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共烟火,一封情书

有些人来过,头也不回。有些人来过,看淡是非。有些人来过,留在心扉。

遇见过,然后在时光里走散,再渐渐的遗忘。来不及在彼此的旅程中留下过深的足迹,只缘于上一世的牵扯太多,约好遇见,就仅仅是遇见。或者,匆忙到只有迎面擦肩而过的短短一瞬,就再也不见。唯独你。

——题记

我说,要给最爱的你一封情书。若你在,或许淡淡的付之一笑,就模糊了我视网膜中的认真。慢慢的,连勇气,也失去了呼吸的自由。但现在,是你不在,久到我都已经忘却,最初,你的离开留下的是怎样的痛。依稀记得,惊醒于你离开很久以后的一个梦里,接着翻箱倒柜的才发现,你是真的离开了,甚至,没留下一张属于我们的合影。只是,你忘了该一并带走的,还有我脑海中留存的我们的记忆,如若它们不是那么的安好,而我也未曾遗忘,或许,不会有一丝的难过。

残存在天边的一丝浮云被绚烂的绯红染上了妖冶,

当初,我预料不到我们的开始是源于我的离开,正如最后,我也预料不到,你会悄无声息的离开。这,是不是你说的,开始于最后的最后,结束于最后的开始。我想,假若不是因为一路的紧紧跟随。走过一地的泥泞,再有一句轻声的挽留,我们,也只能是彼此生命中的一个过客。

寂静的天幕中有零零落落的几只归鸟,翩跹飞入温暖的国度。

很多次我都在问自己,如果给我一个月光宝盒,那么结果,是不是就不一样。但我们的故事,并不是编导手中的剧本,我找不到原稿将我们的过往抹去,再添上不同的故事。又如果,彼时的你说,“只要你点头,我们就一起走,去这世界的随便地方,一路风景一路歌,人山人海,边走边爱”,我,会不会就不顾一切的随你一句或许是有口无心的誓言离开。而你,就再也找不到让我孤单的理由。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孤单,是因为没有你的陪伴而衍生出来的一个类似于寂寞的词语。或许,答案是模糊的,你才舍得离开,离开,就再也不回来,亦回不来。

时间一点一滴的缓缓流淌,就像旧日的那些记忆伴随着丝丝美好的虚幻,

我说,要给最爱的你一封情书。然后,我就开始了一笔一划的勾勒,直到白色纸张上都涂鸦满我对你的思念,很浅显的思念,但我知道,你能读懂。盛夏的午后,地面,是碎了一地的阳光,一片一片,又或者,碎了一地的,是数不清的思念。而你,从未遇见。我说,要给最爱的你一封情书,但,我却把思念从序言写到了很久以后的现在。我能想象的,是从你眼角流露出来的丝丝笑意,与此嘲笑的,必定还有那拙劣的文笔。可是现在,只有微弱的风,从耳边轻轻拂过,化作一声若有似无的长叹。

跟随着手中飞扬的尘沙,遗散天际。

望着海天交接的分界线,冰淇淋被融化的瞬间,我忽然又想起你说的,要活得比夏天还要温暖。但你不知道的是,没有你,太阳也失去了应有的温度。而有时,太阳又刺眼到模糊了你曾经微笑着的轮廓。我想问,你离开,是不是已经很久很久了?久到我足够忘了你的模样和你最初离开时留下的痛。有人说,爱的反面不是恨,而是遗忘之遗忘,是漠然。初听时的不以为然,在这一刻,都变成了深深的懂得。

握不住的浅沙,何不扬了它,那是荡在心间最凌烈的话。

我说,要给最爱的你一封情书,但似乎,我早已忘却了落笔的初衷。我在想着,是不是因为带了些许回忆的漫不经心,才一并遗忘了过去的你?我不知道。站在人行天桥的中央俯瞰底下的车来车往,从一数到一百或者更多,匆匆而过,也许间或数错而不自知,但,又有什么关系,我在意的,不过是被留下的一地喧嚣。可能是我忘了,这原本就是一个拥挤的城市,一不小心,就遗失了彼此的踪影,比如,你和我。

如果所有的往事都被尘埃染上了一层灰暗的色彩,

我说,要给最爱的你一封情书,结果写到最后,我们还是成为了彼此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连当初的足迹,也模糊了。这样,你会不会比较难过?而我也忘了,你早已不在。

你会在哪时哪分,浅浅的忆起曾经不忘的回忆。

故事的结局是,我们的最后,都到达不了彼此的最初。

是不是在你的心中,于我,已变成了过去。

后记:当我再次以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时,我似乎又听到你说,那不是哭泣的角度,而是,微笑的角度。刚好,我想起了你的微笑。多好,原来你一直都安好。

