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烟雨,丁香花语

明媚的春光里,你虽不似桃花那样的妖娆,也不比梨花似雪的清纯,但是你的好就在不张扬,无论是在路边、墙角,只要有春风经过的地方都是你主场。风来时你淡雅芬芳盈盈,风静后悠然独立。——题记
  一
  九月的阳光在这个南国城市里肆无忌惮的挥洒着,誓将树木烤焦,把柏油马路晒化后将所有的车流和行人都粘在自己的身上为这灼热殉葬。
  嘉南坐在出租车里看着街景,那灼热的烘烤似乎穿透了出租车的硬壳作用在身上,心中似乎有些懊恼,怎么就一时冲动为了个虚无缥缈的梦境就来到这火炉般的城市,而且还要一呆四年。
  同学,江州大学到了。司机的话唤醒了嘉南的思绪,连忙付钱下车。
  行李箱在软软的柏油路上摇摇晃晃的拖不稳,嘉南只好将行李箱提在手上继续前行。过了马路就是学校大门了,进进出出,人流不息。好不容易穿过了马路,进了校园找到新生报名处,交录取通知书,领寝室的钥匙,一切搞定。轻松缓步在绿茵如盖的校园里,先前的燥热早已消退了很多,可以安闲的欣赏周围的景色了。
  一幅淡雅的水墨吸引了嘉南的目光,周围一切的男男女女的身影,偶尔的叽喳细语还有笑声都被淡出了嘉南的脑海,唯一剩下的就是眼前的这幅画:这个淡雅出尘的女孩。白色的衣裙只在裙边绣有淡淡地墨色的荷花和荷叶,像荡开的波纹漾在岸边那样轻柔的托起涟漪的梦。长长的秀发丝丝垂垂到腰记,恰似不留白的飘逸一笔。翠色的遮阳伞上的墨荷与裙上的相应,那样的清逸。悠悠然袅袅婷婷飘然于前方。那绿荫恰如雨巷,那个身影恰是那个结着丁香般愁怨的女孩。可是那短短的一段绿荫之后就是男女宿舍的岔道口了。
  那个梦中的身影渐渐消失了。嘉南的心也似乎随着飘向远处,无处安放。
  江州大学九五级政法系的宿舍在C1—二楼,嘉南的宿舍在208室。嘉南进来时,其他三个室友早就收拾好了行李物品,就等着看这个李嘉南是何方神圣了。四个人互道姓名籍贯年龄:老大沈家树河南新乡人,老二李嘉南北京人,老三何道衡山东人,老四刘铭江州本地人。嘉南的大学生活就从这里开始了。
  一周的军训让每个新生都脱了层皮,男生还勉强应付,黑就黑吧,都无所谓。可是女生就不一样了,什么防晒的护肤品都用上了,可是到最后,很多女生的脸还是增添了许多太阳色。
  这是一个惬意的周末,老大老三被同乡叫去闲逛了,老四回家了。嘉南一个人睡了个自然醒。本想着起来出去吃点东西,可是想着外面炎热的天气,也就不想出去了,一桶泡面解决了温饱后,嘉南走到窗边看看:耶!外边不知啥时候开始飘起了细雨,这让嘉南精神一振,想着出去感受一下这江南细雨中的情致。
  说出发就出发,没有女孩子那些繁琐的化妆选择衣服。T恤衫牛仔裤球鞋,没有那种浪漫到诗意的遮阳伞,随手拿把雨伞就出门下楼了。
  走在林荫间,没有北方雨水那样的凉,温暖潮湿的气息渐渐围绕着,嘉南索性伞也不打了,就沐浴在这濛濛的细雨中。
  身边偶尔过往的人晓得这是北方人在体验江南粘人的细雨。漫无目的逡巡的嘉南眼中蓦然绽放一朵水墨荷花。依稀是报到那天的情景,只是此情此景更增添了雨!而且是迎面走来的姑娘。真的和梦中的雨巷里的一样:“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女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
  嘉南站在那里不动不移呆呆的看着女孩,是嘉南的注视亦或是嘉南挡住了女孩的前路。女孩盈盈的说到:看什么那这么执着。嘉南如被魔法唤醒一样不好意思地收回目光让开路,心下又不甘心,搭讪说:同学哪个系的?女孩答道:中文系的。随着声音的袅袅人也袅袅远去。从此中文系的写作课上又多了一个学生。
  
