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为给我买礼物去打工赚钱,妻子变人形

“起来了没有,你不会是做‘早操’吧?”
  “你丫,才‘早操’哩,我要还那么精剩,早捐去了。”
  “哈哈,那你过来,我在鹊桥婚庆这儿装车……”
  我是六点半接到王叶的电话的,那时我真的是起床了,不过在赶过去之前我得完成两件事,倒尿盆,生炉子。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完成了。我临走时特意给老婆打了声招呼,让她好加煤。睡意中的老婆说,“还有几件内裤没洗,这两天来事了要换。”我赶紧找出来来,一面倒水泡一面说,“来了一定洗。”
  我三步并作两步的走着,这天气,真他妈的冷呀!想打个的都打不着。想抽根烟取暖,手往兜里一抹,啥都没有。才想起这段时间电视上老播戒烟广告,儿子看了以后,口里念叨着“吸烟有害健康”。就把我的一包烟丢到垃圾桶里了,早上走的急忘了掏出来。
  我见到王叶时,他正如痴如醉地盯着电杆上贴的“包小姐”广告看。我问他要了根烟点上。
  “你给包小姐打电话了?”
  “孙子才给她打电话,都骗人的,还他妈的让爷到就近的农行打上200元的会费。”
  “这么说你还是打了。”
  “嘿嘿……”
  我们两个站在电杆前,一边语淫着“包小姐”,一边抽烟。过了半个小时,老板娘喊婚车装好了,办手续。离开时,我俩都朝着“包小姐”唾了一口。这样才更像了嘛。
  来到店里,老板娘不紧不慢地开收据。你们婚庆店的台阶上怎么也有“包小姐”。不把它弄掉让人想入非非的。老板娘瞪了我们一眼,把收据和一张名片推了过来。王叶付了钱,我临走时丢了一句“下次找不见‘包小姐’电话了,就给你们店打。”我俩笑着钻进了车里,外边还留有老板娘骂娘的声音。
  刚到楼下王兵的电话就来了,把车停好后我俩就上了楼。赶紧把李迟从床上揪下来,钻到他刚暖热的被窝里。真他妈的舒服呀,看到李迟穿着红红的三角裤莫名的站着。王叶说“你他妈的这么‘精剩’,还委屈个屁。把衣服穿上跟王兵娶亲去。”李迟骂着把衣服穿上了。这时王兵也西装革履的从洗手间走了出来,两人抽着烟下楼了。
  我问王叶:“这李迟,不年不节的,我记得也不是他的本命,穿个红内裤,庆的那门子功,还是除的那门子邪?”
  “你不知道,这小子最近背运,工作不顺利,老婆天天整。”
  “我看不像呀,你没看见他刚才还一柱擎天嘛,他老婆高兴都来不及哩。”
  “你小子还有没有正经,正因为她老婆不给,他才那样的。”
  “你他妈的不也是回到不正经了嘛。”
  “我估计和我们差不多,都就是人民币惹的。”
  我们正聊着起劲,苟师的电话就进来了。
  “你暖着,这车谁开呀,我们几个推着去啊”
  我们两只顾着聊天把这差给忘了。我们两穿上鞋,点上烟就出门了。
  最后,王叶开着车和王兵接新娘子去了。只剩下了我和李迟,还有苟师。暂时我们没事可干,我打算先回趟家。他们两个也要回趟家。大家都心知肚明。
  王叶在楼道里特意给我交待,给她老婆买份早餐,他老婆正在怀孕哩。
  我先给王叶老婆买了份早餐,送到她家里。她老婆穿着睡衣给我开的门,她从抽屉里拿出一盒烟让我抽,我抽出一根拿在手里没有点,和她闲聊了几句就出门了。
  我在回家的途中,顺便到商场转了一圈,最近收到短信这个商场打折,想给儿子买双手套。最后在特价区买了一双。出门时碰见苟师,他左手提溜着几罐奶粉,肩上扛着一箱。他无奈地说“要是天天打折,我也不用这么狼狈。”我帮他把奶粉绑在自行车上,看着他骑着车风一般地消失了。
  回到家中,我咬了几口馒头,就开始洗老婆的内裤了。儿子嚷着看电视,我去插电,被电的哆嗦了一下。儿子问爸爸怎么了?我说没怎么。以后千万别自己开电视。老婆说有本事买一个不电的。我气的没说话,继续洗着内裤。我真的不想当着孩子的面吵。洗完以后,我出去买了些菜。
  
