这里并没有热能反应,临近的房间也没有。 约翰沿着脚印追踪下去,井示意队员跟上。 西翼的大厅展示的是些科技产品。这里有静电发动机,墙上显示着量子场的全息图像,宛如一张由矢量箭头和曲线织成的挂毯。角落里摆着一个灰暗的箱子,亚原子跟踪剂在它周围活跃着——约翰注意到这些亚原子的异乎寻常地活跃。这个地方让他想起了致远星上德雅的教室。 一条岔路通向另一个展厅。入口处的弧形门楣上镶刻着“地理”两个大字。 约翰的红外线传感器发现这个展厅里有一个很强的红外光源,屏幕上显示出的是一条极细极薄的线,光线迅速向上飞去,离开了这个大厅,一眨眼的工夫就不见了。士官长也只是匆忙间瞄了一眼。它是如此的明亮,以至于红外线传感器瞬闻过载,自动死机了。 约翰招手让詹姆斯抢占拱门的左侧位置,凯丽和弗雷德殿后井掩护队形的两个侧翼,接着自己靠在拱门的右侧。 他先送出一根光纤探头,将它的数据线略微弯曲,使得探头能侦察展厅每个角落的情况。 这间展厅放置着各式各样的矿物标本。硫磺晶体,弱翠石,还有红宝石等贵重矿产。房间的中央树立着一根未拗光的粉色水晶柱,直径足有三米,高度有六米。 房间另一侧的尽头,有两个生物。士官长一开始并没发现它们,因为它们待在那里一动不动,而且又是那么巨大。他相信肯定其中的一个就是踩瘪了那个豺狼人的生物,它走到这里来了。 约翰经常感到恐俱,不过从没表现出来。因为他总能在头脑中迅速找到理性的答案,随即就会把恐惧感扔到一旁,继续做事……这就是他从训练中学会的行为方式。但这次,他无法轻松地摆脱恐俱。 这两个生物大概有点儿人形,足有两米半高。约翰很难看清它们的体貌特征,因为这两个异星人从头到脚都被幽暗的蓝灰色盔甲覆盖着,其材质和圣约人舰船的外壳类似。它们有儿处皮肤暴露在外,发出清晰可见的蓝色、橙色和黄色的光亮。它们的眼睛是两条裂缝,关节部位看起来也坚不可摧。 异星人的左臂各自举着一张大盾,厚实得就像是飞船的护甲,右臂则拿着一件骇人的大口径武器。这东西大得惊人,仿佛连那生物的手臂都已经融进武器之中。 它们谨慎、缓慢地移动着。其中一个从展品柜中取出块岩石,俯身放进一个红色容器中。与此同时,另一个生物正操纵着一台类似小型能量束发射仪的仪器。激光从仪器中发射出来,穿过弯顶上破碎的窗口,直直地向上射去。 这一定就是红外线辐射的来源了。这道间歇性激光一定能驱散其传送路径上空气里的灰尘——它的能量非常大,以至于约翰的传感器都死机了。这么强劲的激光足以把信息直接送进太空。 士官长慢慢握紧拳头,这是让全体队员保持静止的信号。接着,他又缓慢谨慎地打出手势,让斯巴达们保持警惕,做好战斗准备。 他挥手让弗雷德和凯丽走过来。 弗雷德俯身靠了过来,而凯丽则闪到詹姆斯旁边。 约翰举走两很手指,向旁边一挥,指向房间。 确认灯闪过。 他首先冲了进去,侧移到展厅右边,弗雷德就跟在伯身旁。 詹姆斯和凯丽刻闪到展厅左侧。 斯巴达们猛烈地开火了。 穿甲弹撞上异星人的盔甲,却被弹开。其中一个生物转过身举起盾牌,将它的同伴、那个红色容器和激光发射仪完全保护起来。 步枪的子弹甚至没能在他们的盔甲上留下一个划痕。 一个异星人举起武器,指向凯两和詹姆斯。 那武器发射出的光线让约翰的眼睛暂时失明。他只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同时感到一股热浪袭来。他不断眨眼,足足过了三秒钟才恢复视觉。 凯丽和詹姆斯原本站立的地方交成了一个燃烧的扇形弹坑……他们身后的科学展厅只剩下一片焦炭和灰烬。 凯丽及时躲开了攻击,她蹲在五米外的地方,仍然在射击。可约翰却找不到詹姆斯的行踪。 另一个庞大的生物转身面对约翰。 约翰按下手臂上能量盾发生器的按钮,及时张开能量盾。片刻之后,异星人的武器又射出一道强光。 士官长面前的空气不断闪耀,爆炸连连。热浪将他掀飞,撞破墙壁,又飞了十米才停下来,差点儿撞上另一堵墙。 豺狼人的能量盾发生器变得白炽、发烫,约翰连忙把正在熔化的仪器解下来,扔到一旁。 这种等离子枪,他从没见过。这玩意儿简直和豺狼人用的等离子炮台威力一样大。士官长跳翻来,冲回地理展室。 如果这些异星人的武器和圣约人舰船的等离子炮原理类似,那它就需要时间充能。约翰希望这段间歇时间足够他干掉这两个怪物。 约翰心中仍然感到恐惧——比以往所经历过的都要强……但他的队员还在那里。他必须首先考虑他们的生命,而不是老陷在恐俱感里。 凯丽和弗雷德正围着异星人移动,消音武器不断地吐着火光。很快他们就打完了枪里的弹药,连备用弹匣也快消耗光了。 这不管用。这些武器对这种异星人不起作用。也许近距离发射一枚火能才能穿透它们的盔甲。 士官长的视线转向房间中央,他看了两眼那根巨大的粉色水晶柱。 的翰用通讯器下达命令:“换爆裂弹。”他换好弹药,开始射击——目标是异星人脚下的地板。 