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二十七 自从调频台的编制下来之后,方笑伟的电话陡然增多了,上他家拜访他的亲友也陡然多了起来。无论是电话还是亲友拜访,目的都是共同的,就是想通过方笑伟在调频台安排人。并且,还向方笑伟暗暗承诺,事情办成了,一定不会亏待他的。期间,还有个搞建筑的左老板,方只与他彼此认识,却从未打过交道,这次他也求上门来,直接给方笑伟送来了五万元的现款,说自己的孩子刚刚大专毕业,想进都市调频台。他说别的部门想安排也能安排进去,主要是他的孩子太爱记者这个职业了,他只好厚着脸皮来拜访方台长。方笑伟自然不敢收这五万元现款。现在”八“字还没一撇,收了人家的礼岂不是自找残废?可是,这位姓左的老板死活不肯将钱带回,他说就算是押金,我先押到你这里总行吧。你需要请客送礼,你尽管的花去,花完了,事情能办成固然好,办不成我也不怨你,剩下多少你再给我退多少不就得了? 面对这种貌视憨厚老实,实则狡黠无比的农民企业家,方笑伟真不知该怎么办?但那五万元钱,却实实在在的诱人,面对这样的诱惑,他无法硬起来,他怕他太硬了,失去了这一财路。如果让他把钱留下,又觉得烫手。他好说歹说,答应为他办事,说办成了再收他的礼。左老板这才收起钱。 凡此种种,方笑伟完全可以理解。近年来,市上没有一个像样的企业招过工,大中专生一茬一茬的毕业了,面对越来越庞大的待业大军,家长和待业者的压力是可想而知的,就业问题几乎成了全国各个城市的普遍矛盾。在这样一种背景下,调频台要增编二十五名编制,这无疑成了银都待业大军的热门话题,每一个个体化的分子都在最大限制的调动着自己的能量,调动着各自的社会关系,想使自己的孩子能成为这二十五个名额中的一员。 这就形成了一种不规则的竞争,竞争者已不再是待业者之间的竞争,而是待业者的家庭实力之间的竞争。有的家长曾经算了一个账,如果投资三、五万能为孩子解决一个好单位、好工作也值,工作三、五年就可以把投资款收回,三、五年之后的所得就等于是纯利润了,一辈子工作四十年,年年有收入,老了退休了,照样还有保障,这比投资做生意的保障系数大得多。正因为有这么多的聪明的家长又会算这么聪明的账,才使当权者越来越放弃了用人的标准,使我们这个国家机构中的人员素质越来越低。 方笑伟虽说没有参与过这样的竞争抑或是交换,但个中的原由却了若指掌。正因为如此,他才不惜采取各种手段也要把这个用人的权力争到手。 现在,一切障碍都被他一一排除了,胡扬被排除了,桑学文也被排除了,田振军已经到了无法不依赖他的地步。由此他想,如果田振军能将调频台的权力统统交于我,倒也罢了,倘若他还在犹犹豫豫,必要时,可以将他一军,明确的告诉他,如果你还不信任我,我只能说我们没有缘,我可以主动让贤,你好用你信任的人。 当然,这样的摊牌,只能排列为下下策。事情不到万不得已时,他绝不可亮出此牌的。 这是方笑伟的一个习惯,每要策划一件大事,或者要达到一个什么目的,他总要在脑海里反复的酝酿、酬谋,不仅要拿出两套以上的方案,而且,每一套方案都要分解成若干个递进的层次,然后择优来实施。他很想尽快地与田振军进行一次和谐的沟通,想尽快地把调频台的新班子成立了,然后再按他的意愿物色人。他觉得桃子熟了,该摘的时候就必须摘,你不摘,别人就会算计。然而,他为了使他的成功系数更大一些,他要以静制动,要以守为攻,要沉住气,尽量地表现出一种冷静,迫使田振军来找他,这样,他就占了主动权,他就好按他的计划牵着田振军的鼻子跟他走。 这个时刻终于来临了。他接到田振军的电话后,大大的饮了一口茶水,然后就将案头上的一包黑兰州香烟装在了口袋里,才向田振军的办公室走去。 果不其然,田振军终于向他讲出了他所期盼的。 他略作沉思,才说:”我觉得应该尽快的把调频台的新班子组建起来。你没来之前,调频台由我负责筹建和统管,胡扬具体负责日常事务。