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是不睡觉的鸟,也在寂静中失眠

在不夜更深的地方,一定有比夜更黑的眼睛。题记

守望一湾涧水,倒影却是一片模糊,指尖划过,却撕不开自己忧伤的外衣。瞥过随水而下的是那些缤纷落英,旋入漩涡。花朵最后的完美,是即使,在水中也要努力旋舞。让你在心底略为惊奇。却激不起任何水花,甚至涟漪。此时。花未眠,夜已央。

是风把整个夜晚连接起来。从一棵树到另一棵树,从一朵花到另一朵花,从一滴露水到另一滴露水,从一个梦到另一个梦,风神操着巨大的口袋,向外倾倒这些没有翅膀的乱飞乱撞的鸟。

你是否已经忘了走过的路,在兜兜转转中,寻找曾经的自我。

这个夜里,只有风在穿行,在聚集,聚集之后在散开。它随意的聚集,又随意的散开,没有人知道它为什么要聚集,又为什么散开。它聚集的时候是一个喜怒无常的暴君,顷刻间将那些散落的叶子或残落的庄稼旋在半空,形成一个圆锥体的大大的涡流,伴随着很大的声响快速转动,疯狂奔走,遇沟过沟,遇坎过坎,没有方向,如屡平地。躺在床上,黑暗,水一样侵透身体,风于黑暗为虎作伥,我听见风在屋顶放肆地抚摩自己的灵魂和梦境,然后看着它像一张单薄锋利的金属片,侧着身子从门窗的缝隙挤进来,试图对我图谋不轨。它整夜的呼喊与奔走,没有一丝疲倦。那些安静的树枝与草垛,在它的淫威下发出苍凉的呻吟或呐喊。一整夜我都在这样的氛围中昏昏沉沉,我感觉它将自己剥光了,撕碎了,折断了,只到黎明来到之前,它才趁着黑暗逃离了。

你是否已经记起曾经的我,在反反复复里,等待路过的双手。

不管风如何暴躁,它始终还是感动了我。它似乎正在试图唤醒什么,像那些不停探究人类心灵秘密的大师。它把整个夜里的花朵放进摇篮,它把整个夜里的鸟赶往天堂。在爱还没有消逝的地方,它的长发,飘成了夜里令人感动的旗帜。它让我相信,在比夜更深的地方,一定有比夜更黑的眼睛,比风更沙哑的喉咙,比棋子更沉重的脚步,在凝视,在歌唱,在行走

夜晚,你是否还在为谁绽放,还在为谁独自忧愁,还在无结果中执着,还在抱着幻想不肯放手?放弃吧,孩子,那是别人家的东西,不能拿的,拿了最后也是要还回去的。祈求太多,结果失去了自我。那,星空里降下的雨露,是如此地毫无温度,那会冰冻你的心的,不要打开你的怀抱,伸手即失去。在夜晚,你需要做的,只是沉睡而已。

我相信每一颗星星都有难言的心曲,相信每一块石头都有一个美丽忧伤的故事,我和风一样,是不睡觉的鸟,在夹缝里也能舞蹈,在低凹处依然积蓄着歌声,生命太美,它的每一个角落都让人不忍错过。

不要认为一朵花的世界永远孤单,一个人的世界就会是永远寂寞。一个人或许不会很快乐,但至少不会不快乐。

我是个嗜睡的人,但今夜,我和风一样,都是不睡觉的鸟。自然中的清香调和成一种特别的气味,各种各样的鸟鸣是无须人来指挥的天籁之音,让我在敝开窗子的夜里醉了。

夜里,你是如此孤单,而我也只是在窗台前凝望着你,你却全然不知,我也不想让你知道,看你静静地开,缓缓地舒展你的手掌,或许有那么一缕幽香,是留给有心人的,可惜那不是我。你仅定格于我的视野却没有味道,停留在我的记忆可不是现实,仅此而已。看你试图张开颤颤怀抱,是否在拥抱黑夜里那一丝温存?是散发于我的窗前,却不是我的心。

传说中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们只能一直飞呀飞,累了就睡在风里。它们一辈子只下地一次,就是死的时候。这便是我在这个夜里选择的姿势:坚持到底。坚持使我渐渐成为风,成为猎猎作响的胜利的旗帜。