凯丽和弗雷德也换好了弹药,朝相同的地方射击。 大理石方砖迸裂开来,下面的木板也变成一堆牙签大小的碎屑。 一个异星人举起武器,准备开火。 “继续射击。”约翰嚷道。 地板破损,弯曲,最终掉了下去。两名巨大的异星人也随之落入地下室里。“快,”约翰说着将步枪背在背上,跑到水晶柱后面,“推!” 凯丽和弗雷德将全身的重量压在石柱上,用尽全力向前推着。但水晶柱只移动了一点点。 詹姆斯从后面冲上来,用肩膀抵住水晶柱,和他们一起努力向前推。他左臂肘关节以下全都感觉到一阵火辣辣的灼热感,但詹姆斯却哼都不哼一声。 水晶柱终于移动起来,一寸一寸挪向地板上的大洞……接着倾斜翻转,掉了进去。它落地时发出一声闷响,还伴有一种碾碎东西的吱嘎声。 士官长从洞边向下望了一眼。他看到一条穿着盔甲的左腿从石柱下探出,而另一边则是不断挥舞的手臂。那两个东西还活着。它们移动得很慢,但并没有停止。 红色容器在洞口边缘摇摇欲坠——约翰没时间抓到它了。 他转头对斯巴达中速度最快的凯丽大声喊:“抓住它!” 盒子落了下去—— ——凯丽冲过来。 在盒子落下的瞬间,里面的岩石也掉了出来,凯丽纵身一跳,抓住了那块岩石。她就地一滚,随即站起身来,手里牢牢地握著那块石头,随后将它交给了约翰。 这东西是一块花岗岩,含有一些宝石状的东西,不断反射着光芒。它有什么特别的呢?约翰把它放进自己的弹药包,接着一脚踢翻了那台圣约人发射仪。 他听到外面响起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和叫喊声,听起来像是一大群咕噜人和豺狼人。 “快离开这儿,斯巴达们。” 他用手搀住詹姆斯,协助他行动。他们跑进地下室,小心确保自己不靠近那两个被钉在地上的巨怪。接着小队通过排雨沟,进入了下水道。 他们在污水中快速行进,一路跑到地下管道系统的边缘、快要进入蔚蓝海岸城外稻田的地方才停下来。 弗雷德在头顶的管壁上装好地回路式无线电收发器,又向外拉了一根简陋的天线。 约翰回头看了一眼这座城市。女妖战斗机绕着高耸入云的楼群不断盘旋。空中那三架运兵船正用蓝色探照灯搜查着下面的街道。咕噜人好像发疯了似的,不断咆哮吼叫。这些声音汇集成一片难以言喻的嘈杂。 斯巴达们走到海岸线,然后进入林木线内,在森林里向南方行进。詹姆斯在路上摔倒了两次,最终陷入昏迷。约翰把他背到肩膀上,继续前进。 路上他们遇到了一支咕噜人巡逻队,不得不停下脚步隐蔽起来。这些异星人直接从他们身边跑过,不是完全没发现他们,就是根本不在乎他们是谁。这些野兽以最快的速度向城市的方向冲去。 当他们快到汇合点时,约翰打开了通讯频道。“绿组队长,我们己进入你的警戒区,正在赶过去。以蓝色烟雾为号。” “准备完毕,就等你了,长官。”琳达回答道,“欢迎回来。” 约翰引爆一枚烟雾弹,随即走进空地。 鹈鹕运兵船完好无损。哈兰德军士和他的陆战队员们正在飞船旁边守卫,被解救的人质也己经安全送进飞船。 蓝组和绿组就藏在附近的灌木和树丛中。 琳达走上来,她挥手示意自己的队员把詹姆斯送进鹈鹕运兵船。“长官,”琳达说,“所有平民己经登舰,随时准备出发。” 士官长需要放松,需要闭上眼好好睡一觉。但他即将面对的是整个任务中最危险的步骤……最容易放松警惕的最后关头。 “很好,再搜索一遍警戒区,确保没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们来到这里。” “是,长宫。” 哈兰德军士走过来,行了个礼。“长官,你是怎么办到的?这些平民说是你们把他们救出城市——从一支圣约人军队身边溜出来,你是怎么做到的?” 约翰神情古怪地点点头说:“这就是我们的任务,军士。” 哈兰德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又转头看了看其他斯巴达。“明白,长官。” 当绿组队长向约翰报告说周围没有异常情况后,所有斯巴达都登上鹈鹕运兵船。 詹姆斯已经恢复意识。有人帮他摘下头盔,让他的头枕在一卷毛毯上。他的双眼因为疼痛而满含泪水,但他仍设法用左手向约翰敬了个礼。士官长向凯丽打了个手势。她配了一服止痛剂给詹姆斯服下。他再度陷入无意识状态。 鹈鹕运兵船升上天空。两轮太阳从远处地平线跃出,蔚蓝海岸城的一切在晨曦中越来越清晰。 运兵船突然直接加到全速,折向南方。 “长官,”飞行员用通讯器向约翰报告,“我们收到多个雷达波信号……大约有两百架女妖战斗机在向蔚蓝海岸城回航的途中。” “我们会注注意,中校,”约翰回答说,“做好承受电磁脉冲和撞击的准备。” 士官长打开了他的远距离无线电收发器。 他迅速键入最后的安全解锁代码,接着将起爆信号发送出去。 第三轮太阳出现在地平线上。一瞬间它遮盖了群星的光芒,接着迅速冷却——由黄色变为红色。最后,黑色的烟尘遮天蔽日。 “任务完成。”他说。

