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首歌叫

记得第一次听到这首叫《牵手》的歌时,我刚刚结婚不久,大概二十六、七岁吧,当然也还没有你呢。那时候的我们,只是在听,觉得旋律好美,而对词意的理解却不是很深。

父母在哪儿,家就在哪儿,每逢佳节倍思亲,每到年关,思乡思亲之念油然而生!

的确,人生有很多路要走,且漫长而遥远,其中布满坎坷与沟壑、痛苦与艰辛;但无论路途是多么清晰或无际,总有一些人会陪伴着你,牵你的手或让你牵着手去走人生许多的路。

1

在我很小的时候,生活远比今天困难的多。那个年代,大家都是一样享受着苦难的日子,由于是相同的境地,所以人们也没有太多抱怨,心情倒也平和。只是少数人心里有着遥远飘渺的理想与奢望。记得我读小学的时候,每天里最大的奢望就是午饭时能和你伯伯每人各吃一饭盒的红烧兔子肉;可是不能,你奶奶、伯伯和我三人只能每星期吃一次,你奶奶只吃一小块,而爷爷根本就吃不到。那时候,生活的艰难使人们的欲望大大降低,只是奢求吃一顿好饭、饱饭!所以,我小的时候很盼着过年,过年了就可以多吃一点好东西。

奶奶在世时,在他乡的父亲的心总是牵挂着!虽然没能每年回家陪奶奶,一到过年总是寄一笔钱给奶奶,以慰籍自己缺席的遗憾,(因为我家没盖房子,回去总寄宿在伯伯家,而伯伯一家老少也十几口人,有诸多不便)时常唠叨着奶奶的各种好,奶奶在七十几岁时不小心摔了一跤,左边股骨头骨折,不能动弹,父亲接到消息,连忙赶回老家伺候左右,端屎端尿,细心伺奉,大概一年多,直到奶奶能够自主扶着轮椅行走,他才回归我们家,这期间,是父亲和伯伯两兄弟分隔两地,几十年后的第一次长时间相聚。还有远在香港的姑姑也在过年赶回家共相聚,奶奶难得一次的儿女绕膝,也很欣慰。奶奶在八十几岁时,又一次摔倒,右边股骨头也骨折了,父亲又是第一时间赶过去伺候,姑姑也时常回来看望老母亲,伯伯的家就是兄妹们的家,因为老母亲在那儿,那儿就是家。

我小的时候是父母牵着我的手,一步又一步走到成年;如今是我在牵着他们的手走完共同的人生路。他们把曾经对我的爱也全部给了你,因为你是我的未来!

奶奶九十五岁时又不慎摔了一跤,这次把手摔断了,七十几岁的父亲又去伺候几个月,可是高龄的奶奶再也没有元气恢复了,一日不如一日,终于在满堂儿孙的悲痛中,安详离去。

还记得吗?上次和你妈妈我们三人去逛家乐福,发现有旧式的“桃酥”点心,你妈妈说:“买一些回去给爷爷吃!”人老了,还是喜欢老的旧的东西。但是心没变,儿子大了,牵不动了,就去牵下一代!你妈妈是善良的、贤惠的,她知道老人们的心。她要做的是牵两代人的手。

七十几岁的父亲和姑姑悲痛万分,父亲老泪纵横对我说:“你奶奶在的时候,我可以经常回来,她老人家不在,以后可能也没有机会回来了”。奶奶出殡的第二天大早,我起床从楼上下来,看见姑姑站在奶奶房间门口默默流泪,我流泪转身离去,不忍打扰。奶奶房间只剩下一张空床铺,所有用品已清理出去。那是怎样的凄凉!或许姑姑和父亲一样想法:家,再也回不去了。虽然他们还有大哥在,没有母亲在,一切都索然寡味。家乡一夜间成了故乡。

其实,也并不是儿子大了牵不动,而是有着自己的生活轨迹。你也会像我一样,慢慢地远离我们的视线,去找寻你的世界、你的朋友、你的兴趣、你的生活、你的事业、你牵动的手!总有一天,你不再需要我们牵你的手。

