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散的方向,老男孩朴树哭了

树叶黄了,就要掉了;被风吹了,找不到了;冬天来了,觉得冻了;水不流了,你也走了;音乐响了,让我哭了;心已丢了,还会痛吗?

文/甜点

题记

1、“你的故事讲到了哪”

年龄是道伤痕,一年一年长出新疤,揭了褪了还是会疼。

老男孩朴树依旧身着随意的格子衫、头戴毛线帽,少年的模样。清瘦颀长的身躯,素颜是那熟悉的中年人肤色,有些蜡黄有些疲惫,退却了青年的紧致。漫不经心的愁容是某类文青特有的病态样子。可一开嗓,还是那么感染人。

朴树不在我的青春记忆里,他早于我的时代。他大红大紫的那些年,我还是个住在童年里的小女孩。在我经历着所谓闪亮的青春期时,他已经沉寂在人海里,沉默地经历着他的哀乐伤悲。如今看到他当年的照片或是影像,仿佛是个生活在很遥远的人。

平行时空里,我疯狂着我的疯狂,他静默着他的静默。第一次认真接触到他的歌,是《平凡之路》。那是韩寒的电影《后会无期》的主题曲,我去电影院看了电影,和前任。

那时甚至还不太理解这部电影,以及歌里唱的无奈。

经历过沉浮的中年大叔慨然顿悟,人生经不起那些轰轰烈烈,还是走着平凡淡泊的路踏实,到最后方觉最为可贵。

想起有人说,“最怕你一生碌碌无为,还说平凡可贵”。而事实是,常说平凡可贵的人,都是那些曾经折腾曾经拼搏曾经跨过高山大海的孤独灵魂。

现在听这首歌,回看这部电影,总会想起曾经一起做这些事但已经消失在人海的那个人。

图片 1

“徘徊着的在路上的

你要走吗

易碎的骄傲着

那也曾是我的模样

沸腾着的不安着的

你要去哪

谜一样的沉默着的

故事你真的在听吗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人山人海

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

转眼都飘散如烟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当你仍然还在幻想

你的明天

她会好吗还是更烂

对我而言是另一天

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

只想永远的离开

我曾经堕入无边黑暗

想挣扎无法自拔

我曾经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

绝望着渴望着哭着笑着平凡着

向前走就这么走

就算你被给过什么

向前走就这么走

就算你被夺走什么

向前走就这么走

就算会错过什么

向前走就这么走

就算会

我曾经堕入无边黑暗

想挣扎无法自拔

我曾经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

冥冥中这是我唯一要走的路啊

时间无言如此这般

明天已在眼前

风吹过的路依然远

你的故事讲到了哪”

                                ——《平凡之路》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2、“天之涯 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

人总会老,奈何那颗纯真的心不肯妥协。曾经潇洒不羁青春无悔,如今只剩追忆不知该如何好好面对。不止因为老,还因为那颗敏感的心啊,经历过最痛彻的离别。

2011年,他的吉他手程鑫患上胰腺癌。朴树带着他四处寻医问药,却终究抵不过病症的强大。几个月的治疗花费,也花去了朴树多年的积蓄。而对此他毫不在意。他说,钱不够可以去签公司,跟救人比起来,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又算什么。

是的,他曾经大红大紫,但因为不习惯公司包装以及明星生活而悄然退场。他只喜欢在自己的世界里做自己想做的音乐。

后来程鑫去世,朴树悲伤不已。他承诺:我会照顾好你的妈妈。

人生就是不断告别的过程。父母目送的眼光,恋人松开牵过的手,故友转身入江湖好久不见。民国才子李叔同用《送别》告别苦难的尘世,转身入空门。“天之涯 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情千缕酒一杯声声离笛催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朴树明了此间真意,唱到此处不禁动情,哽咽不已。那行中年人的清泪,彰显了本真的脆弱,以及勇气用光的悲叹。

他曾说,他不怕老,怕的是失去勇气。

失去面对无以应付的生活的勇气,他在尘世中不知所措。没有获得解救的朴树,越来越抑郁,越来越不快乐。

并不是每个中年人都可以或者愿意在人前流泪啊。这是朴树,没人怪你,我看着这个哭了的老男孩,比自己哭了还心疼。

图片 2

“长亭外

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晚风扶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

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情千缕

酒一杯

声声离笛催

问君此去几时还

来时莫徘徊”

——《送别》

远处传来朴树的《那些花儿》,我的心很沉很沉,也许那就是我此刻的心情写照吧!

3、“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他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他们都老了吧?

他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啦……想她.

啦…她还在开吗?

啦……去呀!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

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

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那些花儿》

如何简单应对艰难人世?一个单身妈妈告诉我,成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应付生活,应付梦想,应付不能妥协的原则。一个人简单,并不能在复杂的俗世获得快乐;一个人孤独,并不能在另一个孤独的灵魂中找到慰藉。

如同朴树一般纯粹的人实在太少,以致于他无法找到同类。就像那头化身孤岛的蓝鲸,它发出的赫兹超于普通的蓝鲸,同伴无法听到它的喜怒哀乐,无法感受它的与众不同,它在自己的频率里永恒孤独。

爱情的发生常常是同类的靠近与吸引,可故事还没到最后,就已经无以延续。生如夏花般绚烂的爱情,到了秋天飘成枯萎。就让它静美如斯吧,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冬天了,阳光变得远,快乐也像被没收。就像那些容易忧郁的北欧人,冬天总是一个难熬的季节。如果可以冬眠就好了。但愿这个哭过的老男孩,能在春天到来前,放过自己。

图片 3

窗外的风,吹不掉整个冬天的心事,无处可逃的冷充斥着苍白的墙。我推开窗户,似乎要摸清你的方向。你就像风一样在空气中孤独地飘散,直到没有了灵感。

站在操场的正中间,体会着风的方向,却怎么也体会不清。抬头仰望天空,看着浮云无声地流淌过去,内心充满了忧伤,觉得日子就这样流淌过去,而那些以前说这永不分离的人,早已散落在天涯。

友谊,到底是什么?是委屈肆意时的倾诉?是无法想象的计谋,还是我也摸不清方向。

我有着青春的容颜,心中却无比的苍老;我有着许多爱我的人,心灵却无比空虚。

仍然,站在操场上,放声尖叫,大笑似乎很快乐,灵魂却似乎已经被冬日的寒冷冻僵了,没有了气息。

看着照片上那些快乐的容颜,心中充满了活力,所以我也不后悔这场认识,虽然现在的我已分不清你飘散的方向,但曾经我们在一起快乐过。也许,我们的生活就像一个个的梦,有时候我们在梦里不愿醒来。我们在梦里哭了,笑了,难过了,开心了,当梦醒了我们又开始另一个梦,那些不愿从梦里走出来的人,就永远地活在记忆里。也许,就像朴树的那首歌《那些花儿》一样吧!那么的迷茫

既然,冬天已经来临,那么春天就离我们不远了。希望春天的暖风能融化我那寒冷冻僵的心,也希望你能让我摸清你飘散的方向。

本文由金沙网站手机版发布于文章点评,转载请注明出处:飘散的方向,老男孩朴树哭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