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爱一个人是什么样子,你是魔女

《十七岁的轻骑兵》是作家路内最新的作品。小说延续了他“追随三部曲”的主人公路小路,故事也依旧发生在戴城的化工厂,作者用他驾轻就熟的调侃和嘲讽,追忆了十七岁的时光中有过的人物和故事。小说生动准确地再现了十七岁特有的迷茫和别离,并用忽然的伤感来体贴那特有的成长。

图片 1

正如一位论者所评价的:“当我们不可避免地要用“青春”来谈论路小路和路内的写作,首先有必要认识到,在一整个二十世纪,青春都是与中国的政治、历史及未来想象极为密切的关键话语。它不应被后来出现在文学与电影市场中特指的“青春文学”或“青春电影”所窄化。路小路的青春,那些游手好闲、打架斗殴、不可抑制地迷恋风与云朵一样的女孩的反常举动,看似是在持续走下坡路的生活面前无处发泄的本能,背后其实有极为具体的时代精神学与生命政治。”

这几天很多小伙伴在后台给我讲故事,简直是花式虐狗啊。

那年头女孩子也都在头发上下工夫,烫成大波浪,小卷卷,梳个马尾巴,剪个游泳头,诸如此类,但是没有人染发,染发是后来的事情。等到染发流行的时候她们大概都已经长大了。

我一个人受虐心里太不爽了,所以今天就把这些故事写出来,让大家一些被虐。

可是就有一个女孩,她天生长着一绺白头发,后来所谓的挑染。那会儿我们才不知道什么是挑染。她是第八中学的学生,第八中学就在我们化工技校不远处,每天早上她和我们一起汇集在自行车流中,你能看到她的白头发从右侧鬓角上方一直垂挂到肩头,很奇特。为了能够看到她的脸,我们会提前坐在街边的早点摊上喝豆浆,然后等着她来。

虐我最深的,是一位姑娘。

她美丽而沉默。我们当时喜欢辣女孩,我们看了太多的香港录像片,胡慧中、李赛凤、大岛由加利,总之就是《霸王花》那个套路的,被她们揍是件多开心的事,你恨不得身上吊着钢丝与地面平行地飞出去。

她问了一个让我特别想撞墙的问题。

经常和我们玩在一起的闹闹也是个辣女,她心情好的时候允许我们摸她的屁股,心情不好就踢我们的屁股,这很方便于沟通。我们看见那个白头发的女孩就会失去一切办法,因为她压根就不理我们。

她说,和男朋友相爱两年,感情特别好,现在准备结婚了。但是,她很担心一件事儿,一件天大的事儿。

豆浆有两种,咸的和甜的,甜的只需要放糖,咸的需要放上麻油、酱油、紫菜、开洋、榨菜末和油条末,几乎是大餐。飞机头说,坏女孩就像咸豆浆,好女孩就像甜豆浆,口味不同,但她们都是豆浆。飞机头问:“那么淡的豆浆呢?”

看到这里,我好紧张啊,能是什么事儿呢?有家族遗传病?谈过很多男朋友?结过婚?

“那是你妈。”花裤子说。

看到后面,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喝豆浆的时候经常谈起这种鬼话,它们让早晨变得愉快,让枯燥无味的技校时光变得有点润滑了。接下来的一天我们会谈谈姑娘,谈谈钱,谈谈意甲联赛的荷兰三剑客。

这件天大的事儿是:她有白头发,这事儿瞒了男朋友两年,现在要结婚了,要不要告诉他呢?如果告诉他了,他心里不舒服嫌弃她怎么办?可是如果不告诉他,又总觉得在欺骗他,心里好痛苦。

是飞机头首先发现了她,可是大脸猫否定了他的说法,大脸猫说他先看见的。飞机头是我们这伙的,属于人间正义力量的一部分,大脸猫那伙则是反派。我们经常像变形金刚一样打来打去,打得和平世界稀巴烂。根据飞机头的说法,有一天他坐在豆浆摊上,那女孩翩翩地过来,停了自行车,要了一碗甜豆浆。飞机头的嘴里塞满了咸豆浆的各色配料,他对着女孩挤眉弄眼,她根本没搭理他,喝完豆浆跳上自行车就走了。飞机头很纯情的,想跟着她走,但是碗里的咸豆浆不是那么容易喝完的。在她离开的一刹那,飞机头发现她脑袋边上的白发一闪,世界就此照亮。

