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头发夏日,洁白的黎明先生

如果女人是一本书男人首先要看的是版权页……出了商场,太阳还挂在半空,距离晚会的时间还远。"文汐,我家就在附近,难得在这里遇到你,到我家坐坐好吗?"李涵芝说。"好呀!好呀!"郁文汐高兴的答应,她很想和这个未来的母亲多些时间沟通,到她家坐坐,顺便认识一下家门,等爸爸和她结婚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李涵芝带路,两个人走在便道上,很快到了李家所在的小区。李涵芝住二楼,她们上了楼。李涵芝掏出钥匙,打开一扇防盗门。一进门,看到很宽敞的走廊,来到大厅,34英寸的彩电,旁边是很别致的音箱,屋子装修的很好,和戴家炜的小住宅相比,一个是天上,一个是地下。李涵芝示意郁文汐坐在沙发上,她跑到隔壁房间冲茶水去了。郁文汐打量着屋子里的一切,一股莫名其妙的冲动,迫使她想打量一下所有的房间。她站起身,走出大厅,来到李涵芝的卧室,一些奇怪的装饰品,飞入了她的眼睛。郁文汐细细打量着面前的装饰品,那不是别的东西,是一系列非常漂亮的童装,难道李阿姨在搞儿童服装研究?怪不得爸爸为她购买圣诞童装,还说她有收藏童装的嗜好。郁文汐想,觉得自己刚才的推理不大可能,因为她从来没有见爸爸提起过李阿姨在搞这方面的研究。她来到李涵芝的床头,一个毛茸茸的小熊猫,躺在枕边。那是一个玩具,该不会李阿姨在搞玩具设计?郁文汐随手拿起可爱的小熊猫。小熊猫紧紧闭着小嘴,眼睛一直笑的弯弯,似乎在调皮的说,我有很多的秘密,你想知道吗?傻丫头!"文汐,茶水冲好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李涵芝已经站在了郁文汐的身后。郁文汐一怔,她回头,望着李涵芝的脸,白皙的皮肤,双眼皮,大眼睛,面部的弧度很美好,多么漂亮的一个女人。现在,她开始感觉面前的女人笼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郁文汐拿着手里的小熊猫,说:"李阿姨,这个熊猫宝宝很可爱。"李涵芝望着郁文汐手里的熊猫,片刻,缓缓的说:"是呀,这个熊猫宝宝确实很可爱。""如果小豆豆能有这么一只可爱的熊猫就好了,她一定会很喜欢的……"郁文汐随随便便的说。李涵芝一手夺过了熊猫,望着郁文汐,淡淡的说:"文汐,茶水好了,咱……咱们去喝茶。"郁文汐不知道为什么,李涵芝为什么要从她手里抢去熊猫,似乎很害怕她把这只熊猫拿走送给小豆豆。一只玩具熊猫,有什么值钱的?李阿姨也太小气了。郁文汐望着一件件漂亮的童装,忽然发现,那一系列的童装,渐渐的从小变大。最小的,适合满月的婴儿,最大的,也只适合四五岁的儿童,没有再大的。郁文汐一肚子疑团,真想问一个究竟,被李涵芝刚才抢熊猫的举动弄的很尴尬,满肚子的疑团,也不好意思再问了。"文汐,茶水好了,再不喝就凉了。"李涵芝又说。"哦,谢谢李阿姨。"郁文汐来到大厅,两人一起喝茶,边喝边聊,毕竟是同龄人,有着共同的语言,共同的话题,她们很谈的来。她们的谈论对象主要是郁文汐的爸爸,也是李涵芝未来的老公。"文汐,"李涵芝望着她,"你现在有男朋友吗?"郁文汐发现李涵芝将话题转了方向,她羞涩的摇了摇头,说:"我没有男朋友,我的年龄还小。"