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妈妈,去哪(小说)

  以往那个其乐融融的家,随着李爷爷的过世,五姊妹的关系有些微妙的改变。
  天色灰暗,阴寒的冬季,一股子阴森的风从紧紧关着的窗,再透过本拉得紧密的落地窗帘,穿破玻璃窗的细缝里悄悄地,无知地溜进了这个气氛严肃、低沉的家庭,使得这个家里的在坐每一位成员,都不自禁的打着一连串的寒颤。
  老大是李爷爷与樊奶奶第一个女儿,正是第一个孩子,李爷爷与樊奶特别看重这个大女儿,因为是她的出生,让这两位老人永远无法忘记第一次为人父母初时的雀跃与欢喜,那种听见她从年轻时樊奶奶的肚子里,茫茫然来到人世间时,洪亮的哭声,那样的欣喜,那样的感到,年近90的樊奶奶,陈年旧事已忘得差不多的樊奶奶,对当时当景,还能利落流畅地说出来,不费丝毫力气,眼光带着温柔,如今大女儿已然退休。
  此时,老大正向大家用心用力的解释着:“唉,我去年送走了我的那位,只有一个儿子儿媳,虽然他们两都挺争气,但上班确实辛苦,更是没时间照顾心心,心心还在读三年级呢,正是需要照顾教导的时候。对于我们的妈妈,我真是有心却使不上力了,得要辛苦弟弟妹妹了。”就在这时,老大的手机响了起来,老大按下绿键,一个尖锐的女声音从手机里贸然传来:“老李,打麻将三缺一,你来不来啊。”老大急忙嗔怪道:“嗨,你们也真是的,我哪来的时间打麻将呢,一天陀螺一样。”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40平方米的客厅里,秒钟滴答滴答地移动,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各色的凝重。老二是樊奶奶第二个女儿,也已退休。这时二女儿幽幽说道:“妈妈,我已照顾了多时日了,现下,我的女儿又生了女儿,外孙女幼小,女儿又是从小娇惯惯了,暂时还没有经验带孩子,外加她的公公身体不佳,婆婆又少不得花时间照顾公公,我已经答应了女儿女婿,和丈夫一起帮他们带外孙女。”众人当下都表理解。
  这是严肃的家庭会议,会议商榷的内容,自是不由分说,谁来照料年近90高龄老人。樊老太出生于乡村,当时的她不甘于命运的安排,从偏僻的乡下走出来了,年轻时,她当过学徒,做过苦工,又通过自身的努力,进了私营公司的工厂做工人。后来又升为车间书记,在当时也算是领导级别的人物,虽然那样的官级在现在连一颗芝麻都比不上,但在樊老太心中还是很有成就感。当过小型级别的官,严肃惯了,也清高惯了。年轻那会当书记时,在工厂内都是板着脸,从不轻易对谁露出和气的笑容,不是很盛气凌人,但也不是平易近人。在家对待儿女,脸上的严肃是更胜一筹,儿女们从小就敬自己的母亲,更多的是惧怕这位不苟言笑的妈妈。
  老三是樊奶奶唯一的儿子,虽然儿时,樊奶奶对他有些宠溺,但终是没把这唯一的儿子宠得不成形,也还知晓如何上进。平时为人随和大方,心底也存着善良,但身上有个很大的弱点,就是一遇见事情就举棋不定,拿不好主意,与妻子结婚十四年,是姊妹结婚最晚的一个。夫妻俩都是在外打工的命,生了儿子,乳名漠漠,现今十三岁,就读一所普通中学,正值叛逆期。按两夫妻的说法,再苦绝不苦孩子,所以为了孩子,这夫妻是朝九晚五地辛苦工作,披星戴月地沦肌浃髓。
  老三在一个绣花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声响的房内,静默地吸着烟。沉默良久,对着姐妹们说道:“我们家的情况,大家也都知道,我和兰溪都要工作,要养家糊口,我结婚又晚,漠漠现在叛逆得很,我有时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打不得骂不得,轻不得重不得,只能自己把苦往肚里咽,妈妈年龄已是耄耋之年,一点闪失也来不得,我们白天又都不在家,实在是无法瞻前也无法顾后。再者,妈妈与兰溪的关系,我们都知道,妈妈历来看不上兰溪,时间久了,兰溪难免心生芥蒂。”
