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尔多开出的列车,你在火车的卧铺上遇到过什

我已经十六岁。在这个年龄上,我的行为举动还像是一个孩子。那是从西贡回国,同中国情人分别以后,乘夜车,从波尔多开出的列车,在1930年。我是和我一家人在一起,我的两个哥哥,还有我的母亲。在三等车有八个坐位单间车厢时,我想另外还有两、三个人,其中有一个年轻人,坐在我的对面,他在看我。他大概有三十岁。那应该是在夏季。我一直是穿在殖民地时穿的浅色裙衫,光脚穿一双凉鞋。我没有睡。那个男人问起我家庭情况,于是我就讲殖民地的生活,下雨,炎热,游廊,与法国的不同之处,去森林远足,我还要通过这一学年学士学位考试这一类事,无非火车上成了惯例的那种闲谈,这时只要把自己的故事,家里的事照直说就是了。后来,突然发现所有的人都睡着了,我的母亲和我的哥哥车一开出波尔多很快就睡着了。我说话声音很低,不要吵醒他们。如果他们听到我讲家里的事,他们会吼叫、威胁我不许开口。轻声和那个男人谈话,车厢里另外那三、四个人也睡去了。这样就只有那个男人和我醒着没有睡。就这样,突然一下,开始了,就在同一时刻,转眼之间,千真万确,而且方式粗野。在那个时候,这类事是决不说的,特别是在那种场合,这一来我们也就不可能继续谈话了。彼此也不可能再看谁。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被击倒了。是我,大概说必须睡一睡明天一早到巴黎不要太疲劳。他坐在靠近门口的地方。他把灯关了。在他和我之间有一点空隙。我伸直躺在长椅上,把腿攀起,合上眼。我听见他打开车厢门。他出去了,回来拿着车上的一条盖被,他把被盖在我身上,我张开眼睛,对他笑笑,说谢谢。他说:“夜里火车上他们把暖气关掉,早晨很冷。”我就睡了。我被他伸到我腿上热热软软的手弄醒,他的手轻轻把我的腿分开,试着往我身上伸来,我微微张开眼睛。我看见他在看车厢里的人,他在注意察看,他害怕。我把我的身体一点点慢慢往他那边伸过去。我把我的脚抵在他的身上。我把脚给他。他抓住我的脚。我闭着眼睛顺应着他的动作。开始动得很慢,后来越来越慢;始终是克制着,最后达到快感,不动了,要是他叫出声来,那就无法忍受了。有很长一段时间,除了火车震动响声以外别无动静。车开得更快了,响声震耳欲聋。随后车声又低下来,变得又可以忍受了。他的手摸到我身上。手显得惊慌不定,依然热热的,它害怕,我拿它握在我的手里。后来我又放开,随它怎么动。列车响声又震响起来。他的手缩回,有很长一段时间躲开我,后来我就不知道了,我一定是睡着了。它又来了。它抚摩全身、抚摩Rx房,腹,腰下,带有欲望再升温情激起那种情味。有时它突然又停下来。它摸到那个地方,在发抖,像是要啮咬,滚烫滚烫。然后,又开始移动。它给自己设置一种理智,又温柔又知理,让自己亲切可爱地向这个孩子告别。在手的周围,是火车的喧闹声。在火车四周,一片黑夜。在火车的喧声之中,是车上通道中的沉寂。火车停站,把人吵醒。他在夜里下车。到了巴黎,我张开眼睛一看,他的位子空在那里。

问:你在火车的卧铺上遇到过什么让你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

图片 1

座车偶遇!

敦煌火车站是我遇到的全国最冷的车站……经过近一个小时漫长的等待,列车缓缓驶出敦煌火车站,尽管数九寒天,这趟车座位还是有点紧张,为了不受上铺的折磨逼迫让我做了软卧……

回到法定的座位,包厢里已经有一位年轻女士在那里亭亭玉立,扫了一眼足够有1,7米多的个子,我快速把包放在了上铺我的座位上在下铺做下来,不一会又来了一位像“拿破仑”一样高的男人在找座位,气息敏感的我闻到一股刺鼻的酒味,起身立马让开了。他开始和哪位美女大神说话了,一开口说话一股夹杂着烟草和酒的恶臭味立刻充满了包厢,我屏住呼吸快速闪到了走廊!脑海里在想这一夜将如何度过?后悔还不如去睡我的普卧上铺。

