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风景美_散文随笔_好文学网,来年花开_写景

理想如此丰满,现实如此骨感。

有人说,庐山美,因为它生机勃勃;有人说,西湖美,因为它绿树掩映;有人说,岳阳楼美,因为它浩渺无边。我却要说,故乡美,故乡的春美,因为它温婉质朴。

他是临春苏醒的 冬天刚刚过去,空气还残留冰冷的寒气 他贪恋捂得厚实的被子不愿出来 。

“一年之计在于春。”无论在什么地方春天总是美好的,而南方的故乡的春却别具风味。它来得非常轻盈,也非常迅速。眨眼间,窗外枯树上已长满了嫩绿的小芽;转瞬间,草坪上也闪出浓浓绿意。在草坪上跑着,跳着,打几个滚,捉一捉蝴蝶。风,轻飘飘的,草,软绵绵的,使你那本不畅快的心变得非常快乐兴奋。

没过几天,春的气息完全笼罩着大地 万物复苏,点点幼嫩的鹅黄色的芽抽的纤长,看上去生机勃勃 。

北方,当然也是有春天的,但来得太猛。小路上呼呼地刮着狂风,吹得人睁不开眼。风中还夹杂着沙粒,混着一股被太阳晒干的泥土味直冲向人的脸颊,打得生疼,叫人不能呼吸。刚长出一点小芽的树被风吹得东摇西晃,好像马上就要被折断似的;田野里零零星星冒出几棵纤细的小草,与大片黄土地相映衬,显得冬天的影子还没完全离去。

他不情愿的扒开被子,因为妈妈已经生气了 。

所以我更喜欢南方的故乡的春天,总觉得南方的春天有一股更浓的生气。

清晨清冽的空气让他打了个寒颤,然后舒服的伸了伸懒腰 摇摇零星的几点头发,心情有些舒爽 。

南方的春天中,我喜欢的就是雨。雨滴们调皮地乘着隐形的班机降落人间。我会特意走在檐下,享受着雨滴坠落头顶的感觉,一下一下,仿佛是一个颤动的春天。雨水从一道道缝隙间跌落下来,形成一串串风铃。没有电闪雷鸣的狂风暴雨,也没有不伦不类的太阳雨,而是清清爽爽,悄悄地,湿润地下下来,轻轻地滴在人的脸上,手上,眉间,鼻梁,让人从心里升起一股清凉的感觉。待雨稍稍大些,站在窗前,看那被雨抹得更亮的树,更亮的草,心里就有说不出的喜悦。仿佛自己就是那一棵棵小树,一株株小草,正享受着甘甜的雨露,努力地向上生长,热情地拥抱空气,阳光。难怪诗人听雨,乐此不疲,叹道:“一任阶前雨,点滴到天明。”雨不停地下,往往一场雨,要下三五天,甚至更长。这彻底的一场雨,把原先城市里所有的污垢,浊气统统一扫而光,露出它崭新的面目,那就是清爽,自然。

过了几天,他就像打了激素似的个头猛蹿 超过身边的同伴,一枝独秀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打量他的目光不是羡慕,一种夹杂着怜悯的感情 。

南方的春天还有更多的小动物露出头脚。路边花丛里出现许多白色的蝴蝶,翩翩起舞,宛如一朵朵白色的花在跳动,竟动人得使花朵失色。早练的老人们手里拎着鸟笼,人不停地跑,鸟不停地叫,相映成趣。而这在北方,却是见不到的。一切都是如此美好,真希望时光永远停留在春季,将这未曾留意过的风景守到永恒。

他一直不明白,直到发育成熟,儿孙满堂 白色绒毛状覆盖了他整个头部,柔软的就是有点热 。

故乡的春,暖人心脾,“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稍纵即逝,“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魂牵梦绕,“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当春携着它那特有的温煦潮一样地涌来时,也能让人断魂。它活泼得令人迷醉,更耀眼得让人炫目。

这时候的他最害怕刮大风,每次平静下来,他总会心疼的数数他的头发,哎,又缺了十几根 。

如果说春夏秋冬是一曲四季交响乐,那么春便是这首曲子中动人的旋律。

春日总是多风,不冷却够猛 他晕晕的瘫倒在路旁,妈妈轻柔的托起他,温暖着他 这就是命 他作为蒲公英家族中的一员,他的命就是与风相伴,与雨同眠 。

此刻,我的耳畔还响着雨滴从屋檐坠落的风铃声和小鸟的叫声。在我心中,故乡美,故乡的春美。

就在他以为自己会这样下去,一双白嫩的小手,将他从泥土中生生扯了下来 他痛得大叫,透过几经稀疏的头发看去,是一个人类小男孩,他童真的笑在他看来是那样可怕 。

男孩猛地吹了吹,绒毛随风摇动几下,零星几根掉下来,没有风的相伴,还是落在油柏马路上被来往的车辆压下去 碾压成浆,只剩下一点血迹而已 。

小男孩有些不开心,风吹不动,便用手强行将他扒了个光,笑嘻嘻的将手一扬,蒲公英被风吹了几个转,运气不好的直落在马路上,运气稍好的继续随着风的轨迹,浪迹天涯 。 哦,他又变成了一颗小种子,一切都要从头来过 他莫名的有些悲哀 。

也许,一生随风飘荡也是好的 风吹啊吹,一直吹到炎热的夏天 他焉焉的趴在干干的泥土上 他随风走过许多地方,看过世间百态人情冷暖,现在的他,只想找个停脚的地方安安心 。

也许是上天垂怜他 在那天傍晚,天下了雨,淋漓的小雨暂时驱走夏季的炎热,泥土被打湿,泛着沉重的潮味 他高兴坏了,一头扎进湿润的泥土,虽然雨滴打的他有些痛,但他不在乎 。

雨下的不大,也退得快 天空被洗刷的很澄澈,青青的小草抖抖身上的雨滴,伸展着身体 他享受的允吸大地的营养,感受久违的生机 太阳好像更大了 光线晃着他的脑袋 好昏啊 。

他尾尖颤了颤,然后不动了 无意的缩成一个小球,隐藏在深褐色的土地中 来年 等来年,他会再次盛开,随风飘扬 。

本文由金沙网站手机版发布于文章点评,转载请注明出处:这里风景美_散文随笔_好文学网,来年花开_写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