我脑海里立即闪现了白发魔女的剧照,我觉得挺酷啊,很特立独行啊。很多人的头发不是染成了红色黄色绿色五颜六色吗?那么多颜色都接受了,白色有啥不能接受的?就算不能接受咱还可以染成别的色呀。

大脸猫的说法和这个差不多,有一天他去豆浆摊,刚走进去就看见她撂下一个空碗,背起书包去推自行车。大脸猫说自己被她震住了,由于人太多,在擦身而过的一瞬间她的白头发几乎掠过的大脸猫的下巴。看到她翩翩地离去,大脸猫推了自行车想跟上去,发现轮胎瘪了。大脸猫强调,这件事发生在飞机头之前,他比飞机头更早地遇见那个女孩。

转念一想,不对呀,如果是白发魔女那个样子,男朋友早发现了呀,怎么可能为告不告诉他而纠结呢?

不管哪种说法是真的,他们都没追上她,也没能和她搭上话。

于是我就问:你白头发很多吗?

现在她从我们眼前经过了,现在我们都坐在豆浆摊上但是我们像要饭的,十几个人围着两碗咸豆浆。老板都快哭了。她骑着自行车在密集的人群里一闪而过,那是一个女高中生急着要去上早自修的身影,相比之下,我们这伙技校生显得放浪形骸、无所事事,我们既不需要考大学也不需要找工作,毕业以后直接送进化工厂——因为这么容易,所以这所狗屁学校别说早自修,连早操都没有,国旗都不升,实在是自甘堕落。

姑娘说:不多,平时看不出来。

大飞说:“追。”

我摸了一下自己藏在乌发里的白头发,瞬间觉得自己是罪人。我也好多白头发啊,我居然没告诉老公,这算不算骗婚?

我们一起跳上自行车,像夜幕下的蝙蝠呼啦一下涌上马路。这是一条混合道,两边全是店铺,七十年代的时候它显得很宽敞,到了九十年代初就有点扛不住气势汹汹的人群了,上下班的时候几乎就是一场大派对,自行车占据着所有的空间,包括人行道在内,到处都是车铃声,到处都是车轱辘在滚动。没有一辆汽车敢在这个时候开过这条街,除了公共汽车和大粪车。

这问题真的让我欲哭无泪啊,这TM根本就不是问题好吗?如果有几根白头发就会被嫌弃,估计这世界上99%的人都要被嫌弃。

我们一下子涌上马路,马路堵住了,有人大声抱怨。那些人必须在一大清早赶到单位里坐在那儿看报纸喝茶,否则就会扣掉奖金,那些人根本不在我们眼里。我们追着一绺白发,像吃多了鳖精的傻瓜一样疯狂地穿过他们,然后听见后面的花裤子发出一声惨叫。

姑娘说,我知道他不会嫌弃的,但我就是不想欺骗他。

花裤子最讨厌追女孩,他仅仅是为了赶上我们,不料撞了一个五大三粗的中年人,那个人摔进了马路边晾晒的一排马桶之中,然后他跳起来揪住了花裤子给了他一个耳光。于是我们停下车子,回过头去揍他。趁着这个乱劲,女孩消失了。

我无地自容。

我们这个圈子里最受追捧的女孩叫闹闹,她头发乌黑,明艳动人,芳香四溢,每次看到她我都会想起一串葡萄,夏天从别人家院子里生长出来,越过院墙挂在一群野孩子面前,谁能挡得住这种诱惑呢?

大家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被虐了吗?当然不是因为白头发,是因为从这件事情里,我看到了一个女孩子火热的爱。

她没有和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个谈恋爱,她是众多马路少女中最慈悲的一个,有一天她在电影院门口独自玩游戏机,我们上去搭讪,她就跟我们好在一起了。她比我们更放浪形骸,我们还得勉强应付着念个技校,她根本就辍学了,天天在外面玩。她就是飞机头所谓的咸豆浆。

那是得有多爱,才会把有白头发这件小事儿当成了不得大事儿,纠结痛苦很久,然后还到网上求助?