一批名贵的钻石正在市博物馆展出,为保证钻石的安全,博物馆在本来就戒备森严的展览厅里又新增了红外线监控系统,只要有人在非开放时间进入展厅,红外线就会立刻感觉到他的移动,警卫甚至可以在电视屏幕上清晰地看到进入者的图像。

博物馆馆长自信地说,钻石进了博物馆,比进了保险箱还安全。

深夜,经过一天劳累后的警卫们都打起了瞌睡。一个小偷悄悄地溜了进来,那个小偷先不急于走进展厅,而是从口袋里摸出一面小镜子,小心翼翼地沿着墙角来到第一个发射仪面前。他再次观察了发射仪的方向,然后用快的速度把小镜子竖在发射仪面前,一个小小的红点开始在镜子中央闪烁。 他知道现在这个发射仪发射出来的红外线会被全部反射回去,这等于让红外线装置变成了瞎子。用同样的方法,小偷很快搞定了所有的发射仪,他立刻来到大厅中央一人高的宝石展柜前。

“天皇之星”在暗淡的光线里发出夺目的光彩,小偷拿出笔记本电脑,开始破译展柜的密码。5分钟后,密码成功破译,展柜被打开了。 就在小偷把“天皇之星”拿到手上的时候,忽然四周警铃大作,博物馆的大灯一下子全部打开,照得大厅亮如白昼,四名全副武装的警卫冲了进来。 “放下钻石,放下钻石!”警卫大叫 。

“该死!原来钻石下面还有压力感应系统!”小偷开始为自己的鲁莽而后悔。他把钻石揣进口袋,高高举起双手。

“把身上所有的东西扔过来。”警卫高声喊道。

小偷把身上装工具的包、电脑、手表甚至钥匙都扔了过去。

“把钻石放回去!”警卫对他的合作表示满意,继续高声喊道。

小偷犹豫了一下,忽然一猫腰钻进展柜,举起用来托钻石的花岗岩底座,把钻石放在下面,大声叫道:“不要逼我,否则我砸碎钻石!” 警卫顿时面如土色,他们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经过短暂讨论,一个警卫按下了遥控开关,展柜迅速关上。现在,轮到小偷傻眼了。

“既然你不愿意出来,那就在防弹玻璃柜里过一夜吧。”警卫笑道:“晚安,先生,明天会有人来收拾你的。” 第二天,当博物馆警卫带着警察走进大厅的时候,他们惊讶地发现小偷竟然划开玻璃,带着钻石逃走了!

小偷所有的工具都被收缴,他是怎么跑出去的呢?

解析:: 钻石是可以划破玻璃的。

本文由金沙网站手机版发布于小说章节,转载请注明出处:推理谜题,致远星的沦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