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青拿天鹅

“……君主?”一个声音把我的思路打断,是我的侍姆丘。 我应了一声,坐起。一只手把幔帐拨开,丘的圆脸出现在面前。她笑眯眯地扶我坐到床边,跪坐在地上给我穿上衣裳。 寺人端了水盆巾帕过来,丘递上一只牙刷给我。这牙刷是我让匠人制的。小宁说过,一口洁白的牙齿是美女的标准之一。我说;“那古人没有牙刷不就没有美女了?”她以八卦女的热情告诉我;“非也,唐人把杨柳枝泡在水里咬开里面的纤维刷牙,宋人已经有了猪鬃牙刷的专卖店,所以说,认识是关键,觉得牙齿重要的人无论在什么时代都能找到工具。”如今这话倒是派上了大用场。开始的时候,他们以为这是我的异想天开,便当是哄小孩的玩具做给我了。事实胜于雄辩,过了两年,发现我的牙齿比所有人都白都漂亮,他们才开始严肃起来,早慧的名声又一次出现在我身上。 不是我虚荣卖弄,这是多年养成的生活习惯,我不打算将就。 我把牙刷沾上盐,把牙刷干净,漱口,洗脸。完毕后,跪坐在铜镜前让丘给我梳头。 “君主可要往夫人处用膳?”丘边给我梳头边问。 “嗯。”我由着她摆弄,望着铜镜。波光盈盈的杏目,粉面琼鼻,稚嫩的嘴唇,笑起来如春花般烂漫,这身体还真是个美人坯子。 丘将我的头发绾成总角,看我盯着镜中的自己,笑着说:“君主美甚!”我歪头笑笑,起身说,“走吧。” “诺。” 丘抱着我来到母亲的宫内。 母亲在世妇的服侍下已经梳洗好了,看到我,微笑着招呼我过去。见过礼,母亲伸手抱住我,叫寺人传食。 自商朝以来,华夏所行的是两餐制。上午大食,下午小食。不过我不管,在自己宫里,我依然吃三餐,小孩要长身体,科学用餐才是正途。 寺人在我和母亲面前奉上盛饭的簋、盛肉酱的豆和盛水果的笾,摆上勺匕铏俎。然后,抬进一只小鼎,室内立刻弥漫起浓浓的香味。 母亲笑道:“昨日觪随你君父行猎,得了只鹿献与我,知道你要来,便让亨人做成肉炙。” 烤肉啊……我两眼发亮,正觉得肚子饿,闻着香气口水流到心里去了。 寺人将烤肉放上铏俎,用小刀替我细细切好,知我不喜欢用勺匕,递上筷子。 我胃口大开,夹起鹿肉细细咀嚼。这个年代的烹饪还很简单,就拿这烤肉来说,佐料不外乎油盐,顶多加上些香草。所幸味道还不错。饭食也很初级,做出来的是干粥烂饭,类似于小学生日记里常出现的第一次做饭水放多了的成果。 饭后,母亲接过世妇手中的帕子给我擦嘴,一边擦一边说:“娡在公宫习礼,我去探她,你随我同去吧。” “娡?”我看着母亲,想起一张苍白的脸,“她要嫁了?” “是。” “嫁谁?” “齐国公孙。”母亲放下帕子,拉我站起,替我整理衣裳,看着我说:“去看看吧,过了这两个月,以后怕是再不能见了。” 我应诺。 母亲微笑牵起我的手,往公宫走去。 ※※※※※※※※※※※※※※※※※※※※※※※※※※※※※※※※※※※※※※※※※ 没记错的话,娡比我大七岁,今年十四。她母亲叔姬是卫国宗女,作为媵侍与母亲一同来杞,总是低眉站在母亲身后。她长得一般,娡也只能算清秀,性格也温顺,不爱说话,似乎有些低血糖,脸色缺乏少女的红润。 可能是性格的原因,我与娡并不亲厚。呃,事实上我与杞宫里除父母和身边宫侍以外的所有人都不亲厚。