闹闹说:“什么白头发啊?白头发你们都喜欢?”

真正爱一个人就是这样,在别人眼里芝麻粒儿大的事儿,在她眼里,就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飞机头说:“白得很不一样,就那么一绺,比白发魔女还好看。”

这是得多爱,才会如此在意,才会如此小心翼翼?

大脸猫说:“我先看见的。”

我嫉妒她男朋友,所以心里不爽。现在说出来,心里爽多了。

闹闹说:“你们俩别争了。谁能把她追到手,谁就是正主。”

第二个虐我的,是个男孩子。

飞机头说:“我车技好,我肯定先追到她。”

准确地说,是这个男孩子的前女友。

闹闹说:“你是不是吃错药了,听不懂我说话?我说的‘追’是追求的意思,不是骑着车子追。

姑娘本来是讲她和男孩的爱情故事的,讲到后来,扯到了男孩子的现任,字里行间都是一千一万个心理不平衡。

当然,也没错,你他妈的首先要骑着车子追上她。”

之所以不平衡,不是因为男孩移情别恋爱上了别人,而是因为男孩对现任太TM好了。

昊逼激动地说:“我如果追上了也算一份吧?”

好到什么程度呢?

闹闹看了看少白头的昊逼,每当他骑车的时候那一头凌乱的花白头发就会飘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闹闹说:“我觉得你追不上她,你别以为自己是个少白头,就得找个少白头的姑娘来和你配对。这挺没意思的。”

现任说做梦梦到了草莓,第二天男孩就跑遍所有超市,买一袋草莓回来给现任吃。

昊逼讪讪地说他其实喜欢金发女郎。

幸亏这男孩不是皇帝,不然就是第二个唐玄宗,千里迢迢劳民伤财也得为心爱的女人弄荔枝回来吃。

等他们都走了以后,闹闹让我送她回家。我对闹闹说:“他们根本追不上那姑娘的,八中是个好学校,好学校的姑娘不会和我们化工技校的发生关系。”

现任咳了一声,男孩吓得立即端水买药,顺便悄悄地把假给现任请好了,让她安安心心在家休息。

闹闹说:“你刚才说什么?发生关系?”

现任在商场里多看了某件衣服一眼,嫌贵,没舍得买,男孩第二天借钱也把那件衣服给买回来。

我说:“你别乱想,我说的发生关系就像我和你现在这样。就算这么一点关系,他们也发生不了。他们什么都玩不成的,只会把事情搞砸。”

更让人吐血的是,为了哄现任开心,男孩没事儿就打借条给现任玩,说某年某月借了现任多少多少钱,要怎么怎么还。

闹闹说:“你们这群人里,就数你和花裤子最高傲。”

就连现任的孩子,他都捧在手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我点点头表示认可。有那么一阵子,这个完全没读过什么书、嘴凶手狠的姑娘就是我的红颜知己,她会使用“高傲”、“温柔”、“忧郁”、“内向”这种很书面的词汇,高傲的是我和花裤子,温柔的是飞机头,忧郁的是大飞,内向的是大脸猫。当然还有纯粹傻瓜的昊逼和猪大肠等人。

对,这个现任比男孩大十岁,离婚还带着孩子。

闹闹说:“真奇怪,为什么你们会喜欢一个白头发的姑娘,真的很别致吗?”

而男孩的前任是个90后的大美女,跟他相爱十年。但是这十年,他对她的好加起来,不如对现任的万分之一。

我说我不知道,其实我根本没看到她的模样,接下来的日子我打算追上去看看,到底有多好看。闹闹有点失落,不过她很快又高兴起来,说:“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现在有男朋友了,他是一个开桌球房的老板。以后我可能就不和你们一起玩了,你们就尽情地去追白头发吧。”

所以,不用任何人提醒,姑娘也看出来了,男孩根本不爱她,他真正爱的就是现任。

侯孝贤执导影片《最好的时光》剧照

只有真正爱一个人,才会把她的每一点小事都放大,才会把她的每一点小事都当作了不得的大事去处理。

这下是我感到失落了。其实我喜欢闹闹,如果她愿意和我谈恋爱,我可以忘记白头发的姑娘,可惜闹闹另有所爱了。有那么一阵子,我甚至以为自己会为了闹闹而坚贞一辈子。

只有真正爱一个人,才会不论对错,只要她开心,让自己干什么都行。

然后,追逐开始了。

真TM虐死我了!