郁文汐说话的同时,她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男人的身边,还有一个四岁的小女孩儿。李涵芝直勾勾望着郁文汐的眼睛,强烈的目光,似乎要把她心灵的窗户穿透。"文汐,你真的没有男朋友?"她又问。郁文汐笑了,又一次声明:"我真的没有。"李涵芝喝了一小口茶水,脸上呈现一种难以名状的微笑,说:"文汐,我发现你已经有了意中人。""哦……"郁文汐脸红了,她低下了头,脑海里那个男人的影子,不住的回荡。"文汐,如果你喜欢一个人,就一定要让他知道,爱情这东西是很脆弱的,如果你爱他,千万不要装作不爱,如果你不爱,千万不要装作爱,感情来不得半点虚假,你要知道,一个女人,永远不会从自己不爱的人身上获得幸福……"李涵芝一口气说了许多话。郁文汐细细品位着李涵芝的话,难道李阿姨曾经受过感情的挫折?据爸爸说她曾经结过婚,一个25岁的漂亮女人,当然不会只经历过和爸爸这场爱情了。郁文汐想着,感觉面前的李阿姨对那名男子的感情还是很深的,令她至今难忘。哎,总之都过去了,相信爸爸会好好爱她的,一定能够扶平她感情的伤痕。李涵芝看看手表,下午5点钟了,到了下厨房的时间。她望着郁文汐,说:"文汐,你难得来我这里一次,今天我给你露两手!"说着,李涵芝来到厨房,郁文汐也跟了过来,问:"李阿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李涵芝对她一笑,说:"你只管陪我聊天好了,我一个人足够……"她一边和郁文汐谈话,一边打开冰箱,熟练的取出东西,在案子上切好,打开煤气,从容不迫的做着每一道菜。三菜一汤,很快端了出来。郁文汐望着色、鲜、味俱全的三菜一汤。李涵芝用手指着每一道菜,说出了它们的名字:"酒醉猪腰丝……海参烧中段……田螺嵌猪肉……黄瓜香肠汤……"这一套餐,冬季在北京最流行,吃起来鲜美而不油腻,黄瓜香肠汤更是非常鲜醇,且很经济实惠。郁文汐津津有味的吃着,感觉李涵芝的手艺不错,做出的味道和戴家炜差不多。如果做厨师,也能算上一个好厨师了。有这样的好手艺,将来等她和爸爸结了婚,全家就幸福了。两个人边吃边聊,她们在一起,似乎有说不完的心里话,郁文汐感觉,面前的女人,不像妈妈,更像姐姐。晚饭过后。郁文汐和李涵芝一起去了学校。学生们开始准备圣诞晚会了,所有的课桌,都被拉到了墙边。上面堆满了水果、瓜子、糖果……郁文汐和高宇东被老师任命为晚会主持人,他们俩虽然已经反目成仇,但在表面上,合作的很融洽。开场白以后,同学们的节目都很精彩,毕竟是音乐学院的学生,个个身怀绝技,有的用口琴搏得了喝彩,有的抱起吉他,赢得了掌声。戴家炜静静的坐在角落里,缓缓嗑着瓜子,一言不发,似乎晚会的节目与他无关,他只是一个观众。学生们开始邀请今天的嘉宾——李涵芝小姐,为大家献上一曲。李涵芝拿起麦克风,选定了一首叫做《你我之间》的歌曲,随着一阵优雅而节奏的音乐,开始唱了起来……同学们爆发热烈的掌声,所有人的目光,拴在了李涵芝身上。班上几个捣蛋的男生,朝她使劲鼓掌,吹口哨,都想见识一下今天的嘉宾究竟有多大本事。李涵芝,站在教室中央,朦胧的灯光,烘托着婀娜的身段,她,大方的弄着优美的舞姿,水汪汪的目光,大方的流盼着观众,手里的麦克风,随身体的摇动而轻舞……流水般动人的嗓音,从她喉咙里流出,略带女性特有的磁性,流淌在整个教室内,环绕在每一位观众的耳边。