我很佩服女人的适应能力,那年轻女子尽然一动不动。见那“拿破仑”一样高的男人用很费劲的身体喘着粗气爬上了属于他的下铺!就几秒钟的时间已经开始打属于他特有的呼撸……

也就半个多小时后一个电话将“拿破仑”从鼾睡中惊醒,好像是下属请示工作!他用极不耐烦,官场那种习惯性口气三下五除二就打发了这个电话,他做起来和那女人说起话来,这不说不要紧,一说一见如故,俩人很快加了微信,时而高谈阔论,时而窃窃私语……从包厢他们飘出来的谈话中得知女的是做医药推销的,而哪个“拿破仑”是敦煌一家医院的院长,而我是一个看戏的,原因是包在里面,既不能走远还不能太近,就在他们如油漆似胶的时候来了一位年轻小伙问“拿破仑”院长您还需要什么不?院长很是没有好感的瞪着眼睛很冷淡的说不需要,小伙还想说啥只见院长已经挥手了!小伙子只有将说了半句的话咽下去走了!看着小伙的背影我好生可怜。

我在走道里时而翻看手机,时而看着窗外发呆,时而起来走走,就这样度过了漫长的三个多小时,时间已经到12点多了,忙碌了一天的我也犯困了,我去刷了牙忍着难闻的气味上去靠门一端睡下了,听着他们还在聊,为了不再闻到时而飘来臭味我面壁用被子档了一下,便入睡了……

半夜突然我被开门的声音吵醒,进来了一位小伙子,只见他很麻利的把哪位下铺年轻女人的被褥拿到上铺,把上铺的被褥拿下来,可是下铺的枕头不见了,我看着无奈的小伙,我快速把上铺我拿过来的枕头递给了他!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哪位年轻女人什么时候走的?还有哪个枕头什么时候跑到了院长的床上,我一点都不知道?这晚是不平凡而且有故事一晚……

就在这一晚,也让我见证了什么叫分分钟搞定,比起她我做的业务很是费劲?

早上起床我发现院长还脱了衣服在睡……

大约二十年前,出差前往上海,我对面的上铺是个乡下人,带了不少行李。天未黑,他就呼噜噜噜地睡着了。半夜时分,突然一阵惊叫,让人不寒而粟。大家都慌慌张张地爬了起来。惊叫声来自对面的下铺,是个年轻的女人。只见她,双手按着自己的腿,依然大声叫着:“痛、痛、痛呀”!这时,人们发现她脚上黑呼呼一片,不知是何物。列车员来了之后,我们才知原委,上铺的那位乡下人把行李中的甲鱼弄跑了。不偏不倚,恰巧掉在下铺年轻女人的脚上。当砸痛女人时,女人的反应是用脚蹬,巧的是正好蹬在甲鱼的头部,又是不偏不倚,一口咬在年轻女人的大脚趾上。这才发生了夜半惊叫的惨痛声。

那是几年前了,当时做火车回老家,在火车上,白天其实在火车上还好,但是晚上一般火车里面灯都是车灯都是关上的,所以比较暗。中途也我也比较累,就睡了一会,睡眼惺忪的时候,我秘密糊糊看到斜对面了一个中年大叔在扭扭捏捏的不知道在干什么,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大家当时都在火车上休息,但还是会发生一些小的声音把我吵醒了。我特意转头看了一下他,但是估计当时他太入神了,也没有发现。盯了他一会我还是一头的雾水不知道他具体在干什么,老感觉动作很猥琐的样子。突然我就发现他对面的女孩子感觉特别不自在,又看到他是那样的动作,突然脑子一懵,他竟然在对着他对面的女孩子在做特别猥琐的动作。那个女孩子还特别无助,我知道他肯定看到了,。毕竟就做在她对面,也也没有睡觉。只是不好意思讲出来罢了。我当时心里也挺害怕的,不过我也没有出声,也不知道怎么制止他的行为。不过幸好当时火车上售卖盒饭的售卖员过来了,那个男的应该怕被发现了。所以才没有继续下去。我特别注意了对面的那个女孩子,我发现她明显的松了一口气。没想到火车上竟然有这么猥琐的人,大庭广众下,还这么多人的情况下,竟然干出这样的事情。要是换成现在的我,肯定早把这种人曝光了。太猥琐了。

座车偶遇!