第一个追她的人既不是大脸猫也不是飞机头,而是小癞。那天他运气好,还没来到豆浆摊,就看见白发女孩嗖地从他身边超车而过。小癞觉得很诧异,他狂踩脚踏板试图跟上她,可是他很瘦小,他是我们班唯一骑女式自行车的人,他那车子在我们之中就像一群战马里面夹了头驴子。经过豆浆摊的时候,他对着花裤子招呼了一声:“她就在前面!”

所以我对前任的心情简直感同身受啊,那是真的要吐血的节奏,好想拿刀杀人。

花裤子皱着眉头问:“谁啊?”

现在讲第三个虐我的。

“白头发的。”

这又是个姑娘。

“傻逼。”花裤子继续喝豆浆。

咦,发现给我讲故事的都是姑娘,男孩子很少啊。男生得积极一点,顶起半边天嘛,不然整片天都属于姑娘们了。

“我得看清点,我还没看到她的白头发呢。”小癞说完又追了上去。

这姑娘的故事断断续续讲了几天,半夜我都睡了她还在讲。

结果他在有序而密集的车流中变成了一根搅屎棍,先是蹭了一个人的车龙头,接着失去了平衡,一头撞到棵树上。花裤子远远地看着他摔了,就摇头对老板说:“他的绰号叫小癞,是我们化工技校最没出息的一个。”老板说:“他为什么要看白头发?”花裤子说:“他们全都疯了。”

这个细节说明了一个问题,说明她很在意,只有真正在意一件事,才会半夜不睡觉也要找人倾诉。

小癞带着脸上的淤青到学校,我们都笑翻了。那几天学校里在开展精神文明学榜样活动,首先是不许抽烟,其次是让我们把衣服都归置归置,穿牛仔裤的请脱剩短裤绕着教学楼跑步,再次是对发型和胡子的深入调查——那年我们都十七八岁,上嘴唇基本上都长出了绒毛,这很不雅,老师要求我们把绒毛刮掉,这样就变成胡子了,就可以按照胡子的管理办法来统一思想,很简单,谁他妈的都不许留胡子。我最倒霉,用了我爸爸的剃须刀片把自己嘴巴周围弄得全是血杠,我爸爸那剃须刀比菜刀还可怕。我们被这些规矩搞得头昏脑胀的,然后看到小癞就想起那个白头发的女孩了。

早上起来一看留言,果然,女孩傻傻地爱着一个男孩。

第二天早晨,我们全都暴露出干净、俊朗、像冷冻柜台的鸡屁股一样的下巴,坐在豆浆摊上看女人。

为什么我说傻傻地爱着呢?因为他们的故事很狗血,总结起来就是:男孩不怎么待见女孩,但是女孩就是想和男孩在一起,他到哪儿,她就追到哪儿,反正,只要和他在一起,就是晴天,不然天天下暴雪。

她再次出现,这次我们没犹豫,扔下手里的碗,全都扑了上去。我追在第一个,我他妈穿梭在一片自行车的巨流中,觉得她离我越来越远。这太诡异了,我骑的是二八凤凰,可以在公路上和卡车比速度,但我竟然追不上一个念高中的女生。所有的行人都在挡我的路,所有的人都像是技校里的老师一样跟我过不去,我使出浑身解数,忽然看见大脸猫的车子超过了我。

但是两个人的感情并不好,在一起经常吵架。男孩的恶,简直可以说上一天一夜,比如她哭了他无动于衷,她半夜下火车他不肯去接,他把她的工资全部花掉。

我大叫:“大脸猫,加油!”