  二
  多少的邂逅其实都是精心的设计安排。
  又是一个缠绵的雨天,很多本系的学生都翘课出去玩了或是趴在被窝中玩游戏。而嘉南还是在坚持着听中文系的写作课。下课后嘉南没有立刻回宿舍,又去了上次邂逅的地点,只有嘉南心里知道,那是姑娘回宿舍的一条绕路,女孩也许是想寻找灵感才去那儿的吧。嘉南急急的先赶到那里,做好了邂逅的准备。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又让嘉南等到了。嘉南这次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一定要知道女孩的姓名。
  她来了,就像每一次梦中的那样:“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撑着油纸伞,像我一样,像我一样地默默行着。寒漠、凄清,又惆怅。”嘉南上前打了招呼,真巧在这又遇上了,我们也算一回生两回熟了,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嘉南,九五级法律系的。请问你是?女孩轻轻的抬起头看了看眼前的这个男孩,是那种看了清爽的男孩子,没有超酷的外表但是有着一种安全感。女孩爽快的回道,我是九五级中文系的丁初若。嘉南由衷的说道,你的名字太美了,和你的人一样的清逸出尘。女孩听着这样的夸奖轻轻的一抹笑意漾在嘴角眉间。嘉南在想:是了,也只有这样的名字,这样的女孩才能在戴望舒的笔下鲜活起来,在嘉南的梦中灵动起来。嘉南的梦境终于真实了,那个用伞遮着的面容清晰了,弯弯细细的眉,柔波春水的目,脸色因多思有些苍白,但正勾勒出七巧的玲珑,发长长的垂着,有风飘逸,无风妩媚。身量不高不矮,有些偏瘦,但不羸弱。对,就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那种江南女子。等嘉南想再和女孩说话时,女孩已经不见踪影了。
  嘉南当选了学生会体工部的副部长,嘉南擅长运动尤其是篮球打得好。业余时间又参加了学校的文学社团,虽说文字写的不是很出色,但其他方面突出,也是文学社团需要的人才。相熟的同学学长们心知肚明只是没人去说破。这是大学校园里长盛不衰的爱情戏码。
  嘉南和初若渐渐的相熟了,为着社团的工作,两个人的交集也多了。初若是那种文雅安静又谨慎的女孩,大有林黛玉进贾府不肯多说一句话,不敢行错一步路的架势,这也让心早所属的嘉南无从下手,生怕自己的一个不小心让这个不染俗世尘埃,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受到伤害而逃之夭夭。
  嘉南悄悄的拼命恶补看书,这样嘉南在和初若交流的时候就有多些的共同话题。嘉南和初若聊文学,聊喜欢的小说,喜欢的作家。初若的文字经常在院报上发表,嘉南送上真诚的祝福。嘉南也算争气,也偶有文字登在院报上。
  
  三
  是文字连接了古今的历史,也是文字传承了千载的文化和文化衍生的美好情愫。
  文字缘也是缘,嘉南初若两个人因文字而走的近了。他们聊文字以内的博大精深的文化,也渐渐聊些文字以外的生活。嘉南告诉初若自己生在北京长在北京,父母是商人。身在北方的他却总是向往着江南的烟雨,和雨巷,还有那有着丁香愁结的姑娘。就像戴望舒的雨巷中所写的那样。
  初若也说起了自己的家世,她家在江州省华阴县,父亲是一名普通的工人,母亲是小学教师,家中就她一个女儿,父母特别疼爱女儿,虽然经济条件有限,但是父母却是尽自己所能教育女儿,让女儿上县城最好的小学、初中、高中,初若一路走来无论是学习还是品貌都是好的。生活一直在向初若绽开着笑脸。
  “她默默地走近,走近,又投出,太息一般的眼光。她飘过,像梦一般地,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嘉南和初若的交集更增多了,除了社团的活动,写作课上嘉南也主动坐在初若的身边,有一搭没有搭的偶尔悄悄说几句话。图书馆里时常是嘉南占好了座位等着初若,还精心的准备一些小零食。用小小的温暖打动着未涉世事的初若,萌动着少女的芳心。
  嘉南不是将军,不用攻城略地的那一套,而是用蚕食的方法,一点点的增加自己在初若心中的位置。
  初若虽说是小县城来的,但是初若的学识和品位绝不亚于任何大城市的女孩。对嘉南的小心翼翼的接近,初若不是不明白,只是自己的家世和嘉南的家世相差太悬殊,同时也是想看看嘉南对自己的真心到底有多少,是不是只是一时的新鲜过后就弃之不理的那种。所以初若总是装糊涂,但是嘉南每一次真心的付出,初若心中都是小小的感动着。而初若的静默更让嘉南的心中的情结加剧。
  初若的静默,初若幽幽的目光,都让嘉南着迷又甜蜜。
  嘉南不敢挑明,初若喜欢这样的暧昧,两人就这样在既像友谊又像爱情的朦胧中走过了南国清寒的冬季。
  