  在兰溪刚刚进门时,对樊老太那是百般讨好,绞尽脑汁对老太太万般殷勤,有很长一段时间,兰溪为老太太花了很多的心思,也做了很多的事情,只想博得樊老太开怀一笑。可这位老太太是那种他人随便一哄,就能乐呵的人吗?不是呀,樊老太经历许多事,又有些官腔,心思极重,城府颇深,清瘦的脸上,一双深邃的眼睛,常常透着犀利的光芒。时间久了,兰溪在老太太那里碰到的钉子多了,遇到的冰块多了,渐渐也就失去了当初的一腔热情。随着日子的逝去,矛盾是越来越多,积怨也越来越深。
  自古是清官难断婆媳情,谁也无法说出个谁对谁错,谁也不能判出个谁是谁非,更多的时候是一声长长的叹息。老三说完后,又从烟盒里拿出一根香烟,点燃,腾云驾雾吐着烟圈,低垂着脑袋,再无他话。
  老四从小是众姐弟中最活跃的一个,谁家有事要她帮忙的,一句话的事。与前夫结婚十九年,感情一直是好好坏坏,她的丈夫只要没喝酒,看上去也算是衣冠楚楚的正人君子。可她那丈夫又抵不住酒的诱惑,每次喝醉酒,就对着老四拳打脚踢。老四一开始为了女儿,隐忍多年,一直盼到女儿上大学,才让丈夫变成前夫,离婚后,房子和钱都没分到,只有个女儿归她。这女儿也没多争气,读书时就不喜书本,勉强读了一个大专,出来一直找不到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更别说合适的对象,宅在家里靠老四养活着。不久前,遇上一个心仪的男人,那男人倒不嫌弃她有个不争气的女儿。但是,如果本就有不争气的女儿,再加上一个近90岁的老人,一并带进男人家中,怎样都说不过去。
  这个家庭会议,是在樊老太自己的房子的客厅里。樊老太与李爷爷都是有单位的退休老人,经济条件是说得过去的,两人都有着各自的退休工资,房子也是自己掏钱买的,平时都是两老人住,儿女们都有各自的家庭。然而随着李爷爷的离世,眼前这个比较宽敞的客厅,显出格外的冷清。樊老太默默坐在那张竹子做的老爷椅上,眼神有些恍惚地,听着儿女们的心声与议论,她不知道自己的那短暂的风烛残年,该是怎样的光景。
  一阵阵冷清、震心的寂静像一个个轻飘诡异的幽灵,围着那坐在皮沙发、椅子上的众儿女,在空气里始终蔓延着,不肯离去。隔了好久,仿佛是一个世纪,“哎”,一声轻微的叹息却仿佛千金重般,随着空气飘进每个人的耳朵里。老五是五姊妹中最小的一个,和丈夫结婚十八年,在结婚第二年,便生下了一个女儿,夫妻俩欢天喜地迎接那个小生命,却不料女儿7岁那年得了骨癌,并是晚期,给这个本就不富有的小家庭带来沉重的打击。夫妻俩爱女心切,带着小女孩四处求医问药,当地的大小医院都跑了个遍,还去了外省有名的大医院。夫妻俩原是企业单位,无奈效益不尽人意,最终夫妻都到外打工,维持生计。尽管两人一心想救女儿的命,几乎花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可不都说阎王要你三更死,你就不会活到四更天吗?小女孩在8岁那年,便永远离别了这个世界,永别了那么爱她的爸爸妈妈。
  在沉痛送走女娃儿的第二年,老五生下了一个儿子,老五与丈夫夫妻关系一直是恩爱和睦,并且坚定地认为好人有好报,家和才会万事兴。尤其是老五的丈夫,性格虽然有些鲁莽,但内心也还明静纯良。方才那一声叹息正是老五的丈夫,樊老太的女婿发出的。老五女婿发话:“哥哥姐姐,你们都忙,大家都理解,其实我和老五也挺忙的,但是,妈妈年纪确实是大了,离开了人,也让人挺不放心的,先让妈妈住我们家吧!”小女婿这话一出,大家仿佛从一个冰天雪地里突然看见了一缕阳光,每人的脸上刚刚结下的冰瞬间被樊老太的女婿的一番话,化成了一团团柔情的水。大伙儿纷纷夸赞妹夫的孝心如何如何,又吹捧着妹夫现在的事业有是怎样的兴旺等等。
  终于,僵持了六个小时的家庭会议,在五女婿的那一句:“住我家吧!”结束了,大家的眼神里都透着疲惫,拖着无精神的身子,在灰沉沉的深夜,纷纷回了各自的家。老五和丈夫耐心地搀扶这个耄耋之年的老人,也慢慢地走出那个没有生机的房子里,深夜的的风,呼呼地吹着。街上已经回归了宁静,人们都在睡梦中,只有一对中年夫妻搀扶这一位背有些弯曲,鹤发苍老的老人,在街上缓慢地走。   