从此过年,父亲再也没说奶奶的故事。

有一年,大概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你奶奶还很年轻,她当时去农村下乡作医疗巡回吧,我当时八、九岁,具体的记不太清了,我记忆比较深的是你奶奶一去就是一个多月。后来的一天,我放学后正在家对面山上玩耍,听别人说你奶奶回来了,我撒开腿就往家跑。一进家门,你奶奶就抱着我,眼里流下牵挂的泪,我也哭了。那时,我要父母的牵挂,父母要牵我的手,因为我是他们的未来!你奶奶从乡下捎回一大包点心,类似今天“蜜三刀”的那种点心,那是我一生中吃的最香、最甜的一次。至今它们还在我记忆中莺绕不散。

2

其实自古以来,中国的父母就没有认为自己的家也是孩子的家,我们经常说的、或曾听父母们说的:“等你将来有了家”如何如何;最起码不是孩子永远的家,否则何必要孩子“成家”呢?

弟弟成家后去外地工作,每到快过年,父母总是算着他回家的日子,过年前半个月,是父母最紧张最忙的时候,母亲总是在水果批发门口转悠,樱桃今天卖多少钱?猕猴桃明天卖多少钱?……她了如指掌!因为这些都是她儿子儿媳妇孙女爱吃的。父亲总是在菜市场或者去菜市场路上,每天都有收获,鸡鸭鱼肉满冰箱都是,还再买。我实在看不下去,说:他们就回来几天,你买那么多也吃不完,还有他们回来又不会天天在家吃,朋友同学聚餐,再回她娘家吃几餐,真正在家吃不了几餐。何苦这么忙?父亲觉得我说的有理,也要强词:就算他们很少在家吃,也要准备够,想吃什么随时有。纯朴的父母不会用语言表达对孩子的爱、关心。过年,他们对孩子的爱和思念,在采购食品中,在炸排骨、包水饺、蒸春卷中………

九七年农历腊月初六下午,我在回烟台TCL办事处的路上发生了车祸。当我从昏迷中醒来,首先想到的是庆幸自己还活着,然后决定对全家人封锁消息。不想你们因为我的生死未知而牵挂,因为距离太过遥远,你们只能是悲伤大于牵挂,而我会记着牵挂不要你们悲伤。

回家过年,父母在哪儿,家就在哪儿,一代传承一代,一代牵挂一代。

有的时候,无奈也是一种选择。

俗话说:父母在不远游!可是现实很残酷,多少人离乡背井,出外打拼。

记得你跟着爷爷、奶奶到医院里看我,你奶奶抹着眼泪说一些家乡人惯有的话:“不要紧吧?”、“你就不能小心点开车?”等等。而当时,你坐在我床前的板凳上,扭着头,不看我,也不说话。爷爷数落你:“你不是急着来看爸爸吗?怎么不和爸爸说话?快说呀!”我用一只手转过你的头,看见你的眼里有泪珠闪动,而你则坚强地不看我。我明白你的心境,小小年龄的你还没有完全懂得发生的事,但你坚强的不哭则是对牵挂的稚幼解释。

可是游子们,你们在外闯荡的一年,是你们父母牵挂的一年,你们春节回家的日子,是你们父母翘首企盼的日子!愿出门在外的人都能平安回家!

此时我的心里很宽慰,我永远是他们牵挂的人,虽然我已成家,并且有了你,但我始终没有真正走出他们的内心。只是我长大了,经常逃离出他们的视线,并且自认为不再需要这份牵挂,其实是我错了。

然后,你递给了我你精心准备的礼物,千纸鹤。

那一年你才七岁,而我是三十六岁。

往事如烟,渐渐逝去。

我们小的时候,父母牵我们的手过街、走路。

我们愈长愈高,渐渐地觉得不再需要父母牵手,而是我们牵父母。只是这时候,父母没有松手,我们却主动把手抽走了。

失落的不是我们,是父母。

渐渐地,你会牵着我们,就像曾经我们牵着父母!

趁着你还小,就让我们多牵牵你吧!

总有一天,你会愈长愈大,跑了。剩下两只老手,再靠拢,牢牢牵在一起。

本文由金沙网站手机版发布于文章点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有一首歌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