敦煌火车站是我遇到的全国最冷的车站……经过近一个小时漫长的等待,列车缓缓驶出敦煌火车站,尽管数九寒天,这趟车座位还是有点紧张,为了不受上铺的折磨逼迫让我做了软卧……

回到法定的座位,包厢里已经有一位年轻女士在那里亭亭玉立,扫了一眼足够有1,7米多的个子,我快速把包放在了上铺我的座位上在下铺做下来,不一会又来了一位像“拿破仑”一样高的男人在找座位,气息敏感的我闻到一股刺鼻的酒味,起身立马让开了。他开始和哪位美女大神说话了,一开口说话一股夹杂着烟草和酒的恶臭味立刻充满了包厢,我屏住呼吸快速闪到了走廊!脑海里在想这一夜将如何度过?后悔还不如去睡我的普卧上铺。

我很佩服女人的适应能力,那年轻女子尽然一动不动。见那“拿破仑”一样高的男人用很费劲的身体喘着粗气爬上了属于他的下铺!就几秒钟的时间已经开始打属于他特有的呼撸……

也就半个多小时后一个电话将“拿破仑”从鼾睡中惊醒,好像是下属请示工作!他用极不耐烦,官场那种习惯性口气三下五除二就打发了这个电话,他做起来和那女人说起话来,这不说不要紧,一说一见如故,俩人很快加了微信,时而高谈阔论,时而窃窃私语……从包厢他们飘出来的谈话中得知女的是做医药推销的,而哪个“拿破仑”是敦煌一家医院的院长,而我是一个看戏的,原因是包在里面,既不能走远还不能太近,就在他们如油漆似胶的时候来了一位年轻小伙问“拿破仑”院长您还需要什么不?院长很是没有好感的瞪着眼睛很冷淡的说不需要,小伙还想说啥只见院长已经挥手了!小伙子只有将说了半句的话咽下去走了!看着小伙的背影我好生可怜。

我在走道里时而翻看手机,时而看着窗外发呆,时而起来走走,就这样度过了漫长的三个多小时,时间已经到12点多了,忙碌了一天的我也犯困了,我去刷了牙忍着难闻的气味上去靠门一端睡下了,听着他们还在聊,为了不再闻到时而飘来臭味我面壁用被子档了一下,便入睡了……

半夜突然我被开门的声音吵醒,进来了一位小伙子,只见他很麻利的把哪位下铺年轻女人的被褥拿到上铺,把上铺的被褥拿下来,可是下铺的枕头不见了,我看着无奈的小伙,我快速把上铺我拿过来的枕头递给了他!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哪位年轻女人什么时候走的?还有哪个枕头什么时候跑到了院长的床上,我一点都不知道?这晚是不平凡而且有故事一晚……

就在这一晚,也让我见证了什么叫分分钟搞定,比起她我做的业务很是费劲?

早上起床我发现院长还脱了衣服在睡……

04年12月,k16,重庆到济南。

重庆上车后,隔壁一对夫妻,女的肚子挺大了,说是回山东老家准备生孩子,列车员还给从中铺换成了下铺。晚上睡的迷迷糊糊的,被列车员叫醒,“小伙子,起来,先到前面去坐一会”,车厢灯也亮了。才发现隔壁那孕妇快生了。男乘客都被隔开两三个舱位,列车员和几个上年纪的女乘客在帮忙。广播后,乘客里只有一个男医生,也过来给帮忙。

感觉没多久就生下了,刚好到了安康站,救护车提前在站台等着,但那对夫妻没下车,医护人员只是上车给检查了下,做了些处理,确认无大碍就下车了。

然后车上人开始给小孩起名字,因为是女孩,叫安康不好听,就起了小名叫安安。

列车员说他们车上生过好几次小孩,中秋节生的叫中秋。

早上我在西安下车的时候,那孕妇已经靠着在吃餐车送来的荷包蛋。人们都夸她身体好,这么折腾都没事。

在半梦半醒中被从天而降的乳罩砸醒,吓得一夜坐在卧铺车厢的走道上,那夜我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呢?