现在你上任了,调频台的编制也批下来了,应该明确责任,也好调动基层的工作积极性。“他说到这里,有意的停了一下,他看到田振军点了点头。按日常的经验,点头就是表示赞同。方笑伟想,只要他表示赞同,今天就可以把人选敲定下来,也可以给马洁一个满意的答复了。在之前,马洁的枕头风几乎吹得他耳朵快起老茧了,但是,他还必须忍耐着,因为他在享受着她的身体,享受着她提供于他的种种女性的温柔,抑或是她的各种表演性的服务,他没有理由不让她说,更没有理由朝她发火。尽管这种枕头风在关键时刻吹来的时候,会极大的败坏他的兴致,甚至会使他感到愤怒,但是,当这种愤怒和着那个时段的快感刹那间消失殆尽之后,复归平静的他觉得她的要求并没有什么过份的地方,不就是调频台的副台长嘛,不就是在关键时刻提说两句嘛,这有啥不能容忍的。这样想开的时候,他便像哄小孩似的哄着她说,你放心,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我保证给你操作成功就是了。有时,他也逗着她玩儿,问她怎么向田振军下钩的?她就笑打着他说难听死了,什么叫下钩,不就是按你的意思请他吃了一顿饭吗?末了方笑伟说,他是不是对你有了那种意思?马洁说有也是有贼心没贼胆。方笑伟的心里就好一阵不平顺,他知道男人一旦有了贼心就不好了,有了贼心,那贼胆也会慢慢大起来的。由此他便断定马洁的障碍是排除了,隐患便也从此埋下了。 此刻,当他刹那间想起这些时,心头倏然间滑过一缕不快,很快的他又恢复了常态。接着他又说了第二点。他说:”至于那二十五名正式职工考评调转问题,我觉得应该交给调频台决定,因为它作为一级法人,作为一个独立核算、自负盈亏的独立运营的单位,它完全有独立的用人权、经营权。电台在宏观上加以管理、监督,但不必要参与其中。 方笑伟看到田振军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便想他可能不同意。 田振军听完便想,你方笑伟想得倒美,你把这二十五个用人权统统霸占了去,我这个一把手怎么办?我给王金成答应下来的事儿怎么办?于是说:“先一项一项的议一议怎么样?先把班子成员敲定下来,别的事以后再说。” 方笑伟一听就明白,他是想控制那二十五个人的人事权,心里虽然不快,但还是打着哈哈说:“行,这样也好。你是班长,这个意见应该是以你为主,你先拿吧。” 田振军笑了一下,觉得心里很舒服,只要你承认是以我为主就行,至于谁先拿意见倒成了其次,就说:“你对台上的情况比较熟悉,你先说吧。” 方笑伟想既然你让我说我就说:“我看马洁倒是个人选。这个同志工作能力、业务能力都比较强,最大的优点是能广泛团结,顾全大局,尊重领导。我觉得她比较适合,提上来让她干去算了。 田振军点了点头说:”把马洁提上来我也同意,她担副台长,那么,台长让谁干?是你兼任还是让胡扬干?“其实,田振军对这件事儿也拿不准。曾征求过大家的意见,都说胡扬是个干事业的人,尤其像调频台这样自收自支的单位,就得放一个像他这样的人。况且,调频台本来就他一手创办的,他当台长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是,自从那次谈话之后,他对胡扬这种顶撞上级的做法又非常反感。再说,方笑伟也想兼台长,如果让胡扬当了台长,势必会得罪方笑伟。他只好把球踢给方笑伟,看他如何反映。 方笑伟在之前早就给胡扬琢磨了一个去处。他很清楚,自从田振军找胡扬做思想工作谈崩之后,田振军对此人就失去了兴趣,只要他稍加运作,或者从中挑拨上几句,就会把他轻而易举的推出调频台。这时候,他就觉得机会到了,便不紧不慢的说:”这个人,说能力吧,也有些,说工作魄力吧,也还行。应该说,让他当调频台的台长不存在什么问题。可就是毛病有些多,好自以为是,过去是,现在也是。他根本不把领导放在眼里,对我是这样,我看对你也不够尊重。像这样的同志,我们怎么敢用呀?