来到你熟悉的窗前想把心里的话再说一遍看不到你往日的笑颜只有雨中沉默的窗帘我又见到你迷蒙的双眼知道昨天的梦已经改变听不到你想要的期盼我们再也不能回到从前等着今天变成昨天看着往事越走越远你我之间就像风筝在岁月里断了线再让我回到相遇的从前依然把你深深的眷恋不要和我划清界限至少还有思念的空间再给你一次坚定的信念好好藏在心里许多年不要离我好远好远至少还有未知的明天歌曲的上半部分唱完了,观众们热烈鼓掌,掌声过后,他们细细捕捉着下半部分的歌词……当你唱起别离的歌我只能弹着伤心的弦你我之间是否已经划下一笔休止线再给你一次坚定的信念好好藏在心里许多年不要离我好远好远至少还有未知的明天……一首歌曲完了,她大方的微笑,露出一脸妩媚……又是那几个捣蛋的学生,使劲朝她鼓掌,不住的吹口哨,还一个劲儿喊:"李小姐,再来一首!我们没有听过瘾,再来一首……"她深深对同学们鞠上了一躬,谢绝了那些捣蛋学生的邀请。郁文汐走到她跟前,使劲攥住她的手,说:"太棒了,太棒了,我为你感到很自豪!"李涵芝重新坐在座位上。郁文汐望了墙角的戴家炜一眼,只见他嘴里叼着一颗烟卷儿,目光朦胧的抽着烟。天哪!学生抽烟是学校禁止的,更何况是在教室,虽然学校抽烟的男生很多,在教室明目张胆抽烟的人,郁文汐从来没有见过。幸亏此时老师还没有来,她很害怕戴家炜这个"违章"的行为让老师看到。于是,心生一计,站在讲台上,对着所有的同学,说:"下面,我们来做一个游戏!"同学们听到游戏,顿时来了精神,细细倾听着。郁文汐拿出一叠小纸片,说:"这些纸片,上面写着所有班上同学的名字,我抽出谁的名字,谁就得拿起乐器,为大家弹奏一首曲子。"同学们拍手称快,有的愿意被点上,希望得到一个自我表现的机会,有的害怕被点上,担心自己的水平拿不出手。只有戴家炜一声不响,静静的坐在教室的角落里,默默的,一声不吭。袅袅的烟雾,环绕在他身子的周围。刚才李涵芝唱的那么精彩,都没有引起他的兴奋,郁文汐看着他,将事先做过记号的纸片抽了出来,说:"戴家炜同学,你来表演一下你的绝技。"戴家炜猛的一怔,似乎从梦中惊醒,烟卷儿从手里掉在了地上,他没有听清刚才的要求,傻愣愣的望着面前的"女主持人"。郁文汐知道他刚才在走神,于是又耐心的重复了一遍,说:"戴家炜同学,你来选择一种乐器,然后拿出你的绝活,让大家欣赏一下。"戴家炜走上台,望着摆在自己面前的乐器,有电子琴、口琴、笛子、吉他、萨克斯,他看了,一再摇头。郁文汐不解的问:"家炜,你想选择什么?""我……"戴家炜吞吞吐吐的说:"我……我……我最擅长的不是这些东西……"没等郁文汐说话,站在一旁的高宇东冷冷一笑,说:"你说自己不会不就得了?还找什么借口?这里的乐器,不管是手弹的,还是口吹的,全有了,你还想找什么?"郁文汐不高兴了,她瞪了高宇东一眼,然后,一双充满鼓励的眼睛望着戴家炜,说:"家炜,你到底想用什么乐器?""我想找古筝,我最擅长的是古筝。"他说。郁文汐望着他,看出了他虚假的实力,明白他是在找一个脱身的借口,于是说:"真不巧,我们晚会上没有准备古筝,你表演一下别的节目好了,唱歌,或者给大家讲个故事都行的……""慢!"高宇东说:"戴家炜,你不是要古筝吗?我这里有!"