  我是十一点出的门,我估计王叶他们接亲的快到饭店了。出门时,儿子哭着要跟,没办法我托着儿子来到了饭店。没成想我是第一到的,我打电话给李迟,问他什么时候到。他让我先到他家里去。我一想反正饭店离他们家就隔一条街,就和儿子去了他家。
  我推门进去时,吓了一跳。满屋子的水,两口子忙着扫水。暖气管爆了,我让李迟老婆把我儿子领着,我帮他托水。李迟老婆嘴里骂着,“啥人嘛,人家结婚把他给高兴坏了,昨晚上就去了,还把电话关了。”李迟赔着笑脸说,“我不是喝醉了嘛,电话没电了。”“那你今晚上也喝醉,睡到人家床上去,谁打电话谁孙子。”“我倒是想的很呀……”我忍不住了“哎哎,你们两口还有完没完,说话时,考虑一下祖国花朵的心情……”李迟老婆抱着我儿子找糖去了。
  迎亲的车队来了,李迟和苟师负责放花炮,我负责喷彩花。我是清楚的看见了王兵把新娘子抱下车时鬓角挣出了青筋。王叶在他们两后边说着什么,我们听到,估计没什么好话。不过王兵的笑倒是让我想起了什么……
  宴席开始了,李迟,王叶,苟师,我还有我儿子坐在一起。我给儿子抓了些糖和一个点心,他高兴的吃着。随便夹了几口菜,我们就开始喝了起来。时间不长就喝了两瓶,大家都差不多了。接着新郎新娘的敬酒来了,我们几个让二人表演了一个舔瓜子的节目,大家一通哄笑尖叫。
  儿子莫名地看着我们几个的恶作剧,然后问了句“爸爸,结婚美吗?”
  我们大笑着说“美”。
  “为什么呢?”
  “因为有你呀!”
  这次我们谁也没再笑出来,表情麻木地走出了饭店。
  一阵风吹来,我赶紧把儿子抱了起来,裹在了外套里。急匆匆的往家赶……

图片 1

儿子送我的礼物

文/老春

“你儿子已经几天没来上课了,也不请假,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眼瞅可就要期末考试了啊!”今天,我忽然接到了儿子班主任打来的电话。

“什么?他可是每天都按时背着书包走的啊!”我不由地大惊,内心里的火气瞬间升腾而起。

“可是他也没来学校啊!你快找找吧,这可不行,这要是出事儿了可怎么办哪?我问问班上的学生,看看有没有知道他去哪儿的!”班主任也急了起来。

“好的,我马上就去找!”挂掉了老师的电话,我狠狠地捶了一下桌子:“这个兔崽子,胆儿太大了,竟然敢不去上学!”

我马上打电话给妻子,让她发动亲朋出去寻找,什么商场、桌球厅、网吧都要翻个遍,一定要把他给找到。我则立即跟单位领导请了假,开车直接回了家。

单位距离家有两个半小时的车程,因为心焦和愤怒,两个小时后我就把车开到了家里。一到家我就跟妻子联系,她们依旧没有找到孩子。

“不行就报警吧!”妻子在电话里带了哭腔问我。

“不用报!他肯定中午要回家吃饭,到时候再说!我倒要看看他到底干什么去了!”我怒不可遏地说。

接着,我让她把亲朋都叫回来,各自去忙自己的事儿,也让她回到家里等。

“我看见你儿子了!在早餐店刷盘子呢!”正气愤不已的时候,朋友老丁打来电话跟我说。

“在哪个早餐店?”我问。

“红日,就是咱们经常去的那家!我怕他看见我跑了,我就出来了,我在门口等着呢,你来吧!”