“ 田振军也是这么想的,便有点不谋而合的笑着说:”调频台不用他,还得给他另外安排一个合适的岗位。“ 方笑伟说:”其实,我们过去就议过,想设立一个信访部。群众来信来访的很多,搞得楼上乱糟糟的,有一个部室专门负责接待,这样会更好些。我觉得我们就设立个信访部,让胡扬当信访部的主任算了。“ 田振军想了想,才慢慢的点着头说:”这样安排也可以,就怕他不愿意接受?“ 方笑伟说:”他有什么不愿意的?等党组会决定后下个文儿,他愿意也得愿意不愿意也得愿意,也犯不着再找他谈心,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内这是我们党的组织原则,难道他不懂?“ 田振军笑了一下,觉得方笑伟果真是个人物。就说:”那你就把调频台的台长兼任上吧!你看怎样?“ 方笑伟的心里格登了一下便说:”要是你信任我,我就暂时兼上算了,等以后调频台发展壮大了,看谁适合就交给谁。“ 田振军说:”我肯定信任你,不信任你让我去信任谁呀?你兼上也免得我提心吊胆的老是怕出问题。“ 方笑伟高兴的说:”好,田台这么信任我,我一定要让你放心,让你满意。“刚”沙“地一下要笑时猛提醒自己,千万不能笑出这种声音来,随之便改成了哈哈的笑声。

八 方笑伟听到这个消息的刹那间,脑袋“嗡”地一下就变大了。 这个消息是市广电局局长万春年在电话中给他透露的。 万春年在电话中告诉他,市委常委会已经上会决定了电台的领导班子。尽管他在会上着力推荐了他,但是市上还是安排了一位曾做过企业党群工作的书记来当台长,他叫田振军。同时,为了加强班子建设,又将市精神文明办公室桑科长配备为副台长。这虽说一正两副的班子配备齐了,但是,这极不随我的心愿。我尽了力,没有办法呀。末了万局长说:“笑伟,你还是想开一些吧。你有你的优势,年轻,懂业务,会管理,以后有的是机会,千万别泄气呀。” 方笑伟勉勉强强说了些感谢领导的关怀,服从组织安排之类的言不由衷的狗屁话,挂了电话,身子像散了架一样,失去了所有的支撑。他无力的躺到椅子上,眼睛一闭,仿佛天地一下转动了起来。 尽管他也作过失败的思想准备,尽管他也做过最坏的打算,但是,一旦这种结果无情的降临到他的头上时,他还是无法承受。 那个伸手可触的权力就这样从手边滑走了吗?几个月来的苦苦期盼终于成了泡影了吗?就这样把手中现有的权力移交到一个陌生人的手里吗? 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然而,这的的确确又是真的。 现实,有时候就是这样残酷得令人颤栗。 方笑伟就这样坐着。有人打来电话,他不接。有人敲门,他也不开。他觉得一个男人,一旦走上官场,权力就成了脸面。它不仅给你带来切实的利益,更能给你带来荣耀、带来风光。可是,现在他什么都没有了,面子没有了,风光没有了,连从手中现有的一切权力还要统统交出去。他就像土改时的一个没落的小地主,将把一切所有交给农会。 一直到快下班的时候,他给马洁打了个电话,让她过来一趟。 马洁一进门就问:“下午你干啥去了?到办公室来过几趟,你不在。给你打手机,始终关机。” 方笑伟说:“你找我有事儿吗?” 马洁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说:“我们家的那个出差去了,孩子我安排到她姥姥家,晚上你有空就过来。” 方笑伟说:“坐吧!你陪我先坐坐。” 马洁看了一眼方笑伟说:“你怎么了?看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生病了?” 方笑伟苦笑了一下说:“没事。” 马洁说:“我还忘了,你让我来,是啥事?” 方笑伟有气无力地说:“班子定了。” 马洁惊奇道:“定了?” 方笑伟说:“定了。我还是刚上班得到的消息。新来了一位企业干部当台长,市精神文明办公室的桑学文科长来当副台长,我还是原位子。” 