变成了那段声色年华中最荒谬的相遇。

——黄怡君

我想潜藏在被时光泛黄的记忆中,像一只疲惫的归鸟,栖息在旧日温暖的牢。

开始像躲避一切世俗纷争的鸵鸟,用厚厚的尘沙把自己的身体全部埋葬,

躲在狭隘的空间中一遍遍的自我催眠,一遍遍的逞强微笑。

慢慢笑到嘴角抽搐,表情麻木,空洞的眼眸再也没有一丝温度的定格,

回放那些被黑白袭染的错位影片,然后像个陌生人对自己自嘲笑笑。

一颗心,托付了错的人,一段情,埋藏了真的心。

与你来说,我只是在自欺欺人的说着遗忘,自编自导的佯装坚强。

但是,你却忘了,我若不坚强,谁替我来掩埋那短零碎的伤。

就算我笑的再如何逞强,却始终抑制不了内心的彷徨。

以为你不设前提的包容和没有理由的心疼,便是对我的爱。

可是却忘了,在如此世态炎凉的尘世中,没有谁会轻易言爱。

那你告诉我,最初的心疼,最初的快乐,最初的幸福,最初的执着。

最初的你说的爱我,最初毫无保留的温柔,最初蔓延心底的思念,都算什么。

这是不是爱情,亲爱的,你的眼中为何全是她的身影。

是她在你的记忆中留下了此生不忘的风景,

你却经由爱我的借口去遗忘那个你触及不了唯美背影。

你说你的回忆剔除的不够干净,那一刻,你的眼中全是有关于她的眉目柔情。

那你对我的又算什么,只是你眼角眉梢流露的丝毫怜悯。

是吗?最终她还是不费力气的赢走了你的心,而我却要承载着你说爱我的黯然心碎。

亲爱的,你告诉我,有关于你我的记忆,那段感情究竟还是不是爱情。

如果我变成回忆,退出了你的生命。

终于再也没有我的爱,变成你爱她的羁绊。

始终没有那么幸运,相守不离到步履蹒跚,相濡以沫到白发终老。

漫长的时光你的伤痛终究会痊愈,下一个春暖花开,便是你簇拥她的风景如画。

若你可以有一个更爱你的她,我想我再也不会偏执,把你禁锢在散凉的温柔中看着你的黯然神伤。

不,不,那不是爱情,那只是我自欺臆想的唯美画景。

你在路的那头,我在思念的彼岸,隔着千年的红尘,守望着无期的归来。

默默守候着,如同守望着一幅绝世的风景,而风景的那端你却逃到天涯海角,拥入了别人的怀抱。

对不起,在那段风景如画的岁月中,我只是途径你伤城岁月的过客,

与你而言的错过便是梗概我们所有回忆的代名词,

只可惜,在荒途绝境中我遗失了最真诚的心,

我把自己都弄丢了,还怎么来爱你。

你会如何提及,过往的回忆,你会不会想起,曾经说过的爱我。

你还会承诺吗?你还会莫名的心凉吗?此时的你又在谁的宇宙施舍着温柔。

只是我明白,在有多少感动,也无关于旧日的心动。在也没有任何承诺,抵得过最初的认真。

没关系,至少曾经的我们拥有着同一段回忆,在那段回忆中有个曾深爱彼此的自己。

如果没有你说的那句爱我,是不是所有的美好都不会如此终结。

如果没有最初的那种悸动,是不是后来的一切都不会命名为错过。

如果还有如果,你还会如当初那般执着的说着你还爱我吗。

如果没有离别,是不是我们都还能回到最初那般美好灿烂。

曾经的曾经,都不在留恋了吗,那么,你便忘了我吧,忘记我这个凉薄女子所带给你的一切。

如果有如果,如果一切都无关伤害,如果你还在,如果我还爱,请别再说爱我。

我舍不得,可是一切都回不去了,

爱你很值得,只是该停了,没有我,你要好好的。

我们错过的,错了就错了,不用担心我,我不爱你了。

淡淡的音调流泻出悲伤的回忆,还未开口说出你过得好吗,就湿了眼眶。

停滞的时光,我们都曾把地久天长当成两个人相依相伴的承诺,

可是我们都却忘了,甜言蜜语,说给不相干的人听。

那时的你从未料到如此的结局,所以,你错过了我,我不怪你。

难以启齿的温柔,并不是不曾心动的冷漠,这是那份爱情太过于沉重,

就连被爱的感动,也忘了如何言语,沉默之中的那份温情,我想你始终都不懂。

我们都想有时光机,试着回到过去,是不是那时的我们对爱与被爱都依然会有勇气,

是不是不会再用最壮烈却也最惨烈的方式来维系你我之间那少得可怜的爱情。

可是,你再也不是我初始的少年,如阳春的曙光明媚绚烂,