他说着,走到墙角,从一个大皮箱内取出一架古筝,拿到戴家炜跟前,不怀好意的笑着,说:"家炜,现在,该你露两手了,我们等着看呢,呵呵……"郁文汐后悔自己给戴家炜开这样的玩笑,让高宇东钻了空子,她感到胸中憋满了闷火,真想过去狠狠打高宇东两个嘴巴。戴家炜脸红了,他哆嗦着接过古筝,放在桌子上。然后,缓缓坐定,手指去摸古筝的琴弦,杂乱无章的音乐,从他的手指下蹦跳了出来……同学们大笑了起来,议论纷纷,个个用嘲笑的目光射向他。天哪!他根本不会弹琴,一点都不会!此时的他,面红耳赤,头低低的垂着,试图寻找可以脱身的地缝……"哈……"高宇东大声笑了起来,说:"既然不会,早些承认不就完了?还故意逞能,哈……"郁文汐瞪着高宇东,说:"请你对同学放尊重一些!"班内的学生都在笑,他们知道此时的高宇东是乘机报复,戴家炜这下丢了人。"哈……"高宇东一直在笑着,为了显耀自己出众的一面,拿起了古筝,很有意境的弹奏了起来,他的琴声,沉重而富有节奏,搏得了很热烈的掌声。最后,高宇东将头一扬,潇洒的昂着脑袋。在郁文汐看来,他昂头"卖帅"的动作,最丑陋不过了。郁文汐拉住戴家炜的手,当着众人的面说:"家炜,你既然有勇气站出来,就应该得到奖品!""不,文汐,我本没有勇气,是你强迫我出来的。"戴家炜幽默的说。"不管怎么说,我要送你礼物!"郁文汐坚决的说,将精美的礼品盒递到戴家炜手里。戴家炜接过礼物,笑了,他悄悄凑到郁文汐耳边,小声问:"里面是什么?"郁文汐轻轻的告诉他,说:"一条拴狗绳,将来买一只小狗,用它拴住。""太好了!"戴家炜高兴的挥舞着手里的礼物,当着所有的同学大声宣布:"我很希望得到这条拴狗绳,因为我很喜欢养狗!""什么?拴狗绳?有送拴狗绳做礼物的吗?戴家炜,打开呀!让我们开一下眼界!看看拴狗绳是什么样子的……"几个男同学好奇的喊。戴家炜当着众人的面,将窄长的盒子打开,一条长长的东西被拉了出来……大家定睛一看,郁文汐送的礼物,原来是一条很有款式的深色领带。

如果爱你是错我愿一错再错……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一个透明的早晨,窗外已经一片白茫茫。孩子们的欢笑,比往日更加热烈,小豆豆兴奋的跃起,拉着郁文汐的手,奔跑在晶莹闪亮的大地上……洁白装束的法国梧桐,向远处眺望,试图望到自己的故乡。时间,总是悄悄的溜走,并且溜的很快,郁文汐和小豆豆在一起三个月了,她们彼此有了感情,谁也舍不得谁。郁文汐捧起地上的雪,望着小豆豆,说:"这雪多么洁白,咱们堆个雪人吧。""好呀!好呀!咱们堆雪人,堆雪人!堆雪人……"小豆豆高兴的手舞足蹈。戴家炜走了过来,手里拿着铁锹,说:"堆雪人,也要算我一个。""不……"小豆豆使劲摇手,说:"这是我和妈妈之间的游戏,不要你来参加!"妈妈?是的,小豆豆早就开始管郁文汐叫做妈妈了。戴家炜看了郁文汐一眼。她的脸,娇羞的红了,一股难以名状的美丽,笼罩在她的脸上。她苗条的身子,站在一尘不染的大地上,是清水出芙蓉,让人想起世界上最纯净最美丽的东西。戴家炜递过手里的铁锹,准备早餐去了。郁文汐拿起铁锹,堆起了雪人,一群孩子们过来凑热闹,几对"大学生夫妻"也跑来帮忙。美丽的雪人,很快显身了。小豆豆用一颗红萝卜当作雪人的鼻子,两颗黑色棋子成了雪人的眼睛,一个精神抖擞的雪人成了他们的伙伴。孩子们高兴的笑了,把冰封而沉寂的大地笑活了……早餐过后。