女孩子呢,心甘情愿接受他的恶,每天省吃俭用,连瓶水都舍不得喝,把钱全部攒下来给男孩花。

大脸猫说:“去你的傻逼,你只配像条狗一样送闹闹回家。”

有一次他们又吵架,女孩一直哭,连晚饭也没吃。

我很生气,我试图追上大脸猫,照着他的自行车上踹一脚,但是大脸猫风驰电掣地越窜越远,后面大飞气喘吁吁地跟上来,对我说:“你有没有发现,大脸猫换了一辆新车?”

男孩忽然心血来潮,要骑着自行车带她去兜风。女孩脸上还挂着泪,可是心里高兴得不得了。坐在他的自行车后座上,心里有风呼啸而过,把所有的委屈难过全都吹得不见踪影,只剩下满满的欢喜。

这时我才注意到,是的,崭新的二八凤凰。我希望这个傻瓜不是为了白头发的女孩而换车,这太奢侈了,这简直比杨过还痴情,这份痴情会让我有点妒忌。但是我操,他竟然嘲笑我和闹闹,虽然闹闹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已经不是很高但也轮不到大脸猫来嘲笑我。我不理大飞,继续追他,在十米以外的弄堂里忽然气势汹汹地开出一辆大粪车。它是来工作的,它才不管谁上班下班,它在清凉的早晨吸光了公共厕所里的大粪就会像个醉鬼一样横冲直撞滴滴答答地去向另一个厕所。我们像见到了妖怪,同时捏闸,我他妈的差点从车龙头上翻出去,然后看见前面的大脸猫连惨叫都来不及就一头撞到了粪车上。

她自己觉得很奇怪,明明上一秒还在难过,为什么只要往他的身边一站,就觉得心快乐得要飞起来呢?

之后的日子,春雨中的道路变得异常湿滑,人们都穿着雨披,看不清他们的脸。早晨喝豆浆的时候我们会感叹,神经兮兮的大脸猫,他在粪车上撞断了一根锁骨,住到医院去了。没有了他,气氛显得和谐,下雨天也使我们比较平静。

傻瓜,因为爱呀。

我们有点想念闹闹,都知道她谈恋爱了。飞机头说,那个桌球房的老板看上去挺有钱的,其实是个乡巴佬,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情趣,他甚至连桌球都不会打。他妈的一个开桌球房的竟然不会打桌球。

年轻的女孩子,总是爱得笨拙而又热烈。或许有一天,她会长大,会明白有些男人根本不值得爱,不会再那样毫无保留地付出,会在爱情里斤斤计较。但那一刻,她就是真正地爱着一个人的啊。

花裤子对飞机头说:“其实闹闹最喜欢的是你。”

虽然结尾不美好,但我被那一刻的爱深深感动。只有真正爱一个人,才会愿意为他做一切,只有真正爱一个人,才会即使有委屈,也会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快乐得要飞起来。

飞机头说这不可能。花裤子说:“闹闹亲自跟我说的。可是你去追白发魔女了。”自从大脸猫摔断锁骨以后,她就有了这个绰号。

只是很遗憾,真正爱一个人,并不见得一定会得到对方真正的爱。

飞机头虽然很纯情但他想不明白这种事情,他智商不是很高。为什么闹闹最喜欢的偏偏是他,为什么这件事不是由闹闹说出来,而是花裤子这个扫兴的家伙?我们也跟着一起糊涂了。花裤子不屑地说:“你们是不会明白的,世界上只有一个闹闹,但是你们这群白痴在马路上追来追去的女孩,不管是白头发还是黑头发的,都有成千上万个。懂不懂这个道理?”

但有过这样的感受,本身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不是吗?

这下飞机头沉默了。大飞一拍桌子说:“花裤子你知道个屁,其实闹闹在外面有很多男人的。她跟我们只是闹着玩的。”

关于爱情,有很多的计较,有很多的权衡,有很多的失望,也有很多的心冷。但是,无论爱情变得多么糟糕,总有一些人,会真正地爱一个人,也总有一些人,会被别人真正地爱着。

我们都沉默了。这时有人停了车子,走到豆浆摊的雨棚下面,那人撸下了雨披上的帽子,露出一头湿漉漉的头发。魔女再次出现。我们目瞪口呆地看着她甩了甩头发,鬓角的一绺白发像弯刀一样闪过。她对老板说:“甜豆浆。”