  四
  三月,草长莺飞,花红柳绿对于北京来说还是太早了,只是诗人画家笔下的描绘。可是嘉南一夜的火车就由寒凉未减的北方穿越到了江南的温暖之中。身体舒展,心情更是愉悦。且不说没有了家长的唠叨叮嘱,最主要的是又可以见心心念念的初若了。假期的几次通话都是简短的问候,再说也不能在电话中说什么吧!
  嘉南给自己新的一年最大的任务就是向初若表白,虽说嘉南心中还没有十分的把握初若能接受自己,但是半年来的苦心经营也让嘉南信心满满。
  开课的第一天晚上,嘉南和初若一起在图书馆学习,两个人聊着假期的趣事,分享着彼此的快乐。
  时光静静的流淌,欢乐着正在欢乐中的人们。
  嘉南鼓足勇气对初若说,明天是周末,去我们第一次相遇的那个林荫地可以吗,我想给你一个惊喜。初若的脸上一抹红晕飘起,眼底泛着笑意,轻轻的点点头。嘉南得到默许就差没高兴的蹦起来了。
  江南的烟雨不像北方的雨来的急收的快,江南的烟雨细细地柔柔的丝丝缕缕,除非不下,下就是个长长久久,可能是一天,两天,最长的就是梅雨时节几十天粘着你。湿了树木,湿了房屋,湿了街道,也湿了行人的心。
  早上起来嘉南就兴匆匆的出去了,雨丝抚着热情的青年一路到了花店,买了一束大大的百合期间点缀着丁香。雨丝拂上花瓣更显晶莹,就像此时嘉南的心一样润润的。
  第一次邂逅的那条林荫道上,因为烟雨的缘故更显幽深,也是天公做媒吧,送上这样的烟雨。嘉南站在林荫的尽头,一把伞遮着自己遮着那束晶莹的花束,嘉南不敢让花多淋一点雨丝,怕雨丝淡了花的颜色,怕雨丝凉了花儿的心。
  林荫的另一头,“她默默地走近,走近,又投出,太息一般的眼光。像梦一般地,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嘉南捧出了花束也捧出了自己的一颗真心。初若接过花束,也接受了这个少年的心。心与心的交接是那样的纯美,此时此刻一切的语言都是多余的。戴望舒也没有预见吧,多年之后他的雨巷会演绎这样一幕纯美的相遇,从此不再是一个人的雨巷。
  嘉南和初若的爱也像南方的天气一样在逐渐升温,两个人双双出现在社团中,图书馆内,校园的林荫小道上,认识的不认识的学子们都送上一束羡慕的眼光。
  甜蜜在嘉南和初若的心中酝酿发酵,滋润这幸福中的人儿。偶尔的小矛盾更是催生甜蜜的激素。
  
  五
  如果时光就此戛然而止的话那该有多好。可是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那永远是童话中的结局,现实生活中总是有很多像兰芝和唐婉遇到的那样的恶婆婆,来惊破童话世界的梦。
  象牙塔内的生活即将结束,九五级的学生面临着毕业分配了。到这时才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时候,家中能托上关系的,能出的起钱的,本人八面玲珑的都有了好的去处,只是苦了那些没关系、没钱的普通学生,只能是听凭命运的安排了。
  嘉南自然是被父母安排回北京的毋庸置疑,嘉南为初若专程回北京和父母面谈了一次,要求父母同意自己和初若的关系,并帮助初若在北京安排工作。可是父母问过初若的家世后,不但安排工作的事没影了,就连嘉南和初若的关系,嘉南的父母也是坚决反对,嘉南再三的请求也是无济于事。嘉南甚至以不回北京留在南方为要挟,父母也不为所动。
  嘉南回到学校后,没法和初若说家中反对他们的关系的事。嘉南找到系领导要求去初若家乡的县城工作,可是系领导告诉嘉南说,在他来之前,他的关系早就被北京的某个区的法院调走了。嘉南最后的挣扎也失败了。
  嘉南横下一条心,一定要和初若在一起,于是嘉南并没有告诉初若自己父母极力反对他俩的事情,只是告诉初若会去初若的家乡上班的。
  作为学生的最后一个暑假度完之后,嘉南真的来到了初若的家乡,租了房子住下,并在一家广告公司谋了一份差事。
  初若为嘉南的付出感动着,同时也担心着,因为初若知道嘉南是家中的独子,父母怎么舍得让他到这么小的县城工作。几次追问嘉南,嘉南都说,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做主,只要你不嫌弃我挣的少就行。初若的心稍稍放下了些。嘉南和初若下班后见个面聊聊天,周末一起厮守两天,生活倒是十分的惬意。
  初若的父母知道了女儿和嘉南的事情,心中也是忐忑难安,他们知道自己的门第和嘉南的门第实在是不匹配。但是看到女儿的高兴模样心中有欣慰也有更大的隐忧。
  又是一个周末,嘉南极力要求去拜望一下初若的父母,初若无奈之下也就同意了。