可是,我们都忘了寻找最初的美好,都忘了在这场无期的路途中真心期盼的是什么。

若我的凉薄,能还你的安好。那么由我来离开,又如何。

少年,我不爱你了,少年,把一切都忘了吧。

如果我先放弃爱情,是不是所有的伤痛都会不药而愈。

没有人会懂得喧哗过后的沉默,是为了自己难以抑制的难过。

那心尖被思念凌迟的疼,是否会被深埋在下一世美好的晨曦中。

当我认为你是我命中注定的那个良人时,你却云淡风轻的诉说我只是你的过客。

也许,这就是我们之间遥不可及的距离,你在海角,我在天涯,从此不见不念,不相欠。

我只是个陪你疯了一场短暂狂欢的过客,却还在奢望你寒冷渐生的心房中有过对我的一丝温柔,

直到离开后才发现,你从来都不是属于我的,在我为你付出一切的时候,你仍然只是你的。

生活,一半回忆,一半继续,我们都在继续微笑,直至成了不敢哭的小孩。

原来爱情不是排排坐,就会得到糖果,心里藏着悲伤的人,多半不懂爱与被爱。

我们再继续成长,过往的悲伤都会化作养料。

难过了,就扬起嘴角,保持微笑。孤单了,就回首仰望自己的影子,它依旧在原地等你。

思念了,就安静的闭上双眼,在明天之前微笑遗忘。

流泪了,就仰望天空,那里不会有溢出心房的难过。

累了,就蹲下来,抱抱自己,亲爱的自己,没了最爱的你,我要好好爱自己。

再也不会回头,就像回忆始终都会被微风吹散。

再也不会留恋,就像秋日枯黄的落叶消逝云海。

再也不会有交集,就像两条平行线相遇之后是错过。

原来,有些爱到最后也始终改变不了各自走散,相逢不再的命运。

原谅那时我们的年少,把相仿的温柔当成了彼此相爱的借口。

最终的最终,我们被时光遗忘在了东南西北。

最后的最后,你亦忘记了曾对我有过的一场动情。

那就,散了吧,那就忘了吧,我们彼此都要各安天涯。

再也恨不动,再也爱不起了。

最终,时间和距离还是把所有的记忆泯灭的荡然无存。

后来的我,再也记不起在哪年哪月的那一日,

曾把你的姓氏,我的名字,一笔一划的相连在了一起,

后来的我,再也忘不了在哪时哪分的哪一秒,

时光墙壁上曾有一张眉目柔情的脸,一张微笑着,忧伤着,凝望我的脸。

亲爱的,失落的时光应该被好好的收藏。

我不愿你在难过,所以可以离开有你的世界,一路向北。

最终,是我不爱了,你可以毫无保留的把所有的爱都完整的给她。

我不难过,不要小看我,这些都没什么熬不过。

一个人的晴天没有孤单的阴天,时光久了,便遗忘了最初的难过。

彷惶的孤单下落不明,有一秒的寂寞刹那间充斥脑海,

不愿再去计较太多,因为爱与被爱永远都不能成正比。

华丽的忧伤渐渐落幕,在分叉的路口看见了如此相似的背道分离。

最远的距离,究竟是爱与不爱,还是互不相欠,只怕是心离得再近,也没有温热的心跳。

背对背的距离,越美好,却越残忍。世界是一个圆圈,我们兜兜转转,走走停停,

却还是在中途弄丢了自己,谁还站在原地等我,看着你的背影越来越遥远。

记忆触碰了泪腺,结局在氤氲中看不见,

只依稀记得我们像毫不相关的路人甲乙从此退出了彼此的生命。

骄傲的我,始终不愿承认,在那些熟悉的温柔之后渐渐斑驳的万念俱灭。

在每一次哭着挣扎后,却又微笑着奔跑,一边失去,一边寻找。

只是我再也不会把自己紧紧守护的真心再毫无保留的让别人恣意伤害。

我就一颗心,现在用来好好的爱自己。

仰望幸福,依旧那么远,那么凉。

滑落心间的记忆原来已经那么长了。笑看红尘,一路变化无常。

有的人来了,有的人走了,没有谁会陪谁一生一世,直到永远。

只是转身的一瞬间,沧海变为桑田,似云如烟,散尽人间。

直到我懂得,三生共烟火,一世一迷离是形容你我。

本文由金沙网站手机版发布于文章点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三生共烟火,一封情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