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电话的记忆_励志散文_好文学网

说起改革开放带来的变化,打电话无疑是老百姓体会最深的事情之一。 在老一辈人过去的印象中,打电话大多是机关单位的事。老百姓偶有急事,需要跑到邮局,先挂号排队,由工作人员帮你叫通才可说话。如果是长途,那就更麻烦了,需一级一级由接线员传递叫通,运气不好时,等半天也未必打得通。打一个长途电话,没有几元钱是不行的,这在只有几十元工资的那时,可不算一件小事。七十年代初,小姑去北京出差,当时我还在部队当兵。营部通讯员跑来说有我电话,等我心急火燎地跑过去又不通了。通讯员只好重新呼叫兰考县总机另挂,折腾了半晚上始终没有接通。后来我才知道,我打的电话要从兰考再要开封、开封要郑州、郑州要北京、北京要某电话局、某电话局才可要到小姑住的地方。这中间只要有一个地方占线,电话就无法接通。 1981年我到公社工作,电话室有办公电话。那时全公社的电话就六七部,全是街道各单位的。总机就在公社电话室,接电话是电话员的主要工作。街道哪个单位要打电话,先要叫通公社总机,然后总机把线插到渭南或某单位才可叫通说话。因此,各单位都巴结公社电话员,只有和他搞好关系,单位电话才会及时接通。 九十年代中期,IC电话在农村出现了。官底街道安了两部,一部在公社门口,一部在街道十字。只要插上IC卡,就可以拨通电话。公社电话只能和区内联系,长途需到邮电局打。IC卡分为20元、30元、50元、100元等。为了方便我买了IC卡,私事需要打电话或外地电话,就在公社门口IC电话上打。电话机自动从卡里扣除资费,比过去方便多了。 两千年以后BP机传到了乡下,可以随时随地呼对方了,不过你得在电话机旁等着。有时几个人都在等,铃声一响,大家都争着接。有一个相声里描述的正是BP电话机旁发生的喜剧。后来又有了汉显BP机,你有什么事可以在BP机上给对方留言。那时的传呼台如雨后春笋,一个地方几乎一夜间呼啦一下冒出好多传呼台。我现在只记得出名的有127、129,还有个八一台。只要别在腰间小盒子里的传呼机响起,你就得赶紧在附近找固定电话,生怕对方着急。要是在半路传呼机响起,那可就抓瞎了。在传呼机成为时髦的大潮里,我也咬牙买了一部。你能找到别人,别人也能找到你,确实方便,没事时发个短信,还可以联络感情。 九十年代后期,在渭南工作的儿子,执意花六百多元给家里装了一部电话机,为的是和家里联系方便。但麻烦也来了,那时因为农村电话少,常有人来家里打电话。收钱吧,显得太皮薄;不收吧,月底收电话费一疙瘩,实在承受不起。最麻烦的是外地有人给家里打电话,我一家人全成了通讯员,得赶紧去叫人。哪怕你的手刚塞进面盆也得抽出来,遇到雨天更麻烦,去了两脚泥,甚至还会栽一跤,落个腰腿屁股疼。不去就会得罪人,多少年修下的邻里关系一朝完蛋,为此没少叫人头疼。到两千年初,一个官底镇就装了四五百部电话,动作慢了抢不到号还装不上呢! 那时谁手里要有一部手机,准会招来无数回头客。两千年末,一个在渭南某单位当领导的战友说他要换手机,问我要不?我赶紧跑到渭南,那手机卡里还有点钱,我一拨电话号,立马就可以和对方讲话,别提心里有多高兴!这是一部韩国三星手机,金黄色的,上翻盖。只可惜它显示的是外文,咱看不懂。有了它,我也收获了不少人的注目礼。谁知好景不常在,没多长时间,手机坏了。拿到渭南修理,人家说翻盖排线坏了,换一下要40元。问保多长时间?答曰:“一星期。”我觉得太坑人了,只好作罢。 我买第一部手机的时候,手机已经快普及了。是联通的133号段,也是一个黄色翻盖的。人家说搞活动,交一千多元话费,手机就算白送的。我喜滋滋的买下了,这个手机整整陪了我三年多。那时的话费分区内和长途,如果外出了还要漫游费。1997年,我去广东看孙子,没几天几十块话费没有了。原来漫游费特别贵,漫游接听电话比主叫还贵,大概一分钟两块七毛。后来我学聪明了,接到电话挂掉,赶紧跑下九楼,在话吧回电话。那时广州话吧不分长途短途,一分钟一毛钱。这个办法虽然麻烦,但却省下不少话费,打电话时说话也没那么紧张了,多聊一会儿多花不了多少钱。当时我就想不通,为什么广州可以不分长途短途一分钟一毛钱,内地却不行? 我有手机后,给儿子打电话,每次响声过铃,儿子都会挂断,然后再打过来。我知道儿子怕我心疼电话费,舍不得多说会话。现在取消了长途费,儿子不再挂我电话了。2016年,为给次子照看孩子,我搬到了渭南。用了多年的老人机开始不适应了,没有微信,老友们嫌不方便。不得已又换了智能手机,一开始很不适应,啥都要问孩子。教一遍记不住,一个问题总反复问,他们没嫌烦,我倒有点不好意思。慢慢的能发微信了,能看新闻了,也能在手机上听歌友们k歌了。我这才发现智能手机的好处,退休后看报纸不方便,没想到手机把这个问题也解决了。 细细想来,改革开放这四十年,变化真是天翻地覆呀!我们这一代人,和共和国同年岁。吃过太多的苦,受过太多的罪。体验过没书读的彷徨,品尝过挨饿的滋味。亲历过文化革命的无法无天,总算赶上了改革开放祖国腾飞。心想:好好多活几年吧,不知道还有多少好事在等着我们呢!心里有了这个念想,幸福感能不油然而生吗?