在我会说话以前,经常来看我的孩子是同母的姐姐晏和哥哥觪。 晏比我大十岁,觪比我大六岁。 晏长得像母亲一样周正,鹅蛋脸,丹凤眼,在人前双唇似乎永远含着笑,一派惠娴知礼的气质,宫里的人都说君主晏的模样一看就知道是天生的贵人。她通常是和母亲或觪一起来,看看我,抱抱我,然后去和旁人说话。 觪比晏喜欢缠我,他虽是太子,却爱玩爱跑,麦色的脸上带着干净的笑容。他对我说话,还献宝一样向我贡献他以前的玩具,即使是和晏玩闹也不忘跑过来捏我;还会带我登上宫内的高台眺望四方,远远地看到城廓上的双阙;再大些,他就偷偷带我出宫去看雍丘的大街,给我买麦芽糖吃。 晏嫁走的时候,我还不会说话;觪倒是会找我玩,可等我能说话以后,他又进了泮宫上学,很少来了。而其他的兄弟姐妹和内眷,毕竟隔层纸,亲厚不来。 可能是我太懂事,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天真无邪的儿童。 ※※※※※※※※※※※※※※※※※※※※※※※※※※※※※※※※※※※※※※※※※ 公宫是宗庙所在,供奉着禹和姒氏其他祖先的神主,同时,它也是宗族子弟的习礼之所。 这里除了娡以外还有另一个女孩,她端坐在娡身后,一同受教。 见到母亲,两个女孩和教习世妇纷纷下拜行礼,母亲微笑说了声免,让我与她们见礼。 各人分席坐下后,母亲和蔼地向世妇询问学礼的进展,世妇一一作答。母亲点头,转向娡,让随侍拿来书简,抽问里面的内容。 娡的的样子似乎紧张,她一向是很怕母亲的。 我坐在侧面,看到她挺得僵硬的背和广袖下绞在一起的手指。回答了几个问题后,她渐渐有些吃力了。有一段她无论如何也记不起来,支支吾吾地答不下去。她的脸色更加苍白,难堪地坐在那里,愈加奋力地绞着手指。 气氛很尴尬,世妇们的脸色慢慢变得难看,我也担心地看着娡。 母亲却依然神态自若,她看向娡身后的的女孩,说:“蓁可记得?” 蓁望望娡,怯怯地答道:“记得。” “哦?”母亲道:“那你说。” 蓁想了会,缓缓地接着娡答了上来。 她的声音很甜美,虽然还带些稚嫩,却相当悦耳,我也不禁竖起了耳朵。 母亲唇角微微扬起,垂目听她背完。 ※※※※※※※※※※※※※※※※※※※※※※※※※※※※※※※※※※※※※※※※※ 离开了公宫,我问母亲:“蓁是谁?” 母亲笑笑,说:“蓁乃宗女,此次联姻,须一娣随嫁,便是她。” 原来如此。我点点头:“就像娡的母亲一样,当媵妾随嫁。”简直是蓄意制造夫妻不睦。 母亲失笑道:“你小小年纪,知道什么是媵妾!” 我不以为然:“我就是知道,都是嫁一个送一个,叫法不同,做的事却是一样!” 见母亲神色莫辨地看着我,我心里大骂自己,你才七岁!要低调!低调!想被人看成怪物吗?! 我忙对母亲灿烂一笑,满脸天真地说:“一个人过去何其寂寞,有故人陪伴就不会想家了!” 母亲叹了口气,说:“孺子……”,爱怜地摸摸我的脑袋,像是在自言自语地说:“娡懦弱寡言,蓁却坚强,日后必不甘居于人下,倘其忠心护主,娡尚可无忧,若不然……”母亲笑笑,没接着说下去。 我明白母亲的意思,想起了晏。 晏三年前嫁给了周天子四子,卿大夫姬杬,还同时媵去了一个异母姐姐姌。 她深得母亲真传,去看她的人回来都说上卿夫人手段了得,家中虽内眷家臣众多,诸事繁杂,上上下下却无不敬服。 而提到姌的时候,却是草草带过,只道万事皆安。我猜她日子一定不如意。 想到这里我惆怅无比,几年以后我是不是也要这样? 我抱住母亲说:“母亲,姮将来哪也不嫁,陪你可好?” 母亲却当我是小孩撒娇,笑道:“好!” 我也笑了。