马洁说:“还有没有挽回的可能?” 方笑伟摇了摇头说:“不可能了。常委会一定,就是木板上钉钉子了。” 马洁有点激动地说:“他们怎能这样呢?市上怎能这样呢?放一个不懂行的企业干部来当电台台长,这简直是荒唐透顶的事。” 方笑伟有气无力地说:“现在这社会,有什么不可能的?什么都有可能会发生,一旦发生了,就是合理的,你就必须按着那么去办。” 马洁看方笑伟的情绪非常低落,就宽慰说:“算了,你也想开些吧。再怎么着,你的副台长的位子还给你保着。人们对权力的欲望是无止境的,当了副处想当正处,当了正处还想当副地,永远没个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落个轻闲自在也何尝不可?” 方笑伟苦笑着说:“现在,也只能这么想了。” 马洁说:“他们不让你当台长,你就把调频台的台长兼上算了。那也是一方小天地,自收自支,财务独立,从某种意义上讲,比总台也差不了哪里去。” 方笑伟说:“新领导来了,还不知怎么分工。” 马洁说:“你也是几朝元老了,新来的领导也得尊重你的意见。他抢了你的位子,你退而求其次,兼任调频台台长还有什么不行的?在这个问题上,你一定要坚持到底。” 方笑伟默默地点了点头。 其实,在这个问题上他早就留了一手。都市调频台创办一年多了,他迟迟没有申报单位编制,没有申报领导职数,其目的,就是为了防止这一天,留下兵败麦城之后的退路。倘若都市调频台早已有了正式编制,早已任命了台长副台长,他现在就真的一败涂地了。马洁说得没错,都市调频台财务独立,自收自支,虽没有电台那么荣耀,但也不失为一方天地。我当不上电台台长,我兼调频台台长总行吧。我左右不了市市委常委会,电台的班子会我总可以左右吧。 当然,这些想法在他的脑海里早就酝酿了千遍万遍,他早就为自己设计好了进路和退路,但是,他却始终没有向马洁吐露过一个字。他觉得男人可以听取女人的意见,但绝不能向女人吐露自己的真实想法,尤其是官场上的一些想法。即便她是你的老婆,即便她是你的情人,你都不能说。 官场上失败的教训很多,其中有一点几乎是共同的,就是许多事情都是败露在女人的口中。 没过几天,市委常委会就下发了任命文件。 在下发文件的那天,市委组织部叫他谈了一次话。组织部的李副部长首先讲了一大堆组织原则,最后才说:“你还年轻,还有机会,希望你要好好配合新班子搞好工作。” 方笑伟心里想,这样好的机会我都失去了,还有什么机会呀?心里这么想着,表面上却唯唯诺诺,口是心非的表示服从组织安排。 出了市委大楼,方笑伟看天不是天,看地不是地。心里压抑得真想大喊一声:“操他妈!”但是,他却喊不出口,况且,要操谁的妈?谁的妈也不能操。 他刚下了高高的台阶,司机老赵就把车停到了眼前。上了车,心里顿时涌出了无限感慨。再过几天,他恐怕就没有资格享受这样的待遇了,司机老赵和这辆奥迪车就要为那个名叫田振军的王八蛋去服务了。“我操他妈的田振军!”他终于找到了感觉。他刚才只想骂人,但不知要骂谁。现在他才明白了他骂的对象是田振军。这个王八蛋!这个猪!这个畜生!这个驴日的!这个婊子下的!这个后娘养的!你不好好在企业上当你的书记,你跑到这里来干啥?你懂行吗?你能驾驭着知识分子成堆的电台吗? 顺着这个思路越想,方笑伟的气就越大。 “不能让他安安稳稳地摘桃子吃。”他想。 “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把他孤立起来。”他想。 “最终要让他夹着尾巴从我们电台滚出去。”他想。 他这样想着,车就到了人民广播电台的楼下。

本文由金沙网站手机版发布于小说章节,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二十七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