金沙网站手机版 1

图片来自网络

文|鸣凤在竹

十年前,李奶奶去世的时候正好80岁,也就是说,如果她现在活着的话,已经90岁了。

1-

她是我的邻居,我常常去她家串门,她喜欢给我讲她过去的故事。可能是我听得很认真的缘故吧!也可能是她心里有许多的话,找不到合适的人倾述,而我恰是一个忠实的听众。

我最愿意听的是她出嫁时的故事。结婚的时候,她穿的是大红棉袄,盖着红盖头,坐着花轿,感觉像极了红高粱中的九儿,她就这样颠簸着把自己交给了一个从未谋过面的男人。

她和李爷爷,是媒妁之言,结婚之前真的没有见过面。那时候的未婚男女,好多都是在掀掉红盖头的那一刻才见到另一半的,或傻或灵,或丑或俊,或健康或残疾……,都得认,这是命。

花轿的队伍在羊肠的小路上走着,天空中能够听得见飞机的轰鸣声。大多都是敌人的飞机,但是他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轰鸣”,谁也分不清是什么飞机,总是躲,都麻木了,生死由天,随他去吧!

我想那时候李奶奶一定是面色粉嫩,头发乌黑,身材苗条,二八的新嫁娘怎么看都是美。和现在的雪鬓霜鬟相比,你不敢相信,同是一个人,曾经也年轻过,也曾经粉面朱唇。

我看到,祭奠的花圈上写着李奶奶的名字——刘玲美。想必当年,她也一定是父母心中的小公主。

李爷爷比她大十岁,老婆死掉了,没有给他留下一男半女。几年后,续娶了李奶奶。还好李爷爷对她很好,两个人很恩爱,结婚后相继生了四个孩子——三男一女。

然而在李奶奶40岁的时候,李爷爷就扔下她和四个孩子撒手人寰了。

2-

李奶奶悲伤了好长一段时间,但看到孩子们都已长大成人,心里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安慰。虽然家里不是很富裕,但三个儿子都娶上了媳妇,女儿也嫁人了。

尽管孤寡一人,但是孩子们都有了自己的归宿,李奶奶感觉命运对自己还算不薄,她很知足。

年纪相对年轻一点儿的时候,身体还可以,能够照顾自己,还感觉不到生活的艰难,感觉不到儿女是否孝顺。

最初的几年,她住在女儿家里。女儿和女婿种了好多的地,两个小孩儿,没有人照看。她便来到女儿家,给她看孩子做饭,做一些家务。后来外孙女儿长大了,她更老了,还得了慢性病,不能干活,做家务了。