小豆豆被送到了幼儿园,戴家炜和郁文汐一起去了学校。高宇东看到郁文汐,他开始纳闷,三个月了,郁文汐的身体,依旧看上去苗条美丽。他预料自己又一次中了戴家炜的"奸计",于是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将郁文汐重新搞到手,不然的话,就便宜了那个"阴谋家"。他想着,苦苦思索着计策,心不在焉的坐在教室里。小张老师悄悄走到高宇东跟前,拍了拍他的身子。高宇东猛的一怔,望着小张老师,说:"老师,您怎么来了,现在是自习课……"小张老师笑了,说:"是呀,现在是自习课,可是你忘了今天有什么活动吗?""哦!"高宇东恍然大悟,明天是圣诞节,今天晚上还要举行一年一度的班集体圣诞晚会呢!"你这个做班长的,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掉呢!人家文艺委员,早就把节目准备好了,你们没有沟通吗?"小张老师说。文艺委员是郁文汐的差事,他已经三个多月没有和她说一句话了,他望了她一眼,只见她正在跟戴家炜一起聊天。圣诞节快到了,学生的心思,全用在了娱乐上,很少有人再去抱着考研辅导的东西,教室里有说有笑。"宇东,怎么不说话了?矛盾归矛盾,工作归工作嘛!都是同学,做不成情侣不至于要反目成仇……"小张老师讲着大道理。在学校,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这对男才女貌的恋人分手了,美丽的女学生,爱上了别人,并且同居了。人们的舆论,让高宇东无法抬起头,他本来是个很要面子的人,看到别人对他说三道四,尤其是说他的女朋友跟别人同居,那是一个男人比天还大的耻辱。我真的比那个男人差吗?他总是这样想,我究竟输在了什么地方?他很不服自己遭受的"判决"。小张老师一直说着话:"宇东,你是个有能力的学生,在这次活动上,一定要把自己的才华展示一番,才说明你是一个男子汉。"小张老师这句话,深深印在了高宇东心里,对呀,现在是我展示才华的机会了,我一定要在圣诞晚会上,当着班集体所有的学生,把我失去的面子找回来,这样才是一个英雄。我一定让郁文汐知道,抛弃我是她一个错误的选择,论我的才华,我不信比不过那个臭流氓,我要在圣诞节让他出丑,让他当着众多学生的面出丑。他想着,脸上露出了不宜察觉的微笑。下课铃声响了。教室里更加喧闹了,同学们都盼望着晚会的到来,有的同学挤在一起,哼起了晚会上即将登台演唱的歌曲。郁文汐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显示的号码,哦,是爸爸。她接听了爸爸的电话,教室里的噪音实在让她听不清楚对方的话语,于是,她只好走出了教室。"文汐,现在下课了吗?"郁先生问,显然害怕打扰女儿上课。"哦,刚下课。"她说。"明天是圣诞节,我想买一些礼物送给你。"郁先生说。"哦!爸爸你真好!处处想着女儿,你现在在哪里?"她兴奋的问。"我正在你的楼下,你下了楼,就会看到我。"郁文汐兴奋的冲下楼,看到爸爸的车停在楼下,她走过去,趴在车窗前。"爸爸,我的礼物呢?"郁文汐迫不及待的问。郁先生笑了笑,说:"文汐,爸爸想现在带你去买,不好吗?"郁文汐打开车门,滋溜,钻进了车里。"爸爸,你准备带我去哪里?""去北京最大的购物商城……"郁先生说,发动了汽车。