后悔呀,悔得我肠子都青了……

那是20多年前的事了,在一个寒冷的冬夜,我凌晨2点座火车从兰州返回西安。刚落坐,睡中铺的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哥想跟我换铺位,我瞟了他一眼,近两百斤身强力壮的换什么换,我当然不同意换。回绝他后,我倒头就睡了。

在迷迷糊糊中看到对面中铺的一位大姐竟也爬到我这边的中铺上,天啦,你们想谋杀宝宝吗?300多斤,铺位受得了吗?

后来在他们断断续续的对话中知道这位大哥是长X油田职工,从国外出差近一年刚回来,妻子从咸阳到兰州接他,还说她不舒服,来例假了,那时我还不知道例假为何物。

随后,中铺有震动的声响,伴随着欢悦的呢喃声……

但我太累,依然沉沉入睡了。突然,我被什么砸中了头部,伸手一摸,还好是个乳罩。趁他们中场休息时赶紧将宝物奉还了。

之后,我睡意全无,吓得坐到走道凳子上去了。这一夜,有的人在莺声燕语中欢快度过,但对我来说,无疑是痛苦而漫长的!

10年前,有一次做火车去大城市干建筑,活生生的在火车上丢了回人,在没做火车前一天晚上,我在网吧,通宵了,所以在火车上睡着了,我有一个坏习惯,睡觉好打呼噜,声音非常的响,可能是打扰到其别人了,坐在我对面的胖女人,有意的把声音机,音量调到最高,搞得我根本睡不着,我想,不睡就不睡吧!当我看到她那傲慢样,气的我,掏出卫生纸,把两只耳朵堵的严严实实的,接着打呼噜去了,我的行为惹怒了其它剩客,都一起来声讨我,我只能咬牙强忍着不睡,可没坚持多久,睡意再次来袭,我也是狗急跳墙,赶紧的脱下鞋,扯下袜子,挂在我帽子上,你别说,这招还真好使,熏得我睡意全无,这味道相当的浓,旁边的孕妇接二连三的吐着,对面的女人,看来也坐不住了,直接劝我,说:大兄弟,你赶紧把鞋穿上,好好睡觉,我们都喜欢听你打呼噜,我身后一个男孩,跑过来指着我对他爸爸说,爸爸,这叔叔是不是脑子病了,我们帮他找个医生好吗?我听到后,脸一阵通红,恨不得钻老鼠洞里去,从那以后,我时时刻刻注意自己的言行……

说起火车上不可思议的事儿,我倒还真是遇见过一次,那是2003年的时候,我从银川坐火车去洛阳,那会是冬天,我记得特别清楚,晚上火车路过甘肃陕西交界的地方,我们那一节车厢的一块玻璃突然传来砰的一声闷响。

那是一节卧铺车厢,发出闷响的窗户就在我们那一排铺位紧对面,当时大家都不以为然,以为是外面什么的响动,结果过了一会,我们紧对的那扇车窗户,玻璃上现出一个类似被石子击打的圆洞,周围的玻璃都呈现出蜘蛛网一样的裂纹。

之后,随着车子一路前进震动,被击碎的玻璃开始一小块一小块的掉落,后来整个窗户上的玻璃都掉了,窗外的寒风一股股灌进来,车里很冷,列车员找了一块毛毯和周围乘客一起想法把窗户堵上。

事后大家三言两语的分析,认为那不是石子击打的原因,应该是被什么更厉害的东西击中了,大家想到了手Q。如果不是的话,当时大晚上的,外面旷野,还能有什么东西冲击力那么大,把一扇行驶着的列车车窗能击出那样的圆洞,以至于整块玻璃裂缝掉落。

当然,我们最终也不知道答案,这件事儿就这样过去十几年了,但是很奇怪的是,我偶尔还是会想起来,很好奇那天发生了什么。不能曾猜想过,如果是大家当天分析的那样,又是谁,为什么呢?但这个答案注定是找不到的,平安就好。

一提到火车上铺的事最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事就发生在我身上了,简直就是神来之笔,今年七月份的时候坐火车从东莞回苏州,坐的是普通火车,上铺,那天也不知道什么鬼一上火车就睡着了,一直睡到晚上一点多,以前在火车上从来没这样睡过,一般都是睡会醒会,那天睡的很熟,很久没有这样睡觉的感觉了,两个字舒服,大约凌晨两点的时候,可能是睡的太熟了,并且还做着梦,梦中突然坐起来了,然后从楼上跳下去,随即嘭嗵一声整个车厢的人都醒来了,看着地上叫着哎约的我,当时整整在地上躺了半个小时,列车长一直在旁边问候着,要不上那口气提上来了我想我再也起不来了!