她的养老问题就提上了日程。三个儿子,一个女儿,总共四个孩子,每个孩子分担一点儿,按道理说不应该是什么负担。

但在农村却有儿子赡养老人的风俗。儿子是“根”,继承家产、赡养老人既是权利也是义务。女儿是“泼出去的水”,自嫁人后就是“人家的人”了,不能算数。过得好的,如果愿意给父母花点钱,那是心意。不买东西,不花钱,也说不出来啥。

最后达成协议,老人轮流在每个儿子家住,每次一个月,三个儿子,每家一年住四个月;住在谁家,形成的费用,就由这一家来承担;如果老人生病了,费用均摊。

3-

每个月的十号,是老人搬家的日子。轮到谁家,谁就来接。老大和老二住在同一个村子,彼此来回接送很方便,但三儿子住在外地,一接一送,就有点麻烦。

这一次轮到三儿子家了,母亲却被女儿接走了。原来是女儿和三儿子商量好了,她替三哥来伺候这一个月,女儿说不想让母亲来回折腾。

但外人都说她是拿了她三哥的工钱,也就是说三儿子雇自己的妹妹伺候母亲。不管怎样,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别人管不着。其实这样真挺好,老人不用来回折腾,还能少受点罪。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女儿不来接李奶奶了。大家都猜测,可能是女儿和她三哥之间产生了矛盾。反正是不来了,轮到老三的时候,老人只好坐车颠簸到三儿子家。

三儿媳妇儿有严重的洁癖,根本就不让人进屋,她嫌李奶奶脏。老人来了,直接就送进了敬老院。而三儿子又是严重的“妻管严”,在媳妇面前大气儿都不敢出。

每个儿子家住一个月,还没怎么消停呢,就又到日子了,又该搬家了。李奶奶感觉自己根本没有“家”了,每天总是急匆匆的,感觉不到安稳。一个月又一个月,总感觉自己“在路上”。

时间过得好快,又该三儿子来接了。这一次三儿子没有履行协议,超过了约定的时间好几天,也没有打来电话解释一下,问他原因也是支支吾吾,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二媳妇越想越生气,自己多伺候了好几天,感觉吃了很大的亏。就用小车把李奶奶推到了大儿子家。她可能是感觉,养老的问题出现了变化,就应该老大出来说话。

老大能有什么办法呢?还没有轮到他,他若自作主张把妈妈接进家里,会发生“世界大战”的。无奈,他只好自掏车费把老人送到了三儿子家。

如果不亲自去,他还不知道,母亲真的去了敬老院。他看到了老三两口子麻木的表情,那一刻他的心也很难受。

可他不敢把母亲接到自己家去,他见了老婆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转身离去的那一刹那,他感觉到母亲的目光,像一把利剑刺透了他的后背,扎进了他的心。但他还是狠心地离开了,把母亲孤独地留在了那里。

他的老婆是一个口齿非常伶俐的人,很会说话,能够把死人说成活人,你到他家去串门,她会拉着你的手,每说一句话都有一个“咱”。她这一声“咱”,让你感觉好像你们都亲如一家人了。

每逢村里红白喜事,她都会拿几个塑料袋,把桌子上的肘子、烧鸡等等放到袋里带回家。她也怕别人笑话,就笑嘻嘻地说:“咱婆婆喜欢吃肉,她身体不好不能出门,我拿回家给她吃点儿。”“看这儿媳妇,多孝顺,吃点东西还想着婆婆,比女儿还孝顺啊!”人们啧啧称赞。

她拿回来的肉的确也给婆婆吃,但是口气却是这样子的:“你不是喜欢吃肉吗!给,你吃吧!”冷冰冰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把装肉的碗推到婆婆面前。她的话外音就是——李奶奶馋肉。

听到这样的话,李奶奶怎么能够吃下去呢?她知道大媳妇儿嫌弃她,但是人老了,还有什么志气啊,想长志气也长不上,只能委曲求全了。

每每此时,李奶奶就想起了年轻时喜欢看的豫剧《墙头记》:“故事里的两兄弟不孝顺老父亲,互相把老父亲踢足球一样推给对方,老父无处可去昏迷在墙头上。”

看一次李奶奶就哭一次,看一次哭一次。她联想到自己的命运,想到死去的老头子,想到自己这么不容易的一生,感慨道:“老头子,你好狠心啊!”