汽车左弯右绕,穿梭在圣诞节装束的街道上。美丽的圣诞树,摆放在大街的两旁,西方人的节日,在中国也流行了起来。他们来到购物商城。圣诞节购物的人,把商城填满了,达到了空前的兴隆,圣诞节的礼物,也成了最有卖点的商品。圣诞节,严格来说,不是西方人专有的节日,而是有钱人专有的节日。不像春节,所有的中国老百姓都能够参加,一盘饺子,就能度过一个温馨的节日。而圣诞节,除了礼物就是狂欢夜,只有在富裕的大都市才能披上神气的盛装。如果在偏远的乡村,在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的地区,有心思购买圣诞礼物才怪呢。"文汐,你想要什么?快跟爸爸说。"郁先生问。郁文汐的眼睛,望着一套很漂亮的圣诞童装。郁先生看出了女儿的心思,很严肃的问:"文汐,你是不是还和那个带孩子的男人在一起?"郁文汐没有说话,看到爸爸严肃的目光,不好隐瞒他,只有点头承认。"文汐,不是爸爸说你,你找男朋友爸爸不反对,为什么偏偏找一个带孩子的男人,难道你想一进门就做现成的母亲吗?现在社会上的竞争如此严峻,应届毕业生,找一份养活自己的工作都很难了,还要养活一个孩子……"郁先生滔滔不绝的说了许多话。郁文汐很不高兴的望了爸爸一眼,没有说话,转身要走。"文汐,你要去哪里?"郁先生拽住了她。"不用你管!"郁文汐任性的说,继续往前走。"站住!"郁先生说,"你看我手里是什么?"郁文汐回头,只见爸爸手里拿着那套圣诞童装,她和戴家炜的事情,本来没有向爸爸明确透露,怎奈爸爸早就看穿。现在,爸爸只知道她和戴家炜交往,并不知道他们已经住在了一起。任何一个做爸爸的都无法忍受未婚的女儿和别的男人住在一起。虽然他们住的不是一间房,但用他人的目光看来,那就是同居,会很自然的与性生活联想在一起。更况且他们居住的地方是"大学生夫妻部落",更会使她脱不开清白,一旦让爸爸知道,肯定被大骂一场的。郁文汐和戴家炜的关系,只能说是最要好的朋友,并不是恋人,因为他们目前还没有拉上手。只感觉两个人在一起很和得来,有说不完的心里话,这也许是爱情的前奏曲。郁先生已经买下了漂亮的圣诞童装,其价格贵的吓人,要花去1800元人民币,他为了不让女儿生气,只有很痛快的掏钱。"文汐,还生爸爸的气?"郁先生讨好的问。郁文汐缓缓笑了,她明白爸爸一心为了她着想,害怕她跟错了男人。作为一个女人,最害怕的不是事业的失败,而是选男人的失败,一旦选错男人,女人的一生就完了。郁文汐看了看爸爸的脸,对爸爸笑了。郁先生正准备走,忽然又想起了一样东西,他又拿了一套圣诞童装,付了钱。"爸爸,你又买一套做什么?也要送人吗?""你一套,涵芝一套……"郁先生说。"她要童装做什么?她是单身的女人呀!"郁文汐又问。"她没有让我为她买,但她喜欢收集童装,那是她的嗜好,就像咱们喜欢集邮一样。"郁先生说。"哦……爸爸,你真会讨好人,怪不得李阿姨那么年轻漂亮的女人,都会喜欢上你!"郁先生被女儿一句大逆不道的话说的有些脸红,他摸了摸自己的眼镜,潇洒的说:"给予比接受更有价值!""爸爸,"郁文汐笑着说:"你总在给予,什么时候才能够接受呢?"郁先生又笑了,说:"先天下之舍而舍,后天下之得而得也!"父女俩笑到了一起。郁先生手机响了,是公司打来的,有急事,他必须马上回公司,本来打算带女儿好好逛一逛的,真扫兴。