“好,你看住了,我马上过去!”

刚撂下老丁的电话,妻子就回来了。

我放下电话,跟妻子说:“找到了!在早餐店洗盘子呢!我去把他弄回来!你跟老师说一声,省得人家惦记!”

“你可别打他!”妻子哀求道。

我瞪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就开车直奔那家早餐店。

老远地,我就看到了站在马路边抽烟的老丁。我把车停好,走了过去。

“还在里面?”

“嗯,一直也没出来!这是咋啦?你们不给他零花钱么?”

“给呀,怎么不给呢,从来也没缺过他呀!他他妈的这就是不往好道儿上走了!天天背着书包像模像样的上学,谁知道他跑来干这个呀?这今天要不是他们班主任给我打电话,我还不知道呢!”我气愤不已地说着就要往里进。

“那是咋回事呀?你别急,慢慢地问问他再说!”老丁用身体挡住门口说。

“你放心吧!”我强压着怒火,把他推开进了门。

“呦,来这么早,这还没到饭点儿呢!”老板娘听到声音从厨房里走出来说。

我没有理她,板着脸直接进了后厨。

“干嘛呀,这是?”老板娘见我气势汹汹的样子,颇为慌张地问。

“我们来找个人!”跟在我身后的老丁对她说。

推开厨房门,果然看到了蹲在地上正刷盘子的儿子。

“爸-----!”他抬头看到了我,连忙站起身来,一脸的惊慌失措。手里的盘子因为紧张滑落到地上,摔了个粉碎。估计是被我气愤的样子给吓到了,他低下头去,不敢再吭声。

“啊?他是你儿子啊?”老板娘从我身后挤过去护在他身前,惊慌失措地问。老丁则在身后拉住了我的胳膊,生怕我会控制不住出手打孩子。

“你不用上学么,嗯?”我忍着怒火问。

“用!”儿子低着头低声地说。

“那为什么跑到这里来了?缺你钱花吗,啊?”我终于忍不住冲他吼道。

儿子不吭声了,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跌落到地上。

“说!到底是什么原因?”我怒吼着。

“你好好说,别吓着孩子!”老丁拽了拽我说。

“快跟你爸爸说说,啊!你这孩子,我还寻思你家是农村的,家里出了什么事儿才来勤工俭学的呢!”老板娘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我看你的鞋穿了好几年了,想给你买一双鞋做圣诞礼物,可是我的零花钱不够了!所以就-----,呜-----”儿子哭着说。

“你-----!”我一下子愣住了。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扯了一下,眼泪一下就溢满了眼眶。

“哦,原来这是给你爸爸买的啊!你这孩子可真是太孝顺了!呐,在这儿呢!”老板娘恍然大悟地转身从旁边的架子上拿下了一个包装精美的包裹递给我。

我接过来,心里满满的感动。先前的愤怒已经被感动淹没,我强抑制着激动,走过去搂住了他。

“谢谢你,儿子!以后可不许再这样了,有你这份儿孝心,爸爸就很高兴了!”我的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就是,还是学习重要!再以后缺钱跟叔叔说,叔叔给你拿!”老丁拍着他的头说。

“阿姨也能帮你!你现在最要紧的还是学习,再以后可不能这么干了。你爸爸妈妈多着急啊!”老板娘在一旁说。

“行了,快回家吧,家里人都等着呢吧?”老板娘说。

“不行,我今天的活儿还没干完呢!”儿子抹着眼泪说。

“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干就行了。你们快走吧!”老板娘挥着手说。

“嗨,我们一起把这点儿活儿干完不就行了吗!”老丁说着撸起了袖子蹲下身去。

“就是,来,一起把它干完!”我把礼物放到旁边的架子上,也蹲下身去洗了起来。

本文由金沙网站手机版发布于小说章节,转载请注明出处:儿子为给我买礼物去打工赚钱,妻子变人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