这位母亲待我是很好的,和我前世的妈一样好。所不同的是妈太忙,她对我的好大部分体现在物质上,而母亲却能守在我身旁照顾我。 当年,我四岁了还听不懂话,也不会说话。宫里的人都觉得我是个智障,表面上仍恭恭敬敬,背地里的流言却不少。那些庶夫人妾侍看到我的时候毫不掩饰眼里的嘲笑,她们的孩子也从不来找我玩。在旁人看来,那场隆重的名子礼就像是个讽刺,而父亲望向我的目光里也染上了疑惑和忧虑。 母亲却从没因此厌弃过我,她依然温柔待我,耐心教我说话,细细过问我的饮食起居。在这个世界上,她是对我最好的人。 我会说话以后,在母亲生辰那天像幼儿园小朋友一样手舞足蹈地对她唱《小燕子》。母亲眼睛突然就红了,在我唱完以后抱着我哭了起来。 事后,母亲问我这歌是谁教的。我心里头大汗,总不能说是我自己作的吧。就说是觪带我出宫玩的时候听民间小童唱的。 然后,绝无仅有的,觪因为带我溜出宫而得到了赏赐。 ※※※※※※※※※※※※※※※※※※※※※※※※※※※※※※※※※※※※※※※※※ 两个多月以后,娡和蓁终于出嫁了。 我站在城墙上,看着鸾车和送嫁队伍出了廓,渐行渐远。 已经是秋天了,正值夏历九月,宫苑和城外的树林已经开始渐渐的染上金黄。这个时代的中原比后世要温暖,但风吹在身上,我仍然感觉到丝丝的寒气。 一只温暖的手落在我头上,我回头,一张俊俏的脸笑吟吟地看着我,是觪。 觪个头拔高不少,已然是个小少年了,吉服穿在身上为仍显稚气的他平添了几分沉稳,而黑黑的双瞳也带上了些贵族的深沉。他对我笑道:“姮,她们走远了,城墙上风大,我送你回宫吧。” 我对他笑笑,点点头,由他牵着我的手走下城墙。 觪的手比我的大多了,我的手被他握着,依稀可以感觉到他练习骑射磨出的薄茧。我抬头看他,阳光在他的黑发上投下淡淡的光晕,勾勒出脸部流畅的轮廓。他发现了,侧头对我莞尔一笑。我心里咚地跳了一下,这家伙再过几年不知要拐跑多少女孩的心。 御人早已备好了车在城墙下等候,觪踏上乘石先上车,寺人扶我随后登上,觪拉我在他旁边坐下。御人驾车慢慢地向宫内走去,寺人们在车后跟着。车轮压在沙石路上,发出辚辚的声响。 觪突然说:“姮八岁了吧?” 我点头:“上月刚满八岁。” 他低头看着我腰上一块精致小巧的凤形羊脂玉佩,笑道:“这玉佩可是你生辰时母亲赐的?” 我笑着仰头对他说:“是啊,阿兄你上月随君父去王畿,我都没跟你要礼物。” 觪说:“阿妹想要为兄送什么?” 我想了想,没什么特别想要的,就说:“阿兄且记着,姮想到了自会向阿兄讨要。” 觪笑着说:“诺。” ※※※※※※※※※※※※※※※※※※※※※※※※※※※※※※※※※※※※※※※※※ 快到宫门的时候,车驾慢了下来,在我们前面有另一辆车正要进门。 那是庶夫人陈妫的翟车,她的女儿姝也在。 陈妫娇艳,十几年来宠眷不衰在杞宫是人所共知的,更育有一子樵和一女姝。 她是陈国宗女,陈与杞交好,母亲嫁过来的时候,陈国就把陈妫媵来。