我喜欢淋雨,却从来没有在烟雨中淋过,我认为淋雨可以洗去我内心的苦恼,烦躁。但在烟雨中只会增加我心中的於结,所以我只是看烟雨,却无法去欣赏,去品尝。我想那很悲,很痛的情感应该是上苍苦涩的泪水,我等凡人自是承受不起。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但无论是哪一种烟雨,都离不开她的柔美,朦胧,醉人,哪一种江南离不开她的温婉,雅韵,精致。而于我而言,江南烟雨给我更多的是一种凄艳美。

戴望舒先生那《雨巷》中消失在烟雨中的丁香是一种悲,伫立雨巷,油纸伞下的自己看着那丁香姑娘越走越远,看着那被烟雨迷蒙了的巷头,满是无奈。

每次写到江南两个字,我就会不自觉的将烟雨两个字写出来,就像成为了一种习惯一般。不过我认为事实就是这样的,江南美是因为烟雨,而烟雨醉则是因为江南。

烟雨江南,看小桥流水,竹影青碧。桃花粉面最销魂,痴了春风别离。竹林小榭,高山流水,远眺映山红。烟云旧梦,叹浮生泪漓漓。我欲醉酒狂歌,清风拂柳,月影醉清荷。起舞徘徊叹月娥,莫论人间对错。梦里流云,乘鹤西去,何时是归期?雾山里,一声杜鹃血啼

人都会感性的思考,睹物思人,成为了一种解闷的重要方式,而站在这场无尽的烟雨中,独自撑着一把油纸伞,在心中默默的想着一个人,那种别样的浪漫总是让人沉醉。

江南和烟雨本来就是一体的,无所谓水衬托了谁,也无所谓谁铺垫了谁。每一个人眼中的江南烟雨都是不一样的。

转首看来时路,那不见巷尾的迷茫满是悲凉,雨落无声,却有痕,那滴落在脚边的水滴,就像滴落在心头一般,令人发酸。

杜牧眼中的江南是“青山隐隐谁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而白居易眼中的江南则是“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戴望舒眼中的江南则是那丁香一样的姑娘。

可于烟雨中,那如同绵绵不绝的雨丝布满天空,看到的是一望无际的云雾缭绕,好像世界永远都将沉寂在这片烟雨中,感觉不到天空那放晴的气息,那种心中无法释放的抑郁,烦闷应该是一种无法言语的悲意。

对于我这个喜欢雨的人来说,烟雨算是印象尤为深刻的,她没有狂风骤雨那般来时气势磅礴,去时匆匆如流云;也没有雷雨那般轰轰烈烈,不肯停歇。不过我们总是会在这雨中看到那一片即将出现的蓝天白云。

古代诗词人也许是知道烟雨的沉重,悲切,只是因为对于心中那片阳光的向往,所以没有以悲写悲,而是借着对烟雨所谓的欣赏来慰藉自己内心的苦闷。一场烟雨,短的一个月,长的几个月,对于那种不见天日的苦楚,再怎么迷离醉人的烟雨也会让人发霉发臭。

如果说,以柳赠离人是一种挽留之意,那么烟雨送离人则是一种哀痛,断桥烟雨,江南渡口,远山朦胧之间,迷雾缭绕之中,望着那消失在重重烟雨中的离人,寄托在烟雨中的情丝最后终究是化为一声轻叹,独自一人站立在那雨丝绵绵的渡口,看着这无尽的烟雨却慰藉不了心中的苦楚。

——题记

不知是看到了烟雨想起了你,还是想起了你所以孤立在这烟雨中,只是,当雨丝打在脸上,才发现,眼泪也可以这么冰凉,悲冷,就像这江南烟雨。

本文由金沙网站手机版发布于小说章节,转载请注明出处:江南烟雨,丁香花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