最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火车卧铺车厢大家都知道过道都是很窄的,我从上面掉下来居然没有碰到任何东西,身上唯一痛的地方就是首先着地的被,那天晚上自从掉下来后就没睡了,不敢睡!

第二天一早起来的人都来问我有没有什么事,我当没事人一样,就是被上痛别的地方啥事没有,他们就开始议论了,反正总结成一句就是这样都没摔死,命真硬!早上火车到了景德镇,广播响了,说是由于下大雨前面踏慌,火车停运了!我在想这是不是就是现实版的人在囧途?从此以后坐火车再也不敢买卧铺的上铺了!

被可爱妹纸有意无意地"关照",乘火车经历中的一件趣事。

那年夏天由家返往唐山工作岗位,难得买到了普通下卧,很是满意。我铺位上下左右有几个天津的青年男女,应是一个单位的出来玩之后返津的。车开后这伙人热热闹闹有说有笑,而我坐在铺位窗前安静地看着夕阳下的景物不断由远及近再拉远,想着一些远远近近的往事。

他们几人的铺位分在两个区域,所以这些人一会过来一会过去的相互交换着位置。后来就过来个妹纸,中等个、短发,淡紫色的上衣,黑裤,眉眼挺好的,给人的整体感觉秀美、柔弱。她也看到了我,能感觉她总时不时地偷瞄着我,我呢心头当然也是有些美滋滋的。

晚上十点多,车厢安静下来,差不多都休息了。妹子也回那边了。迷迷糊糊中,我被细碎的交谈声唤醒,一看是她坐在我铺位下侧和对面的朋友聊天。后来停靠站,我起来下车透气,回来时妹子已在我上面铺位躺下了。我复躺下慢慢入睡。再后来,就是睡梦中被她从上边下来一脚解结实实的踩在我脚上把我惊醒,她也没道歉什么的就和同伴叽叽喳喳收拾东西准备在天津下车了。我被她这一踩,倒是瞌睡都跑了。

再后来,她和同伴们热闹地下车。空留被踩得的懵圈的我独守到了天亮在唐山下车。

我想,这次我是被这个秀美、柔弱的妹纸成功撩到了。

大约二十年前,出差前往上海,我对面的上铺是个乡下人,带了不少行李。天未黑,他就呼噜噜噜地睡着了。半夜时分,突然一阵惊叫,让人不寒而粟。大家都慌慌张张地爬了起来。惊叫声来自对面的下铺,是个年轻的女人。只见她,双手按着自己的腿,依然大声叫着:“痛、痛、痛呀”!这时,人们发现她脚上黑呼呼一片,不知是何物。列车员来了之后,我们才知原委,上铺的那位乡下人把行李中的甲鱼弄跑了。不偏不倚,恰巧掉在下铺年轻女人的脚上。当砸痛女人时,女人的反应是用脚蹬,巧的是正好蹬在甲鱼的头部,又是不偏不倚,一口咬在年轻女人的大脚趾上。这才发生了夜半惊叫的惨痛声。

第一次坐火车,我还是个17岁的小女孩。那年暑假天气热得要命,我也没有带厚点的衣服或外套。夜里的时候,感觉好冷,我旁边坐着一位皮肤黑黑的大叔,几次说要把外套借我,我都没好意思要。

到了凌晨二、三点的时候,实在太冷了,我在座位上冷得直颤抖,黑大叔再次把他的外套递给了我,我满怀感激地接了过来,他又起身跟我说,“我去其它车厢找个位置位,你可以躺下来休息一会。”

说完就往后面走了。

暖和了起来,很快也就有了睡意,我趴在座位上就睡了。快天亮的时候,我起来上洗手间,见到洗手间旁边的过道上,黑大叔就躺在过道里,睡着了……

那一刻,我鼻子酸酸的……

本文由金沙网站手机版发布于小说章节,转载请注明出处:波尔多开出的列车,你在火车的卧铺上遇到过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