郁文汐看着爸爸的脸,读出了爸爸的不快,马上安慰说:"爸爸,你回公司吧,以后还有的是机会。"郁先生使劲拍着女儿的肩膀,他点头,对女儿的回答感到很满意,从身上摸出钱包,掏出1000块钱,塞进女儿手里,说:"爸爸不能陪你了,你想买什么就买,钱不够的话,改天我再带你来。"郁文汐微笑,接过爸爸手里的钱。郁先生望着女儿,又说:"文汐,等你把童装送给那小孩儿以后,就不要再和那个男人来往了!以爸爸的预感,那个男人会毁掉你,你知道吗?"郁文汐怔怔的后退了两步,一双任性的怒目对着爸爸的脸,她没有说话,无声的对爸爸咒骂着。"文汐!"郁先生轻抚女儿的脸,又说:"爸爸是为了你好,等你长大了,心理上成熟以后,就会明白爸爸的一番苦心……""你走开!"郁文汐大逆不道的说:"我不希罕你管我!我和谁在一起是我的自由!"她转身走了,手里紧紧攥着圣诞童装和爸爸给的钱,她明白,这才叫做聪明,爸爸是有钱的,他的钱,不用白不用。郁先生知道自己的女儿被娇惯坏了,像一只小刺猬,望着愤愤离开的女儿,他只有苦涩的咧着嘴。郁文汐独自一人走着,她没有离开商场,而是寻找自己想买的东西去了。忽然,一个眨眼的东西,吸引了郁文汐的目光。她走近,花600元买下了那个令她感兴趣的东西,并吩咐售货员为她包装成礼品,她准备把它送人。因为爸爸说的,给予比接受更有意义。是的,舍得、舍得,没有舍,哪里有得?只有肯懂得舍弃的人,才能有得到的机会。对呀,将物舍于人,人必奉还一物,此乃人之常情也。她想着,拿着礼品盒偷偷发笑。一个人,在轻轻拍她的肩膀。她回头,望向来者。出乎她的意料,竟然是李涵芝,尽管爸爸经常提起她,可目前,郁文汐对这个未来的母亲只见过两次面。"文汐,买什么了?这么高兴。"李涵芝问。"哦……"郁文汐手里比划了一下礼品盒,诡秘的说:"一条拴狗绳,我准备送人的!"李涵芝笑了,她会意的望着未来的女儿,说:"你真开心,我要能够像你们年轻人一样多好。""李阿姨,"郁文汐说:"你和我是同龄人呀,你怎么了?比我才大5岁嘛!"李涵芝又笑了笑,说:"5岁就是5岁的差距,一个人因为5年会改变很多,年轻时那些欢歌笑语,现在一点也回忆不起来了。"郁文汐眼睛一亮,说:"李阿姨,今天我们班举行圣诞晚会,是我们年轻人的活动,我想邀请你参加!你也可以和我们一样去欢歌、去笑语……""我怎么好意思参加?"李涵芝推辞,"都是你们班的学生,哪里有我这么大年龄的人。""李阿姨,听爸爸说,你是中央音乐学院毕业的,歌唱的很好,对吗?"郁文汐问。"一般吧。"李涵芝谦虚的说。"李阿姨,我还听爸爸说,你在读大学的时候,就是学校里有名的歌星了,后来,因为唱歌出色,还拿过北京市歌曲大赛的冠军呢,我真想让我的同学们都见识一下……"郁文汐一个劲说着,一双十分热情的目光等待着对方的回答。李涵芝没有说话,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李阿姨!"郁文汐又叫,忽然,她开始感觉到这个称呼很别扭,本来是同龄人,这样称呼难怪李涵芝感觉自己成了大龄青年。郁文汐抓住李涵芝的手,说:"李阿姨,你不答应我的话,我就不放开你!"李涵芝实在没有办法,只有点头答应了。

本文由金沙网站手机版发布于小说章节,转载请注明出处:短头发夏日,洁白的黎明先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