在割资本主义尾巴的时代,“楼上楼下,电灯电话”被定信为资本主义,是要受到批斗的。随着科技的迅猛发展,电灯在80年代就得到了普及,固定电话已不再是独角戏,移动电话颇受青睐。

儿童时代,每个大队部都有一部公用有线电话,电话一般都是黑色的,且有强大的电容维持话路的畅通。由于大伯在大队部看电话机,我得以在这个时代接触它,这也成为我向小伙伴们炫耀的资本。每个村里都有电话机,每个公社都有电话总机,想问外打电话,必须通过公社(当时的叫法)的总机向外转打。情景往往是这样的,手抓电话的摇柄摇上半天,信号接通,说上一句,请转哪里哪里的总机,一站一站地向外传输,往往打到目的地需要大半天的时间。但是对于儿时的我们,笨拙无比的电话机,却具有无比神的魅力。

记得参加工作之后,电话机也还是稀缺之物。乡教办给各个学校下通知,都是通过写纸条的形式,通过人手送达来实现传递消息的功能,还处于比较原始的传递状态。

忽如一夜春风来,村里的小卖店也开始装上了电话机,初装费用却是高的吓人,需要五千多元。向外打电话,一分钟高达一元,令谈者生畏望而却步,心中却装着羡慕。随之学校也装上了电话机,一般装在学校领导办公室,教师们也只能是嫉妒恨。后来还清晰的记得在电话机房上方,加了高高的信号杆,在学校的一亩三分地内,领导就可以轻轻松松的使用电话子母机了,那神态那架势着实让我新生赶超之念了。

慢慢的,家里也装了电话机,找的是通讯公司的亲戚,选了一个非常好的号码“6511658”,好记而且充满了吉祥的味道,自己可以随意的拨打电话了,可以随时和远方的亲人打电话,传递彼此的信息,快捷方便实用,实用价值极高,电话费也是高的惊人!

伴随电话而来是传呼机,初时是数字的,随后是汉显的。戴BB机者,非富即贵,令我辈眼红不已。无论戴BB机者身处何地,找之者都可以通过电话机向其发送信息,实在方便极了。

"长江后浪推前浪,芳林新叶催陈叶”,一夜之间,有钱人拿着砖头大的“大哥大”耀武扬威的走上街头,青天白日之下,风清月白之时,可以肆无忌惮的拨打电话,时代的弄潮儿领导着时代的新潮流。

慢慢的,大哥大变成了小哥大,体积在不断的缩小,科技含量却在不断的增加,费用高的吓人,现在看来一款非常普通的摩托罗拉998在当时的费用高达1万元,慢慢的成为了5000元。手机套串在皮带上,带着拉绳,装饰一新,气宇轩昂,便是极绅士装扮了。2001年的10月,这是个具有历史意义的纪念时刻,我达到了绅士级别,拥有了自己的一部998摩托罗拉手机。

四五年的时间更新换代,随后又买了第二部摩托罗拉,一部山寨牌的手机,一部二手手机,一部摩托罗拉大屏手机,一部联想的4G手机,直至去年冬天,上大学的儿子利用课余打工所挣的钱给我买了一部红米手机,我便爱我所爱爱不释手了。

科技在进步在发展,人的观念也在进步在发展。偌大的地球也变成了地球村,随时随地我们都可以通过手机把自己的信息传递给身在地球上任何方位的亲人。

在手机方便了我们生活的同时,带给我的另一面却是更深层次的思考,更多方位的忧虑:100多年以前,西方列强用鸦片敲开了中国的大门,到处都是躺着吸大烟的中国人,国力积贫积弱,完全滑入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深渊;100年以后,西方国家用手机敲开了中国的大门,到处都是拿着手机看信息的不阅读的中国人,外国文化不断渗透到年轻一代的心中,身体赢弱还不可怕,可怕的是日渐萎缩被同化没有思维的大脑!梁启超先生在很多年前说过的一句话“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如此情景,良知国人,忧心如焚,使用手机,正确方式,势在必行!

随着时代的发展,手机也贴上了爱国的标签,不买三星手机反对萨德方案的实施,不买苹果手机反对钓鱼岛划入日本地图。不可否定的是,两种手机买者甚众。君不见华为手机迅速崛起,成为世界手机制造界的航母,捍卫国家民族尊严,支持国产手机,振兴中国经济,从一点一滴做起,从现在做起,从自身做起!

本文由金沙网站手机版发布于文章点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打电话的记忆_励志散文_好文学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