诸侯国之间的利益盘根错杂,姻亲便是其中一项。诸侯向一国聘取的同时,不但女方的国家会送媵,与他相善的国家也会送媵,在这里,婚姻被作为一种平衡手段发挥得淋漓尽致。 陈妫与母亲不对付也早已不是秘密。两人见面的时候倒是礼数周到,其乐融融,背地里却波涛暗涌。别的我不清楚,母亲私下里一提起她,脸上便是深深地厌恶之色;陈妫见到我也是皮笑肉不笑的,在宫里一般遇到她我都绕着走。 不过迄今为止,两人算是一比一平。嫡夫人的位子母亲稳稳坐着,陈妫见到母亲再不乐意也要下拜行礼;父亲陈妫也牢牢霸着,母亲地位再高也留不住父亲的脚步。如果硬是要品评两人的输赢,就要看权势与爱情孰重孰轻——权势自然是重要的,它是这座宫殿存在的基础;爱情嘛……我很怀疑她们与父亲有爱情吗? 樵比觪大九岁,是父亲第四子。陈妫当年对他寄予厚望,教育得相当严厉。或许严厉过头了,樵的性子被教养得一板一眼,做事行规蹈矩,才智上却平庸无奇,不被父亲看好。 不过他人却是不错的,每次见到他,他都会温和地微笑打招呼,完全没有小心眼。 姝却和樵不一样,姝是个很有计较的女孩。 她只比我大一岁,今年也就九岁,小小年纪却八面玲珑。陈妫很喜欢她,到哪都带着她,我和母亲的贴心跟她们比起来充其量是友好罢了。 姝继承了她母亲的艳丽和功力,撒娇的功夫施展得如行云流水般收放自如。母亲宫里的世妇曾笑着说见过君主姮的容貌,杞宫里如许多年轻女子的长相都不经一提了,只有那君主姝可勉强算个第二。母亲却轻蔑地说,姮的品貌,那是天上仙娥才能比的,姝一个庶室所出女子,将来也不定是要媵给哪个小国,如何与吾女相提并论。世妇唯唯连声。我知道后不禁失笑,母亲就像现代社会的家长一样,是张成绩单就拿出来跟别家攀比,只是不知道这话传到那边又要引来多少怨恨。 我腰上的凤形羊脂玉佩原是西北鬼方的珍宝,由一方绝世美玉雕成。据说那美玉被剖成两半,一半雕成龙形,一半雕成凤形。商王与鬼方交战得胜,从鬼方掠来大批美玉,其中就有这对羊脂玉佩。周武王灭了商,玉佩就进了大周国库,封杞的时候,凤形玉佩作为赏赐到了父亲手里。 几个月前,姝在父亲处看到这块玉佩,开口讨要。父亲说胡闹,这是天子赏赐,怎能随便给你。姝不依,施展浑身解数撒娇,陈妫也在一旁帮腔。父亲平日处事冷静,却也渐渐招架不住,就在他快要答应的时候,母亲出现了,她了解后,冷笑道;“天子赏赐自然不可轻易与人,姝想要玉佩就挑件别样的给她。想来姮过几个月也八岁了,又是嫡女,妾欲往库中寻些物件赐与她,特来问与国君意下何如?”父亲一听,想想,说既如此,夫人也不必劳动,这凤形玉就赐与姮为她庆生吧。于是这玉佩就顺水推舟地到了我手上。 我严重怀疑母亲动机不纯,假我庆生之公济睚眦之私。姝平日做派便带有些骄气,我虽是嫡女,在我面前她也不怎么收敛,但至少还算相安无事。这件事以后,我们之间的矛盾立刻单方面升级,她无论何时见到我戴着玉佩都像只斗鸡一样火药味十足,直到父亲不久前从镐京回来赏了她一串漂亮的绿松石玛瑙琉璃项链方才作罢。 我看着城门口的那对母女,心中苦笑,又遇到了。

本文由金沙网站手机版发布于小说章节,转载请注明出处:海青拿天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