为何在那艳阳天里,你总是把心蕊紧闭?阳光的热情感染不了你,我知道你只属于深夜或凌晨,却很难有那么一个在夜里为你难眠等待的人。我的窗台很高,很高,高得我看不到你在夜里落寞的表情,只有那么一个挺立的身影,那么安静,漠然绽放却没有等待黎明。

我不忍睡去,我是不睡觉的鸟。我想和风在一起,用自己的鸣叫声唤醒那些美好的事物,陪着我生生不息地流淌。如果贫穷将我埋葬,我会禁不住放声歌唱,如果流言讲我风干,我会等到鲜花怒放。我不是最早到达这个世界的人,但我却是最最不愿意撤离这个世界的人,我珍藏这一切,包括黑夜,包括深渊。

夜晚,我时常推开窗,看那远方的被楼遮挡的山,看这近处被路阻断的水,还有楼下独自绽放的你。写下这些关于你的文字,只是我还是未能读懂你,因为你在失眠之时我已沉睡,我把灯开着,是想让你多些温暖。而你又出现在我的梦里,随风摇曳着,芳香四溢。

这是一个需要用梦来交换的夜晚,在我胸膛里的火焰即将枯萎的时候,我把梦无私地交出去,唤回一个宁静得只有风声的夜晚。我放弃睡眠,放弃等待在枕边的梦,我对自己的心灵有过一个承诺,要给它自由,给它安宁,尽管贫穷,但是时时刻刻听着风声,尽管微弱,但要分分秒秒坚强地亮着。

白天,我在你身旁走过,你却刚进入你的梦里,那里面是否会有我走过的身影,还有一双伸出又缩回,停在半空的手,只为抚摸一下你憔悴的容颜,紧闭的双眼。而今,我骑车摇铃路过你的身旁,无意识的妄图唤醒你,却在心动之前按住自己的手。让你静静地开,静静地睡,这是我仅仅能够做的。

风在夜里领唱,风把整个夜晚从零点开始分成两半,前一半是记忆的湖水,后一半是畅想的海洋。

欣赏一朵花,便是远观近看,不能喧闹聒噪,更不可动手,若你对她动心,那你也是“一朵花”了。

月亮清凉凉的,在淡了一些的夜幕上,我看见了另外两个和我一样不睡觉的鸟,一个刚刚走完荒原,一个坐在石头上,满目惆怅。一个是库切,一个是已经走远的路遥,他们正在试图唤醒沉睡的世界。库切眼中的生活就是不停地在用鼹鼠打洞扒出的泥土造山。他质问自己的灵魂:所有其他的人都跟生活妥协了,为什么你就不能够?库切坚持着,在夜的黑里搜索着照耀人心的思想。路遥的早晨永远都是从中午开始的,因为他要在夜里与平凡世界的人们对话,他要在夜里躲避艰苦生活对他的打击。他们让我相信,这个世界是美好的,让人的心头始终悬挂着一盏灯笼。

傍晚,我归来,你是否还是睡眼惺忪的脸,深深埋在夕阳的左边,继续等待自己的下一次的醒来。我踏着疲惫的脚步,嗵……嗵……嗵,上楼了,不想再回眸看你冷冷的脸,只是一步一步攀向自己温暖的窝。进房开灯,照亮自己的天地,也照亮你的身,洒下一片影,是否温暖了你的心。今夜,你是否又会失眠?又在抬头看黑暗的天,还是在等待,柔和的月光洒下满地的缠绵。我无从知晓,我只想沉睡,原因很简单,因为我的心比我的托下巴的左手更累。少了关注,你在我眼里就会什么也不是,其实,这是多么的残忍,或许,有些残忍只是轮回,碾过的只是岁月里遗落的回忆与曾经破碎的梦。

我从今夜渡过去,从一个思想的水面渡过去。我的身体是一个空空的筏子。我渡过去,鞋子却湿漉漉地留在这里。它暗示着,我仍将歌唱着上路,仍将展开自由的翅膀,守在黑暗的夜里,和风一样,做一只不睡觉的鸟。

本文由金沙网站手机版发布于文章点评,转载请注明出处:风是不睡觉的鸟,也在寂静中失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