真正爱一个人的样子,是那么容易辨别,是那么地与众不同,是那么地让人心醉。

现在我们不再谈论闹闹。魔女就坐在我们旁边的桌子上,很慢地喝着豆浆,有一点白色的蒸汽从碗里飘起来迷住了她的眼睛,她微微抬起头,但是并没有看我们一眼。这样子太像一个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了。飞机头发了一会儿呆忽然站了起来,又坐了下去,忐忑不安好像他的心跳已经影响到了屁股。剩下的我们都是被点了穴的蟊贼。她真的很美,很不一样,与她相比闹闹显得粗俗而轻薄。我给自己点了根烟,重新开始思索自己是不是应该去喜欢一个比较清纯又比较严肃的姑娘,这对我来说已经是一碗夹生饭了。她旁若无人,在我们的注视下喝完了自己那份豆浆,然后站起来付钱,然后走出推车,然后忽然转过头来对我们说:“别再跟着我了,我爸爸是公安局的。”

如果一个人真正爱你,你一定能够感知到。如果你真正爱一个人,对方也一定能够感知到。

那样子真是严肃极了。一直等她消失了,花裤子才缓缓地说:“你们是不是很自卑?”

如果你感知到了却无动于衷,只能说,你不爱对方,那么,请给对方一个答案,让他离开,不要伤了真正爱你的人的心,不要利用那份爱,来满足自己的虚荣。

在我们十七八岁的时候曾经追逐过很多女孩,她们无一例外地感到慌张,感到自己就要掉入一群狼的包围中。事实上我们也是这么干的,我们喜欢骑着自行车在大街上耍流氓,前后左右包夹住女孩,有一次真的把人给吓哭了,还有一次我们遇到了见义勇为的群众,围了上百号人抓住了我们之中最倒霉的某一个,绑在电线杆上直到警察出现。这件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玩,玩久了你会觉得厌烦,你看见她们那种厌烦的眼神会觉得自己像那辆大粪车,每一个早晨,在空气很好的时候,它都会例行公事地窜出来,看上去永远不会自卑,也不会惭愧。

如果对方感知到了你的爱,却无动于衷,就是他不够爱你。那么,请转身,优雅地离开,去寻找真正爱你的人。

有一天我独自去找闹闹,在桌球房污浊的灯光下,她烫了一个很夸张地波浪头发,看起来大了不止五岁,人们吐出来的烟气似乎全都在她的头顶缭绕。我说:“这发型显老。”

但愿此生,你们都能真正地爱一个人,也都能被一个人真正地爱着。

闹闹无所谓地说:“白头发的姑娘追到了吗?”

如果你真正爱的人,正好也真正地爱你,那就结婚吧。

我说:“没有,我们这次遇到魔女啦。花裤子挨了耳光。大脸猫追她,撞上大粪车骨头断了住医院。小癞撞到了树上。还有老土匪也追过她一次,结果不小心追进了八中,被人家当流氓扭送派出所了。都没有好下场。”

闹闹大笑起来。

后来我问她,是不是真的最喜欢飞机头啊?闹闹说没有这回事。我说这是花裤子讲的,我只是来求证一下。内心深处,我一直以为闹闹最喜欢的是我。闹闹有点烦我了,说:“我男朋友快要回来了,别再缠着我了,他是个流氓,生气了让你死得难看。”

这么一来,闹闹也显得严肃了。

“我才不怕,我也是流氓。”我开玩笑说。

“拜托,你只是化工技校89级机械维修班的一个……小学徒。”闹闹说,“你会去工厂里做学徒的,对吧?”

我很生气,她说完这句话就拿着球杆去照顾生意了,看上去已经完全变成了桌球房的老板娘。在我眼里她从葡萄迅速变成了一粒葡萄干,我想我只能离开了。起初我有点难过,后来也就好了,我想世界上并不只有一个闹闹,花裤子说错了,从来就没有一个闹闹,甚至连现在的闹闹都只是半个闹闹,她会逐渐变得更少,变成一个不是闹闹的闹闹。这事情说起来有多绕吧?

(本文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十七岁的轻骑兵》

本文由金沙网站手机版发布于小说章节,转载请注明出处:真正爱一个人是什么样子,你是魔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