李奶奶在儿媳妇面前总是讨好的表情,她想自己乖一点儿日子就会好过一点儿。尽管儿女们表现得一点儿都不好,但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家丑不可外扬。”

她从来不在外面说儿女们的坏话。这一点上,李奶奶还算是聪明的,话只要说出来,难免会传到儿媳妇的耳朵里。

但人老了,有时会糊涂,没有那么好的说话技巧。你可以从她的言谈中,知道二媳妇对她也不怎么好。

冬天的时候,室外天寒地冻,路很滑,她还要出去上厕所。可是,老二家房门前的那个台阶,高得吓人,出去也没人扶她。她尽量少喝水,少吃饭,就是为了能少上厕所。

无论在哪个儿子家,李奶奶都是“谨小慎微”,唯恐哪里做得不好,让人家生气了。一生气大家都不好过,谁让自己是一个“多余”的人呢!

尽管如此,李奶奶还是喜欢儿子的家,她害怕去老三家,害怕去敬老院。

可是这一次又轮到老三家了,去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老人就死在了敬老院。胳膊和腿儿全都有淤青,没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老人在夜间突然间心脏病犯了,还没有送到医院,就闭上了眼睛。

4-

李奶奶走了,刚刚过了80岁的生日。80岁的年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外人都说,如果老人不是这样每家轮换着折腾,老人不上敬老院,不会死得那么快。所说的话确实有道理,但这都是别人的家事,外人无论怎样议论,都是毫无意义。

金沙网站手机版,换一个角度讲,死亡对于李奶奶来说也许不是什么坏事。最起码不用这样折腾了,不用看别人的脸色,也不用委曲求全。终于可以去找老头子了,有老头子的疼爱,还能感觉到一点点的温暖。

那是四月一天,天空灰蒙蒙的,云压得很低,像是有一场雨要来。李奶奶被火葬场的车拉了回来,据说是女儿坚持要求的。女儿心疼妈妈,她想让妈妈在老家发送。

这样的要求,三儿媳妇很是生气。但她拗不过小姑子以“孝心”的名义,把妈妈拉回老家。三儿子住在外地,总感觉那不是“家”,她要把妈妈接回“家”来发送。这个“家”自然就是老大的家。

三儿媳妇有她的“小算盘”,如果老人在她那里出殡,她收礼就会收很大的一笔钱。老人被接走了,她感觉自己损失大了,所以一直憋着气。

三天很快过去,葬礼结束了,大家坐在一起分账。李奶奶没有现金财产,也没有房产,财产方面“一清二白”,没有任何争议。

只是出殡所花的钱是老大预先垫付的,只要算算总共花费多少钱,每人平分就完事了,也不是什么难事。

其实分账是很正常的,共同的母亲,每个孩子都有份儿,谁都不能做一个旁观者。

按照农村的风俗,女儿是“嫁出去的人泼出去的水”,没有赡养老人的义务,也没有继承家产的权利。发送老人跟女儿无关,都是儿子的事。

其实很简单,那就按照规矩之说来分呗。三个儿子每个人承担1/3就好了。这时候三儿媳妇出来说话了,她认为:老人生了四个孩子,不管是姑娘还是儿子,都是老人的孩子,所以都算在内。要分她只拿1/4,她根本就不认可1/3之说。

拿1/4,女儿又不同意。姑嫂两个人就吵了起来。原本两个人是最亲近的,小姑子曾经替三哥三嫂伺候母亲二年,此时所有的情分都不见了。女儿气急败坏:

“自从妈妈生活上不能照顾自己,几十年的时间都是我来照顾,今天妈妈去世了,你们在这里,吵成一团,还要不要脸,我不是不想拿钱,只是从没听说过,谁家老人去世,还让姑娘来发送的。儿子不发送,要姑娘来发送,说出去,不怕让人笑掉大牙……”

三儿媳妇也不示弱:“难道你不是你妈生的吗?你妈生你难道没肚子疼吗?你妈生你肚子疼了,你就是你妈的孩子,你是你妈的孩子,你就应该拿这份儿钱……”

她一句接一句“你妈你妈”的,把这个女儿弄得怒火中烧。吵架的声音,从屋里传到了街道上。她俩一个炕上,一个地上,互相指着鼻子骂。以前彼此的好,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当女儿再一次提到,她为三嫂三哥照顾母亲的时候。三嫂就说:“你伺候你妈那是应该的,你有啥委屈啊?你妈没生你啊?”

女儿气得差点没有背过气去。三个男人在这个时候,谁也不出来说话。可能也是不敢,谁说话,就冲谁去,像疯了一样。

大嫂平时伶牙俐齿,这个时候也不敢吱声了。二嫂虽然想说话,但是她和老三有共同的利益,老三家所争取的也是她想要的,所以她选择了沉默。

最后吵架都吵累了,老二和老三就拿出了自己的1/4,都各回各家了。老大媳妇儿承担了1/2,心里也是很憋气。

又过了一些时日,老大一家开了家庭会议。老大只有一个儿子,所以,参加会议的有四个人,老大两口子和儿子儿媳妇。老大郑重其事地把账本和剩下的钱,交给了儿媳妇,说:“我们已经老了,这个家就交给你们了,从现在你们就开始当家了,这是帐和剩下的钱,都给你们,以后人情往来,就由你们去走动了,我和你妈正式退休了。”

老大儿媳妇受宠若惊地接过公公婆婆递过来的账本,感觉像接到了“尚方宝剑”一样,因为以后这个家就由自己当了,感觉很受重视。

5-

过了好几年以后,老大的儿媳妇才想明白:“原来他们上一辈儿的那笔糊涂账,是自己给承担了。”这两个老家伙太狡猾了,她想着去理论,可是老公不让。

后来,她也想明白了,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就算了吧。争来争去,什么时候是尽头儿啊!再说孩子也大了,也要给孩子做一个好的榜样。

俗话说“人在做天在看”,你坏事做太多了,老天早晚会来惩罚你。别人且不说,但是李奶奶这四个孩子,如此不孝顺,并没有看到他们受到什么惩罚。只是别人提起来这事儿的时候,都嗤之以鼻。他们的名誉受到了损伤,品德受到了谴责,也算是一种惩罚了吧。

俗话还说:“父母是孩子的榜样”,李奶奶这几个孩子都有问题,但她的孙子辈们却都很孝顺父母,报应并没有在他四个孩子的身上体现。

她的孙子们只是为有这样的父母而感到羞愧,但是自己的亲生爹娘,都没有办法而已。可是孙媳妇却不是他们生养的,所以说孙媳妇打心眼儿里鄙视他们,即使是孝顺也不是心甘情愿的。无论怎样努力,也尊敬不起来他们,只不过是照顾丈夫的情绪,做做样子罢了。

都说“养儿防老”。儿子多,老了应该是更加保险,更加无忧了吧。可是你看李奶奶,她如果只有一个儿子的话,即使再不孝顺,也不至于把老母亲推来推去的吧,就他自己,他也没有人可以攀比啊!可是生了那么多的孩子,李奶奶却是这么凄惶的晚年。

6-

对于李奶奶来说,孩子多有什么好处啊?好的孩子一个就足够。年轻的时候受了那么多的苦,却养了一群白眼儿狼。真的有点心疼李奶奶,不知道当年她对儿女的教育有没有问题,没有人看到,但是她老年的凄惨,却令人深思。

本文由金沙网站手机版发布于小说章节,转载请注明出处:【山水】妈妈,去哪(小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